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炒掉博爾頓,伊朗叫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00:56   鳳凰網

撰文 | 薛離 董鑫

美國時間9月10日晚上,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宣佈,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約翰·博爾頓被“炒魷魚”。

雖然博爾頓隨後表示自己是辭職,但究竟是誰炒了誰已經不重要了。

博爾頓離開後,美國的安全策略將走向何處?

 

川普的“戰爭班底”之一

博爾頓出生於1948年,從上世紀80年代早期開始,他就是美國共和黨的一位重 要人物,曾先後在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3屆美國政府內擔任重要角色。

  • 1985年-1989年,在羅納德·里根政府擔任助理司法部長;

  • 1989年-1993年,在老布什政府擔任主管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

  • 2001年-2005年,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國副國務卿,主管軍控事務;

  • 2005年,接替約翰·丹福斯出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 2018年3月,已經年逾古稀的博爾頓被現任美國總統川普任命爲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鷹派”是博爾頓鮮明的標籤之一。白宮甚至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沒有博爾頓不喜歡的戰爭。”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他是川普政府的第三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川普自己作爲鷹派代表,提拔博爾頓順理成章。

美國媒體曾評論說,川普在不知不覺中組建了一個“戰爭班底”,這個“班底”主要就是兩個人,一個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另一個就是博爾頓。

 

川普並不真的想打仗,可博爾頓想

博爾頓上任後,對於美國外交、防務局勢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以伊朗爲例,博爾頓在加入川普執政班底後,伊核協議很快被廢除,局勢也開始不穩。

既然都是強硬派,緣何上任一年半博爾頓便和川普分道揚鑣?

軍事評論員宋忠平告訴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博爾頓辭職不意外,上任時間不久,博爾頓在很多問題上與川普已經出現重大分歧。

雖然川普自己也是鷹派,但相比博爾頓的極端理念,川普仍有一些利益至上的理性。

宋忠平分析稱,博爾頓是一個極限施壓的倡導者,總是希望以強硬的方式甚至戰爭來解決問題。反觀川普,他僅是希望以施壓的方式逼迫對方接受施壓後的外交成果,並不真的希望採取極端方式甚至是軍事手段來解決問題,這不符合美國和川普自己的實際利益。

回到上文提到的伊朗問題。今年6月,美國原本準備對伊朗實施軍事打擊,在最後一刻被川普叫停。

儘管如此,博爾頓被炒魷魚還是略顯突然。宋忠平認爲,導火索是近期的阿富汗與塔利班問題。博爾頓不希望雙方簽署和平協議、反對美國撤軍,但顯然這並不合川普的意。

蓬佩奧更聽話

博爾頓和蓬佩奧互相看不順眼在白宮是公開的祕密。

10日當天,博爾頓本應與蓬佩奧和財長姆努欽一同會見記者。但在當天下午,博爾頓就已經離開白宮,最終在媒體面前亮相的只剩蓬佩奧和姆努欽。當被記者問及對解僱博爾頓是否感到意外時,蓬佩奧微笑着回答說:“我從未感到意外。”

 

宋忠平表示,博爾頓的離任,無疑代表蓬佩奧暫時勝利。究其原因,除了理念分歧之外,蓬佩奧比博爾頓更聽話。

據BBC報道,有消息人士稱,在博爾頓領導下的國家安全理事會已經成爲白宮一個“獨立的實體”,而非總統的顧問團。相反,蓬佩奧雖然同樣希望主導包括朝鮮、伊朗等事務,但過程中他更多的是貫徹執行川普自己的政策、理念,而非主次顛倒。

“相比博爾頓,蓬佩奧更清晰自己的定位。博爾頓上臺以來,明顯在和蓬佩奧爭奪外交事務的主導權,前者甚至希望主導美國的外交方向,拿走川普的決策權。”宋忠平認爲,炒掉博爾頓是川普“棄卒保車”的一招。

 

自川普上任以來,他已開除多位高官、幕僚。國務卿蒂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家安全局局長羅傑斯、兩位國土安全部長凱利和尼爾森、國家情報局局長科茨等高官出走白宮的原因中,“不夠聽話”都能佔得一席之位。

“對於蓬佩奧而言,只要稍有讓川普不滿意的地方,他的位置也並不安全,畢竟前車之鑑已有太多,正所謂‘兔死狐悲’。”宋忠平認爲。

博爾頓“下課”影響幾何?

博爾頓走了,對美國的外交、防務策略會有什麼影響?

宋忠平對此持保守態度。他分析稱,即便是博爾頓在任期間,美國對外的政策基本上還是以川普主導的理念爲主。博爾頓有很多的政策提議都曾被川普叫停、否決,比如對委內瑞拉、伊朗動武,強硬對待朝鮮等,博爾頓提出的強硬措施都未能實現。目前來看,博爾頓離職,美國的外交政策不會發生根本變化。

即便如此,在一些焦點問題中,川普的政策或許將推進得更順利一些。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博爾頓離職消息一經公佈,伊朗率先“叫好”。

 

伊朗政府發言人阿里拉比埃11日在推特上評論稱,幾個月前博爾頓曾信誓旦旦地說,伊朗在3個月內將不復存在。伊朗至今仍在,走的是博爾頓。他還表示,隨着博爾頓這位戰爭和經濟恐怖主義的最大支持者被免職,白宮在瞭解伊朗真實情況方面遇到的阻礙將會減少。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還注意到,就在解僱博爾頓的前一天,9月9日,川普在白宮對記者透露,願意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面。

當然,還有一個問題是,誰會是博爾頓的繼任者?

據CNN消息,在博爾頓離職後,他的副手查爾斯·庫珀曼將代理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白宮也已經開始討論誰將正式取代博爾頓。

今天(11日)下午,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對此事也做出了表態。她說,無論誰擔任美國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中方都希望他能夠爲促進中美關係的健康穩定發展發揮建設的作用。

資料 | 海外網 環球網 澎湃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