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華盛頓郵報》:“中國病毒”言論傷害華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01:18   僑報

【僑報訊】川普總統曾於今年3月就新冠疫情對美國的影響發表講話。其間,有攝影師拍到其演講筆記中的“新冠病毒”一詞被劃去,並以“中國病毒”取而代之。此後。川普也經常使用該短語,並將其與“功夫病毒”交替使用。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麥考特公共政策學院教授唐納德·莫尼漢(Donald Moynihan)與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公共事務與行政學院教授格雷戈裏·波倫貝斯庫(Gregory Porumbescu)9月16日在《華盛頓郵報》刊文指出,已有新的證據表明,這種種族化語言已使許多美國人將疫情歸咎於華裔。但與此同時,一些美國人,其中包括一些總統的潛在支持者,也將負面情緒轉向了川普。文章摘譯如下:

圖爲馬薩諸塞州亞裔委員會成員在位於波士頓的州議會大廈前舉行抗議,反對社會散播針對亞裔社區和新冠疫情的錯誤信息。(圖片來源:美聯社)

將疫情“甩鍋”給外國人是故技重施

川普使用“中國病毒”一詞是爲了將民衆對當局處理疫情的不滿轉向中國。這種避免遭受輿論譴責的做法在政治上並不新鮮。研究發現,當政客想要逃避指責時,他們會轉而批判其他政客或公共或私人服務提供者。而外國人往往成爲新發疫情的指責對象。

然而,讓外國人爲疫情“背鍋”違反了國際準則。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不要以特定區域命名病毒,因爲這會導致人們對某一種族羣體進行不公平的污名化。在美國,亞裔美國人擔則心這種種族化的語言會使他們成爲公衆的泄憤對象。

我們與政治學家阿斯姆斯·奧爾森(Asmus Olsen)和傑森·安娜塔索波羅斯(Jason Anastasopolous)於6月下旬對美國1500名居民進行了抽樣調查,共收到1439份有效回執。當時全美的新冠死亡人數爲12萬,確診病例爲250萬。

此次調查中,我們要求受訪者閱讀對新冠病毒的兩種簡短描述。一些受訪者的閱讀材料中,新冠病毒被稱爲“中國病毒”;另一些則保持原名稱不變。隨後,我們請受訪者回答了一些固定問題和開放式的問題,以體現他們對於“誰應爲美國疫情負責”的觀點。

保守派和自由派意見分裂

調研結果顯示,保守派和自由派在新冠疫情是否構成嚴重威脅以及應將疫情的嚴峻形勢歸咎於誰的問題上意見截然不同。若將疫情的嚴重程度從0(表示完全誇大)到10(表示非常嚴重)進行評級,保守派平均將疫情的危險程度評定爲5.9,而溫和派和自由派的平均打分爲7.7。對於川普是否應對疫情的蔓延負責,(0表示完全不應負責,10表示完全負責),保守派的評分爲4.1分,溫和派和自由派則給出7.3分。

社會科學家稱這種現象爲“動機性推理”,即人們傾向於與動機相同的人保持一致,同時對具有不同政治意識形態的人加以指責。例如,當政府在2005年應對颶風“卡特里娜”(Hurricane Katrina)時表現不佳,自由派便指責共和黨前總統喬治·布什,保守派則指責民主黨公職人員應對不力。

然而,即使考慮到“動機性推理”的因素,美國人在有關新冠疫情的觀點上也尤爲分裂。

“中國病毒”一詞如何影響受訪者?

在閱讀帶有“中國病毒”一詞描述的受訪者中,有47%選擇華裔作爲疫情大流行的最主要原因,這一比例比閱讀新冠病毒原詞的受訪人羣高出8%。由於亞裔僅佔美國總人口的6%,並且對美國影響最嚴重的新冠毒株來自歐洲,因此根本沒有理由將華裔作爲疫情蔓延的主要原因。

同時,當受訪者被要求以0(根本不用負責任)至10(一定需要負責任)分評估中國政府應爲疫情負責的程度時,是否閱讀帶有“中國病毒”一詞的材料對受訪者的回覆沒有任何影響。

並且令人驚訝的是,“中國病毒”一詞的使用令更多受訪者將疫情歸咎於川普。這些受訪者表示,川普沒有足夠認真地對待疫情,並在回應中使用“唐納德”“淡化”“病毒”和“傳播”等詞。

調研結果表明,即使是保守派人士也因“中國病毒”一詞的使用指責川普。一位保守派受訪者稱,“他樹立了一個不良榜樣”並“淡化了疫情”。

這表明,讓特定的種族羣體成爲“替罪羊”可能會適得其反。儘管川普對這一短語的使用增加了美國人責備華裔的傾向,但此舉也未能將輿論對他的責備轉移開。(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