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闖川普莊園”中國女子被判有罪,被美國懷疑是“間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2日 01:25   鳳凰網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今年3月時,一個名叫張玉婧的中國上海女子,因被一個冒充聯合國的山寨機構忽悠,說能讓她進去美國總統的私人俱樂部“海湖莊園”,結果她就這麼跑去了美國,並誤打誤撞地進入了海湖莊園,最終被美國特工人員逮捕,關進了監獄。

而就在今天凌晨,當地法院的陪審團已經對此案做出裁定,認爲張玉婧“擅闖禁區”和“對聯邦特工撒謊”兩項罪名成立,將面臨最高6年的刑期,最終判決將由法官在11月作出。

曾被美國官方和媒體炒作爲是“中國間諜”,但關鍵證據出現反轉

在今年3月因誤闖海湖莊園被捕後,美國官方和多家媒體曾一度將張玉婧炒作成是“中國間諜”。他們的理由是,海湖莊園的美國特工人員在張玉婧隨身攜帶的一個U盤裏發現了一個會“自動安裝”的“惡意軟件”,還發現她攜帶有4個手機、一個筆記本電腦、一個外接硬盤,以及一個用來探測隱形攝像機的裝置。

當時,那個U盤裏所謂的“惡意軟件”,還被報道此事的各家美國媒體寫入頭條,一些反華媒體也紛紛亢奮報道了此事,似乎真的以爲美國抓了一個“中國間諜”。

 

 

 

 

但隨着庭審的進展,美國官方又改口說他們經過深度測試發現張玉婧U盤裏所謂的“惡意軟件”可能是“誤報”。然而,即便這個當時導致張玉婧被捕和被指控的核心“證據”出現問題,美國政府仍將她關押在監獄中,並以“擅闖禁區”和“對聯邦特工撒謊”起訴了她。

 

 

與此同時,雖然美國官方在起訴她的罪名裏沒有提及“間諜罪”,美國政府和一些媒體仍然在懷疑和炒作她是“中國間諜”。

背景普通的上海女子,被冒充聯合國的山寨機構忽悠去美國

對於這些對張玉婧是“中國間諜”的指控,我們《環球時報》早在今年4月時就進行過一番調查,發現她不過是個背景普通的上海女子。她之所以會誤闖川普的海湖莊園,也是被一個冒充聯合國的山寨機構給“忽悠”的。

我們的調查顯示,張玉婧是個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她的社交賬號上顯示她的小學、中學、初中和大學都是在上海完成的。高中她就讀於上海知名的重點高中“上海中學”,大學則畢業於上海財經大學。她的一位初中同學接受我們採訪時表示,她在初中時學習成績很不錯,老師很喜歡她,性格方面也並無異常。

 

 

 

 

2008年大學畢業後,她開始在上海的證券金融行業工作,曾先後供職於大約3家公司,並獲得過中國證券業協會頒發的執業證書。她出事前供職的最後一家企業名爲上海知容資產管理公司,成立於2015年。

我們的記者當時曾多次嘗試聯繫這家公司,但無人回應。該公司官網上給出的“上海花旗集團大廈”的辦公地點則是一個“聯合辦公區”,即該公司與別的公司共享這塊辦公區域。聯合辦公區前臺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該公司的人偶爾會來這裏辦公,但也聯繫不上相關負責人。

 

 

 

 

除了這些教育和職業背景,我們還得知張玉婧在2012年之前大抵生活在上海黃埔區一個名爲露香園的地方。自2012年起,這片區域迎來老城改造,被陸續拆遷。她家曾還在上海松江區擁有一處房產,但已經賣給了他人。

此次在美國出事後,張玉婧曾在美國法庭上表示自己在上海擁有一套價值130萬美元左右的房產,以及一輛寶馬轎車。(完整報道見)

 

 

奇怪的是,當時我們這篇被多家門戶網站轉載的報道,並沒有引起美國媒體的關注。尤其在美國媒體表現得格外“關心”她來歷的情況下,我們挖掘出的張玉婧的大量背景信息,似乎卻被這些美國媒體“選擇性”忽視了。

直到上週臨近法庭開庭時,美國當地媒體《邁阿密先驅報》才聯合香港的《南華早報》撰寫了一篇關於張玉婧背景的報道。這篇報道中關於張玉婧成長經歷的部分與我們的調查相同,但也給出了一些新的信息:比如張玉婧的父親是上海某出租車公司的機械工,張玉婧則用他的名字註冊了一家公司,這便是她在出事前供職的那家“上海知容資產管理公司”。他們的記者還採訪到了張玉婧的前男友,此人表示他不認爲張玉婧是“間諜”,並透露張的工作能力很一般,幹活經常會拖延。

 

 

這篇報道還提到,張玉婧曾經在過去3年裏去過5次美國,並推測張玉婧之所以會去川普的海湖莊園、想見到川普,似乎並不是因爲她對政治感興趣,而是因爲川普是搞房地產的,所以希望“出人頭地”的她便很希望能見到川普。

所以,如今這個令她“身陷囹圄”的海湖莊園之行,其實也是她自掏腰包,拿了約2萬美元(13.5萬人民幣)購買了一張“門票”。

可問題恰恰出在這裏:賣給她這張海湖莊園“門票”的,是一個聯合國的山寨機構。該山寨機構的負責人名叫“查爾斯·李”(又名李偉天、李崇瑞、王永君),曾在美國註冊過多個冒充聯合國以及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的山寨公司,然後四處在中國行騙。他的騙局早在2007年就已經被《南方週末》等中國媒體揭露過。

 

 

 

 

但李偉天這次“忽悠”張玉婧去海湖莊園參加的活動,倒不是一個“無中生有”的騙局,而是確實存在的。根據美國《邁阿密先驅報》的報道,當時的海湖莊園因爲受美國一些政治事件的衝擊,活動一下子減少了很多。爲了賺錢,這個川普的私人俱樂部便開始與一個名叫辛迪·楊的華裔商人合作,由這位川普的鐵桿女粉絲去中國國內邀請商界人士來海湖莊園付費參觀,海湖莊園這邊則提供川普的姐姐和二兒子等家人“站臺”。

 

 

 

 

於是,李天偉便開始和辛迪·楊勾結在一起,爲她從中國“攬客”,做川普這個私人俱樂部的“搖錢樹”。其中,一個中國的孫姓“女演員”就通過李天偉和辛迪·楊走進了川普家族的海湖莊園,並與川普多位親屬合了影。

 

 

 

 

 

 

不過,由於美國媒體對這一“利益鏈條”的曝光,張玉婧花錢打算參加的那場活動被迫取消了。可張玉婧在得知此事後,還是前往了海湖莊園。

至於她是不是不甘心見川普的機會就這麼“泡湯”,仍“心存僥倖”地想去見川普一家,就不得而知了。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紐約時報》在報道此案的時候曾提到一個信息,即在得知活動被取消後,張玉婧曾經詢問李天偉一方活動爲何取消。

 

 

以上,便是她在今年3月誤闖川普海湖莊園之前的大致個人和事件背景。從上面的這些信息來看,相信各位對於她到底是不是一個中國“間諜”應該能有所判斷。

法庭上表現怪異,最終被裁定有罪,面臨最高6年刑期

不過,在被美國聯邦特工逮捕並被美國政府起訴後,張玉婧在法庭上的種種表現,也着實“怪異”。

比如她居然拒絕了法庭給她指派的律師,堅持要自己辯護,可她實際上聽不懂法庭上的很多內容,也並不熟悉美國法庭的流程。這等於是在自己害自己。

更奇葩的是,根據《南華早報》和《邁阿密先驅報》的聯合報道,張玉婧父親的一位朋友說,張玉婧這麼做是不想被媒體過多曝光,稱律師會對媒體講述很多案件的信息。

 

 

另外,她的這一決定還助長了一些“陰謀論”。香港《南華早報》就引用一位美國“前FBI資深探員”的說法稱,張玉婧解僱律師“完全有可能”是被“中國情報部門”要求的,目的“可能”是爲了證明她與“情報部門”無關。此人還對《南華早報》宣稱張玉婧“可能”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中國“情報部門”操控去滲透海湖莊園的。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週二在記者會上回應此案時表示:“近期美方的‘懷疑’太多了!哪一個‘懷疑’最後被證明是事實呢?現在美國一些人都可以成爲科幻小說或者科幻電影的大師了!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情況下,無端地捏造出很多這樣的說法,真是貽笑大方!”

 

 

總之,張玉婧在完全不瞭解美國法律的情況下還選擇自我辯護的做法,令她最終“毫無懸念”地輸掉了官司。畢竟,指控張玉婧的美國檢方,爲了證明她犯下擅闖禁區和對聯邦特工撒謊兩項罪名,早就準備了大量的材料,包括讓逮捕她的特工以及海湖莊園的職員出庭“作證”。而張玉婧除了辯解說自己“只是來參觀的”、“沒有撒謊”,“沒有做錯事”之外,再拿不出什麼有力的回擊。

今天凌晨,當地陪審團就認定張玉婧“擅闖禁區”和“對聯邦特工人員撒謊”兩項罪名成立,這將導致她面臨最高6年的刑期。最終宣判將由法官在今年11月進行。

 

 

但即便張玉婧被判有罪的這個結果並不令人意外,這個案子本身還是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比如,從《邁阿密先驅報》給出的庭審信息來看,張玉婧之所以能進入海湖莊園,其實是最初那道檢查崗的特工自己不仔細,僅僅看到她的姓氏與海湖莊園一名有資質進入的會員姓氏一樣,便讓她進去了,這才有了後面所謂的“擅闖禁區”。

 

 

可奇葩的是,前面提到的那位接受《南華早報》採訪的美國FBI“前資深探員”,卻反過來“耍賴”說,張玉婧能如此進入海湖莊園,就已經令中國情報部門獲得了重要的情報信息,所以張玉婧還是幫到了中國情報部門……

最後,張玉婧會不會就這一判決提出上訴,目前還不得而知。耿直哥也不清楚當地使領館會給這位中國公民提供怎樣的幫助。

我們的記者曾在今年4月案發後數次致電過當地使領館詢問情況,卻一直沒有得到過任何回應。但從《南華早報》與《邁阿密先驅報》的報道來看,張玉婧是與當地使領館有過電話溝通的。

可由於當地使領館遲遲不和中國媒體分享此案的情況,大多中國媒體似乎對這個案子也沒啥興趣,這又給了一些境外媒體“帶節奏”的空間。

《南華早報》就在其報道中這樣寫到:隨着張玉婧庭審的臨近,中國政府和官方媒體表現得“異常安靜”。英國BBC則宣稱,中國國內對於張玉婧案几乎沒有任何報道評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