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新冠確診風波:核酸檢測數字爲何撲朔迷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17日 05:49   鳳凰網

撰稿 | 記者 陳思衆

美東時間3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疫情將很有可能持續到夏季的八月末,他建議在未來15天內關閉學校、避免10人以上聚會以及外出旅行等。此前的3月13日,他站在白宮玫瑰園內,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圖說:3月5日,紐約曼哈頓街頭,一名戴着口罩的行人。圖/路透社)

1月20日,美國華盛頓州發現第一例新冠病例,此後一個月的數據均顯示疫情的傳播似乎得到了有效控制。但2月下旬,該州發現潛在社區傳播後,各州情況也迅速惡化。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報道,美國已確診新冠肺炎逾4500例,其中至少88人死亡。 但目前,關於美國檢測能力的全貌仍然撲朔迷離。 就在3月5日,川普在訪問疾控中心時還自信指出,“任何想要進行檢測的人都能得到檢測”。同時,食藥監局局長哈恩表示,已向全國發放110萬份試劑。但11日的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卻不得不在議員的追問下承認,

該部門每天僅能檢測300到350個樣本。

(圖說:紐約時報3月16日發表報道,各州均有居民表示自己無法滿足檢測標準。) 多位美國公共衛生專家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表示,隨着聯邦政府開始重視疫情發展、追加醫療撥款、多地檢測增速,他們相信試劑盒告急的現象將逐步得到緩解,但確已錯過遏制疫情蔓延的最佳時機。

覆盤:疫情風暴眼中的華盛頓州養老院

"事實上,我很肯定疫情不會在美國發生蔓延。人們不應爲此感到恐慌。"1月20日,賓夕法尼亞大學醫療道德和衛生政策部主席、前總統奧巴馬特別顧問伊茲科·埃曼紐爾(Ezekiel Emanuel)在一場電視訪談中說道。

一個半月後,埃曼紐爾在接受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採訪時推翻了當時的發言,但他補充說:"倘若我們當時做了正確的事,確實能夠實現這一點。"

(圖說:賓夕法尼亞大學醫療道德和衛生政策部主席埃曼紐爾。圖/路透社)

外界察覺疫情變化出現端倪,始於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郊區的科克蘭生命護理中心(Kirkland Life Care Center),這家療養院常住有108位老年患者和180名工作人員。

"這裏的設施致力於讓您感覺像家一樣舒適,我們提供私人房間、壁爐、庭院、有線電視,您也可以使用電腦……療養院鄰近亞瑟福斯拖船中心、聖愛德華州立公園和貝爾福植物園,爲患者及其家人的康復之路提供諸多選擇。"療養院的官網告示寫道。

但在過去兩週,這個溫馨之所卻成爲了美國新冠疫情的風暴眼。

(圖說:3月11日,災難復原小組工作人員進入科克蘭生命護理中心消毒。圖/AP)

2月29日,華盛頓州官員證實,該療養機構或已出現聚集性感染,院內一名70多歲患者和一名照護人員均被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與此同時,另有27名療養院患者和25個員工出現疑似感染的症狀。

但就在這條新聞曝光的10天后,該療養院的患者家屬仍處於一片混沌之中——3月4日,斯諾霍米什縣居民黛比(Debbie)的母親就在該療養院去世,但並未列入在官方統計的死亡數字之內。因爲她的母親直至去世都未能得到檢測。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黛比說。2日凌晨4點左右,她接到療養院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的工作人員表示,她的母親發燒至40℃,懷疑是感染了新冠肺炎,並且沒有食慾,也喝不下東西。黛比的母親有基礎疾病,平時使用柔紅黴素(DNR,急性白血病化療的主要藥物)。員工則選擇用退燒的方式加以治療。次日凌晨2點10分,距離黛比接到第一通電話不到24小時,她的母親離世。

(圖說:科克蘭生命護理中心外擺放的花束。圖/路透社)

當時沒有得到檢測的不僅是黛比的母親,還包括住在療養機構內的所有人。288人中,只有報道中最初出現症狀50多名患者及員工得到了檢測。直至3月9日接受採訪時,黛比仍在等待母親的檢測結果。

西雅圖和國王郡衛生部長傑弗裏·杜琴(Jeffrey Duchin)承諾,在"某個時間點",所有人都能得到檢測,卻並未透露具體時間。療養院發言人蒂姆·基立安(Tim Killian)則表示,他們收到的試劑盒並不夠剩下的居民和數十位員工使用。直到3月12日的採訪中,基立安說,療養院仍然在等待部分員工的檢測結果。

當地時間3月16日,與療養院有關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升至76人,死亡29例,另有至少1名患者家屬死亡。

(圖說:療養院發言人蒂姆·基立安)

科克蘭不是唯一一個陷入試劑困局的地區。隨着華盛頓州的社區傳播逐漸得到印證,美國多州的疫情也急轉直下。

3月初,總統川普不斷在各種場合強調,政府"能爲所有需要的人提供檢測",並保證於3月8日在全國範圍內發放100萬份試劑盒。儘管如此,截至發稿時,從西部的華盛頓州到東部的紐約,仍有不少醫護人員和患者指出,試劑盒存在短缺。

僵局:撲朔迷離的檢測數字

"檢測是我們目前抵抗新冠病毒的主要'武器'。"3月4日,在華盛頓大學醫藥實驗室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實驗室負責人基斯·吉羅姆(Keith Jerome)說道。

(圖說:華盛頓大學醫藥實驗室負責人吉羅姆(左)。圖/FredHutch)

新冠病毒尚無明確統一的療法,疫苗從研發到普及的時間則更爲漫長。因此,在理解和阻止這場流行病中,檢測成爲了預前的重要工具:通過檢測潛在攜帶病毒者,不僅能夠區隔患者與健康人羣,也能夠幫助需要的人儘早得到治療。

在疾控中心宣佈停止公佈全國檢測數據之後,美國新冠疫情的全貌開始變得模糊。

這意味着,公衆只能通過各州的公開信息知曉檢測進展。但這些州不僅實驗室能力有別,數據透明度也分化嚴重,部分州一週只公佈1-3次數據,無法做到實時更新。

此外,絕大多數州政府的衛生部門只公佈確診數字,僅少數包含檢測數據。按照當時核酸試劑盒的標準,確診一個病例至少需要兩個鼻咽拭子樣本。而許多衛生部門列出的檢測數字並未標明是樣本量還是人數。

據《大西洋月刊》3月4日的統計,在華盛頓州出現首例死亡病例一週後,美國約有1707人進行了新冠病毒檢測。對比之下,幾乎與美國同日出現新冠病例的韓國,當時已有超過6.6萬人接受檢測,並以每天1萬例至1.5萬例的速度持續增加。而比美國晚一個月出現確診病例的意大利,也大力推行核酸檢測。

(製圖/縱相新聞 陳思衆)(製圖/縱相新聞 陳思衆)

3月5日,川普在訪問疾控中心時自信指出,"任何想要進行檢測的人都能得到檢測"。同日,美國衛生暨公共福利部祕書長艾利克斯·阿扎爾(Alex Azar)在一場電視訪談中說,"我們現在並未面臨試劑緊缺的問題,以前也沒有。"

與之相悖的,是美國公共衛生實驗室聯盟(APHL)3月9日給出的說法。他們表示,儘管與一週前相比,試劑盒緊缺的狀況稍許改善,但人們對於新冠檢測試劑的需求仍然高於實驗室能提供的數量。

檢測面臨的僵局由此浮出水面。美國國家新興傳染病實驗室成員、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大衛·漢謨(David Hamer)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檢測進程的緩慢主要歸咎於兩點:疾控中心研發的第一批試劑盒出現故障,拉長了整體的檢測進度;而美國食藥監局(FDA)後續制定的一系列檢測標準亦有過於嚴苛之嫌。

(圖說: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大衛·漢謨)

美國疾控中心對於疫情的響應事實上早於許多國家。1月20日,它用自行研發的試劑盒,成功檢測出了第一例由武漢入境華盛頓州的輸入型病例。

這種自行研發的試劑盒內共使用三套引物和探針組——兩套用於檢測最新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另一套則用於檢測與其高度相似的數種其它病毒。理論上來說,若患者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三類反應物都將呈陽性,反之則均呈陰性(只有SARS患者會出現第三類反應物呈陽性的情況)。

(美國疾控中心2月初發放的檢測盒。製圖/縱相新聞 陳思衆)(美國疾控中心2月初發放的檢測盒。製圖/縱相新聞 陳思衆)

2月5日,疾控中心開始向美國各省的公衛實驗室發放此種試劑盒。其聲稱,由於每個試劑盒有能力檢測700至800個樣本,將限供每個實驗室一盒,共計運出200個試劑盒,即至少能保證14萬個樣本檢測。

轉折出現在2月12日,疾控中心對媒體表示,部分實驗室在檢測試劑盒有效性的過程中報告了"一些問題",但並未透露具體細節。負責人梅索尼埃只是說,由於第三類反應物出現了某些"製造故障",導致部分實驗室的檢測出現"無效結果"。

美國公共衛生實驗室聯盟對"無效結果"的定義進行了詳述:一些實驗室發現,新冠病毒陰性對照組在第三類反應物檢測中異常顯示了陽性結果。

這導致他們合理懷疑試劑盒整體的準確度。

隨後,疾控中心承諾,將在一週內重新生產第三類化合物,期間任何有困難的實驗室可以將樣本統一送至疾控中心檢測。但兩週後,該部門再次調整說辭,表示將去掉試劑盒中的第三類反應物檢測,再生產試劑盒。

在此期間,中國和德國均已研發出現成的核酸檢測試劑盒,但疾控中心堅持表示,只允許美國境內的實驗室使用其研發的試劑盒。

因爲這段插曲,截至2月25日,美國100多個有資質的實驗室中,僅有12個有能力開展檢測,其中不包括疫情最嚴重的華盛頓州和紐約。

"我們花費了數週時間完成(試劑盒的調整)。"中心負責人雷德菲爾德在11日的聽證會上承認。

直到2月29日,積極的信號才開始出現。美國食藥監局更新檢測批准流程後,部分實驗室才被允許自行生產試劑。

48小時之內,華盛頓大學醫藥實驗室便自主研發出新冠檢測試劑盒,意欲加速補足該州的缺口。研發團隊的負責人艾利克斯·格雷寧格(Alex Greninger)表示,新冠肺炎在中國有蔓延趨勢之初,他們就在拿到病毒序列後開始了檢測試劑的研發。二月中旬,他便向食藥監局申請檢測資質,卻不斷受挫。

後者一度要求他用郵寄代替電郵方式遞交材料。"病毒的蔓延速度可等不及食藥監局的批准速度。"格雷寧格說。

困惑:檢測標準依何而定?

當美國暴發疫情時,應該由誰負責響應?

大部分人可能會認爲是白宮,或是聯邦政府的某個下屬部門。但事實上,根據美國憲法第十條修正案——"沒有被憲法賦予聯邦的權利,或者並未由憲法禁止授予各州的權利,由各州及其人民自主保留",

公共衛生作爲一種治安權(police power),並不是專門賦予聯邦政府的權力,響應緊急衛生事件的責任落在各州乃至大型城市的政府身上。

"我們有50個州和一個行政特區,其中包含3000多個縣,它們都有各自的衛生官員。每個州的檢測能力、醫療技術和經驗都不同。在聯邦政府沒有足夠的能力監督並整合所有資源的情況下,讓他們制定自己的規則終將導致問題。"埃曼紐爾解釋道。

在華盛頓州出現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前,美國疾控中心(CDC)在其官網上一直照常更新接受檢測的人數和確診病例數。2月29日,網站顯示全美共有472人接受了核酸檢測。

但3月1日至2日,網站突然停止了更新。當公衆輿論開始關注並批評疾控中心的遲滯反應時,疾控中心3日宣佈,將不再更新全國檢測人數及檢測結果爲陰性的人。

"隨着越來越多州開始進行自己的檢測,疾控中心公佈的數字不再能代表全國的情況。"疾控中心呼吸道疾病負責人南希·梅索尼埃(Nancy Messonnier)解釋道。

但直至美國食藥監局緊急變更診斷授權之前,它仍然掌握着確診數字的決定權。

一方面,適於檢測的人羣標準不斷變化。疫情尚未在美國出現時,疾控中心建議僅針對兩類人檢測:有過武漢旅行史或與患者密切接觸史,且必須出現發熱或輕微呼吸道症狀。

一直到2月末,加州出現無暴露史病例,意味着該地區或許已經有社區傳播現象,疾控中心才將"武漢旅行史與患者密切接觸史"從標準中刪除。

(圖說:美國多地開始加速對公民的新冠病毒檢測。圖/Getty Images)

在此期間,根據華盛頓州西雅圖流感研究小組對兩名無接觸確診患者的病例分析,病毒或已在該州蔓延六週,社區傳播早已出現。

3月3日,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負責人、副總統彭斯宣佈,只要醫生認可,任何患者都可以進行核酸檢測。

然而,並非所有地區的公衛系統都有能力承受驟增的核酸檢測申請。當週,紐約衛生暨公共服務部部長甚至向市長寫了一封公開信,表示對於擁有860萬人口的紐約來說,疾控中心此前提供的兩個試劑盒根本無法滿足需要。

"我們需要額外的試劑盒來提高檢測能力,這點無需贅述。"信中寫道,"紐約市要求疾控中心和食藥監局對於檢測和新冠肺炎相關的一切事務及時更新、公開透明。"

(圖說:紐約衛生暨公共服務部部長3月6日致信市長,表示檢測試劑無法滿足需要。)

另一方面,在3月12日之前,根據食藥監局的規定,各州的確診病例樣本必須轉送至疾控中心進行二次診斷。以美國東部馬薩諸塞州爲例,截至當地時間3月14日,該州共有138例確診病例。其中19例是此前送至疾控中心進行審覈的"疑似病例"。

大衛·漢謨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解釋,"疑似病例"是指在該州實驗室中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但必須由美國疾控中心進行二次覈查的樣本。

而這一多餘的步驟往往會將確診進程拖長至24小時至48小時。

漢謨認爲,可以理解食藥監局是爲了預防出現誤診病例,但他同時表示,這樣的規定未免過於謹慎。"未來,隨着政策變化,檢測工作將更有效率地展開。但事實上,我們早就應該開始進行上百萬份樣本檢測,現在卻只有幾千。"

隨着食藥監局放寬可進行核酸檢測的實驗室標準,越來越多的大學研究實驗室和商業性質的私人實驗室開始參與到試劑盒的開發中,未來,試劑盒緊缺的問題將逐步得到緩解。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在3月16日查詢美國疾控中心官網時發現,其已逐步恢復對各州實驗室檢測樣本的統計。截至3月13日,美國各地的公共衛生實驗室共測試了22713份樣本。

"但我們真的能掌握(新冠肺炎)在各個社區的流行程度嗎?我們真的瞭解它的影響力現在到什麼地步了嗎?我想時至今日,答案仍然是否定的。"

埃曼紐爾說道。美國疾控中心的遲緩應對有跡可循。2018年伊始,負責全球衛生安全和生物威脅的官員蒂莫西·齊默(Timothy Ziemer)離職,意味着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失去唯一一位專門負責該領域的高層管理官員,而他所帶領的全球衛生安全隊伍也就地解散。

同年,川普開始大規模削減衛生層面的預算,美國疾控中心的預算被砍掉大約80%。衛生安全涉及各個領域,要求跨部門協作和引導。時值埃博拉病毒在非洲捲土重來,有不少專家預測,美國已無法應對流行病日益增長的威脅。

不到兩年,這個預言在新冠病毒無聲的蔓延中幾近成真,至少鳴響了警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