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危機中 缺乏積蓄的美國數百萬租戶或被趕出家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3日 07:07   鳳凰網

據《華盛頓郵報》3月22日報道:在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不斷惡化的美國,上百萬的美國人被告知要待在自己的房子裏,但是各地的房東仍然在下逐客令。

今年66歲的吉爾·弗格森,患有慢性支氣管炎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如果不幸感染了冠狀病毒,死亡的可能性很大。弗格森已經在威斯康星州的複式公寓裏自我隔離好幾天了。

週一時,房東來敲門,弗格森一直等到敲門聲停止後才敢去開門。門口留下一張驅逐令,上面寫着:“你必須在4月15日或者之前搬走。”

看完字條,弗格森趕忙去找呼吸器,這句話,讓她覺得無法呼吸。因爲她清楚,房東已經在賣房子了,需要給新業主騰地方,只是她沒想到會這麼快。現在美國疫情如此嚴重,離開家可能意味着要冒着生命危險,去找一個新的住處。

美國總統川普18日宣佈,住房和城市發展部(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將通過暫停所有止贖和驅逐的行動,直到4月底,目的是爲租房者和業主提供即時救濟。

但川普通告的情況與實際不符。

美國政府宣佈的這項行動,實際保護的是3000多萬業主不被驅逐,但不包括4000萬租房者。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針對無力償還聯邦抵押貸款的業主,發佈了爲期60天的暫緩驅逐令。美國聯邦住房金融局(Federal Housing Finance Agency)還向在兩家政府控股的公司——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貸款的業主提供了救助。

包括紐約在內的一些城市公共住房管理部門也暫停了驅逐行動,但只適用於聯邦補貼公寓的租戶。雖然一些州長、市長、市議會和法官正在採取行動,但大多數州和市範圍內的暫停驅逐行動只持續幾周。

在弗格森收到逐客令的第二天,密爾沃基的一名法官下令,縣治安官的副手們開始停止執行驅逐令,直到4月9日。

住房倡導者說,如果不暫停驅逐行動,美國這些弱勢羣體將失去可能阻止他們感染病毒的住房。其中,租房者裏以黑人和拉美裔居多,他們將受到最直接地影響。

美國低收入住房聯盟主席Diane Yentel表示,“重要的是,要有一個統一的政策,保證每個美國人不會在突發衛生公共事件中失去家園。”

國會議員們也注意到,餐飲業、酒店業和零售業的大規模裁員將在未來幾周內進一步加劇。而且,當前已經通過的新冠病毒救助法案中,並沒有將低收入人羣的租房情況進行保障。

衆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主席、加州民主黨衆議員沃特斯(Maxine Waters)週三公佈了一項立法提案,該提案將禁止所有的房屋驅逐房客和止贖,並暫停向接受聯邦住房補貼的租戶收取租金。其中,還將包括1000億美元的財政援助,以幫助人們支付租金。

同時,住房倡導者說,房東也需要得到收入損失的補償,以維持他們的公寓。

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下令對受冠狀病毒影響的業主實行60天的止贖延期。

這些救助辦法,對於按時支付租金、但房東有權出售房產的弗格森來說,並沒有實際的意義。

收到通知後,弗格森拿起鏽跡斑斑的車鑰匙,出門去了超市,不再自我隔離,她只剩下50美元(約355元人民幣)現金,直到4月初發放下一筆社保金。

她說:“我買不到食物,還得買行李箱。壓力太大了!太過分了!”

弗格森之前一直無家可歸,因爲遭到丈夫虐待,受傷後做了手術,醫藥費也變成了醫療債。在四年前,她還有資格領取租房補貼券,於是她從車裏搬了出來,住進了一套兩居室的複式公寓,房租每月290美元(約2060元),不包水電費。

當她從超市開車回家時,她爲自己違背了留在家裏的承諾而感到內疚,她開始意識到,重新安置和自我隔離是不可能的。她不能和孩子一起住,就算找到一家願意接收她的公寓,也不能去看,因爲她不能讓別人來幫忙收拾行李。

她給一家法律援助機構發了郵件,希望他們有解決辦法。然後,她的心開始飄向那些以前做手術後剩下的藥片,她想,這可以在事情變得更糟之前結束這一切。

“我已經沒有勇氣了,”她說。

隨着冠狀病毒的大流行使美國大部分經濟陷入癱瘓,這種絕望的感覺正在一天天地滲入各地的家庭。

媒體採訪了一些調酒師、家庭健康助理、廚師、理髮師和藝人,他們普遍反映,工作時間被縮短了,或者突然失業了,他們擔心自己也會很快收到驅逐令。

美國勞工部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一週內增加33%,達到28.1萬人。經濟學家預測,到本月底將有100多萬人失業。

房東們的經濟能力取決於租金收入,人們也在爭論可以給租戶多少折扣。

人們越來越擔心冠狀病毒對無家可歸者的影響。

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格林斯堡,道恩·阿戴爾(Dawn Adair)正試圖與房東協商一項協議。

阿黛爾在Dollar General的倉庫工作,去年因懷孕而被解僱。她的未婚夫是當地一所大學的預備廚師,後來學校因冠狀病毒而關閉。現在她擔心她們一家五口,包括一個8個月大的女兒和兩個十幾歲的孩子,很快就會無家可歸。

他們以前也曾被房東趕出房門,那是去年7月,在她生下孩子的幾天後。他們目前住的三居室公寓月租金是1300美元(約9250元人民幣)。

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已經宣佈,在4月3日之前暫停全州範圍內的驅逐行動。儘管如此,阿黛爾還是問房東,如果他們不交房租,下個月是否會被趕出去。

阿黛爾說:“房東讓我先交一半,剩下的以後再算,因爲她說,‘我也有賬單。’”

由於缺乏聯邦立法的支持,20多個州的法院和州長在全州範圍內暫停了驅逐程序。而在其他地方,解決方案也都不一樣:許多大城市已經採取了行動,而較小社區的租戶仍然面臨風險。一些治安部門已經單方面決定不執行法院下發的驅逐令,其他部門則表示,按照法律他們有義務貫徹執行。

在內華達州,賭場和旅遊業的關閉使經濟陷入癱瘓,不止有一名法官下令通過電子文件和電話聽證會繼續進行驅逐程序。

隨後,該州法院發佈了一項30天內禁止驅逐的通知,但當地法律援助組織表示,他們仍然接到被驅逐者打來的電話。

在路易斯安那州,阿曼達·希恩(Amanda Hiern)的門上貼了一張通知,他是一名資深酒保和服務員,後來做起了優步司機。週三,就是新奧爾良市將驅逐法庭關閉到4月24日的幾天後,希恩的房東要求她在週一之前全額支付3月份的房租,否則“我們將對你提起驅逐訴訟”,而且,被驅逐的租戶將承擔186美元(約1320元)的訴訟費用。

“請注意,我們不接受任何分期付款或支票!”紙條上還寫着。

住房倡導者已經向希恩保證,市政府和州政府不再繼續驅逐她,意味着她不會被趕出已經住了六年的公寓,但已經拖欠了一個月的房租讓她很擔心。而且因爲最近生了一場病,讓她沒法開車掙錢。再加上,她原本指望在聖帕特里克節慶祝活動中多工作幾個小時,也由於冠狀病毒的影響,慶祝活動被取消了。

“我只是個打零工的,怎麼才能賺到錢呢?每天的生活要過,可我連工資都沒有。”47歲的希恩說。“我所有的收入都依賴於旅遊、活動、酒吧和餐館的營業,房東的驅逐令讓我覺得,我必須冒着生命危險出去掙錢。”

新奧爾良公平住房行動中心(Fair Housing Action Center)政策主管麥克斯韋爾·齊爾杜羅(Maxwell Ciardullo)表示,暫停驅逐是不夠的,因爲希恩這樣的人無力補足拖欠的房租。

“暫停只是推遲一兩個月,一旦法院開放,我們就會看到一場驅逐的海嘯”,他補充說。

爲應對這種情況,美國各地的法律援助組織都做好了準備,其中大多數都對上門的人停止了服務,試圖開展遠程服務。

在威斯康星州,律師們在沙發和餐桌上工作,以響應弗格森的求助,因爲他們主張在全州範圍內暫停驅逐。

“並不是房東的權利不重要,現在這是生死攸關的問題”,威斯康星州住房法律優先行動協調員克里斯汀·多納霍(Christine Donahoe)說。

律師們發現,至少他們可以讓弗格森在房子裏多呆幾個星期。他們告訴弗格森,雖然貼在門上的通知寫着4月15日,但應該是在她4月底交房租後的28天,可以從她收到通知之日算起。

在那之後會發生什麼,取決於密爾沃基縣法院是否會繼續暫停驅逐程序,以及州或聯邦是否對驅逐安排進行統一回應。

週五,弗格森在她的複式公寓裏一邊看新聞,一邊擔心冠狀病毒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然後給孫輩們發了視頻,告訴他們自己很想念他們。接着繼續收拾行李,因爲她不確定以後會怎樣。

備註:本文編譯自華盛頓郵報,原文作者 Jessica Contrera and Tracy Jan,英文原文鏈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dc-md-va/2020/03/22/evictions-coronavirus-renters-shelter-in-place/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