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女婿被罵發國難財:是豪門才子,還是美國第一軟飯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09日 06:07   鳳凰網

最近,隨着美國確診人數不斷攀升,美國疫情狀態以及當局採取的措施也持續受到矚目,這之中,有一個人吸引了大量關注,那就是川普他女婿,賈裏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

據報道,在面對這次疫情時,庫什納於白宮的新冠病毒應對小組之中發揮着幕後領導作用。

紐約時報稱,庫什納和團隊負責着聯邦政府所面臨的最重要的難題:醫療用品的生產和分發,以及測試的擴大。

可見他在這之中影響力不小,一位高級官員接受採訪時悄咪咪說:庫什納和他那夥人就像兄弟會那樣,簡直是入侵了聯邦政府。

擔着這麼重要的角色,也就難免爲當前的局面承擔一波火力,女婿的討罵能力和川普也有得一拼。目前看來,他在這次抗疫過程中的高(招)光(黑)時刻主要有倆。(還有其他的就不多說了)

01

發言引發爭議

一個是上週他在新聞發佈會時的一通發言,話一出口就引發了媒體和民衆的強烈反感。

當時他談論聯邦醫療儲備該不該提供給各州,是這樣說的:

這是“我們”(意指聯邦的)儲備,而不是供給各州用的儲備,“他們”(指各州)應該自個兒估算自己的情況……而後試着用“我們”提供給“他們”的物資來滿足需求。

美國人不幹了:什麼我們、他們的,聯邦醫療儲備不是納稅人掏的錢嗎?如果聯邦政府的職能不是幫助各州、幫助人民,你聯邦政府不就是lack of use嗎?

大家十分憤慨,捲起袖子把庫什納的黑話題打在公屏上:賈裏德·庫什納走監獄路。

02

“空中橋樑”計劃被疑發國難財

不過,除此之外,圍繞庫什納的爭議話題還有他提出的那個叫做“空中橋樑”的計劃。

大家都知道,疫情一爆發,口罩、手套、防護服等抗疫物資消耗就很大,美國目前很多地方都急需防護設備、呼吸機等。

而“空中橋樑”計劃就是官方和私營企業合作,由5傢俬營醫療公司在海外採購物資,美國政府組織航班運送回國,物資回國之後,大部分都留在這5傢俬營醫療公司手上,他們負責分配。

官方的說法是:新冠疫情需要聯邦、州、地方政府和私營企業之間合作。

因此,包括聯邦應急管理局(FEMA)等部門在內的聯邦機構,要求這些私人集團利用他們的市場專業知識、關係網,去解決物資供應鏈短缺的問題,以及評估醫療資源供應等問題。

並且這也得到了司法部的認可,將不受反托拉斯法的審查。他們在文件裏寫道,這5傢俬營醫療企業合作側重於並限於促進美國政府應對新冠疫情,包括將醫療物資引導到最需要的地方。

一部分人說,這是私人採購,官方來加速資源流通,是好事。

但問題是美國政府爲專門的私營機構提供了壟斷市場的條件(咱說的是提供了條件沒說他們壟斷哈)後,這些物資又怎麼分配呢?

根據紐約時報報道,每趟航班運送來的物資,10%歸聯邦所有,剩下的歸這5家公司。

它們可以將其中一半物資出售給之前下訂單的公司和地方,而另一半物資必須以聯邦政府所給出的疫情嚴重程度爲準,按照優先次序出售給相應地區。

但這之中的操作還是引發了一大波質問:你們這5個經銷商,到底有沒有借疫情發國難財,有沒有耍把戲?

這個時候州長們出來錘了。

紐約州州長科莫舉手發言:50個州都在爲了同一個商品競價,我們最後相互擡價和競爭……就像在eBay上競拍一樣……太沒效率了,而且最後FEMA也加入了競拍。“

伊利諾伊州州長普利茲克委屈表示:白宮把物資從中國運到美國,然後給到美國私營企業手上,而不是給各個州,然後他們讓我們競相投標。

美國人開始“媽惹法克”了:怎麼還帶競價的?你這不就是不顧人民苦痛發着國難財嗎?

說好的按疫情輕重分配呢?

說好的“只有在FEMA的指導下,才能確定價格、分配、質量等”呢?

說好的“不能利用任何合作來提高價格,減少產量,降低質量或以其他方式參與新冠病毒的暴利活動”呢?

但咱也不知道,咱也沒得問,畢竟美國司法部的文件裏還有一句:

只有當FEMA、HHS(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和其他政府實體及其顧問或指定人員要求提供競爭性敏感信息時,這5家經銷商才需要提供。

發沒發國難財,撈沒撈錢我們尚且不得而知,不過讓美國人民尤爲憤怒的是,一開始各州請求聯邦支援的時候,川普他們的策略可是讓各個州自己採購物資,還記得之前科莫和川普的推特撕X嗎?科莫讓川普動用聯邦力量支援一下州政府,川普喊他自個兒多做點事。

(上個月圍觀他倆扯頭花的總結)

各州自己謀求生路了好幾個星期,如今又搞了這麼個公私混合分配體系,而且各個州自己採購來的物資吧,還直接被徵用了。

(各州自己想辦法)

馬薩諸塞州的領導者說,他們已經確認原本爲醫護人員訂購的一大批個人防護設備,被川普政府給控制了。

肯塔基州一家醫院的負責人跟國會議員說,原本和他們協定好要提供四批急需的醫療裝備的經紀人,在FEMA徵用了這些物資之後,退出了和他們的協議。

可見,說一出是一出的做法,干擾了各地的疫情應對措施,導致抗疫工作陷入新的混亂,到頭來遭罪的還是老百姓。

於是,想出這套打法的庫什納,遭到了媒體和民衆的口誅筆伐。也難怪此前希拉里的女兒出來嘲他根本沒有相關履歷都能出來領導抗疫工作。紐約時報就更直白了,直接說”Jared Kushner要把我們都害死了”(後來又把標題給改了)。

不過,駙馬爺庫什納會怕這陣勢嗎?

03

醜聞中長大的庫什納

庫什納的履歷打眼一看就是“別人家的孩子”,哈佛上的本科(有爭議別急,後面會說),紐約大學讀的職業法律博士和工商管理碩士雙學位,名字前面的職位也都是響噹噹,什麼房地產開發商,媒體運營人,白宮高級顧問……

娶的妻子又是名模、上流名媛、總統女兒,家庭生活看着也挺幸福,整一個高富帥的高知分子、人生贏家形象。

但這背後繞不開的是他的出身,所謂背靠家族好乘涼,庫什納的起點,比很多人一生的終點都要高得多。

他所在的庫什納家族,是新澤西赫赫有名的房地產豪門。庫什納的祖父祖母是猶太人大屠殺倖存者,當年和其他倖存者一起創辦建築企業。

他爹查爾斯·庫什納是庫什納公司的創辦人,在查爾斯的帶領下,這個小型建築公司慢慢發展成了大型跨區域房地產控股公司,庫什納家族逐漸成爲房地產望族,90年代中期,查爾斯就坐擁22000套公寓,身價十億美元。

並且查爾斯一度在政界有着極大影響力,因爲他有錢,他對民主黨候選人說“刷我滴卡”可是很真誠的,畢竟他的政治捐贈金額一度達到了上百萬美元。正因如此,一些政客包括克林頓夫婦和庫什納家族關係都十分親密。

不過扒開這個大家族光鮮的外表,內裏的醜聞也不少。

像前面說的庫什納的哈佛學歷,被爆是因爲查爾斯當時給哈佛捐了250萬美元。有記者採訪了庫什納所讀高中的行政人員,得到的反饋是不管是他的GPA還是SAT成績,都不可能夠得上哈佛。

(查爾斯)

還有查爾斯的翻車。2005年因爲非法政治捐款、逃稅等嫌疑受到調查的查爾斯,爲阻止妹妹和妹夫配合當局調查(因爲法律規定每人只能捐款給一個候選人,他之前盜用了妹妹的名義),不惜讓人僱傭性工作者接近妹夫,而後錄下不可描述的場景,再轉而將私密錄像帶寄給妹妹,其中的威脅意味不言而喻:

你敢配合調查,我就敢讓你們身敗名裂。

(裝有攝像頭的鬧鐘)

查爾斯他妹妹也不是被嚇大的,她無所畏懼,照樣協助了調查,結果查爾斯費了半天力氣,又多了項罪名:干涉證人作證,最終還是鋃鐺入獄,不過早在2006年8月份就獲釋了。

除此之外,庫什納家房地產公司對於租戶的坑害,也曾經被網飛紀錄片《黑錢》曝光過。

旗下公司使用僞造施工許可證等違法方式高達80次以上,未獲準證違法施工,並且還違反防火安全規範,導致豆腐渣工程,漏水、鼠患、房屋坍塌等問題不斷出現。

這裏的住戶會在回家後發現廚房天花板塌下來,又或者是臥室天花板塌下來,然後心有餘悸地感嘆幸好自己沒在家,不然很有可能被砸成重傷。

除此之外,他們還會在紐約這種房屋搶手的地方,收購租金穩定的公寓,通過施工等方式干擾租戶生活。

人們要麼被日夜不停的噪音吵到受不了,要麼不想被暴露在吸入肺部致癌物和結晶硅的環境中,因而不得不被迫搬離。

等原有的租戶一離開,庫什納公司就會把公寓改造成豪華間,再高價租出去。

紀錄片裏稱,他們用這個手段獲收益超過1億5千5百萬。

檢方控告庫什納公司採用強硬手段,當然,庫什納公司否定了,不過他們的否定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看看那些按揭合同上,可都是庫什納的簽名。

而在一些房屋租賃行情比較低迷的地方,比如巴爾的摩,他們就壓榨現有租戶,不斷增加附加費。

甚至,那些在房東同意後搬離的租戶也沒能逃過被壓榨的命運,很多人收到威脅性信件,稱他們違反租賃合同條規搬離,拖欠大量租金。

一名撫養三個小孩的單親母親,就在搬走一年後,被法院判定要支付將近5000美金的罰金,並且銀行賬戶被清空。

庫什納作爲一名資本家,顯然在運作公司的時候,在乎的是利益,而非租戶的安危。

那麼他進入政壇後如何看待人民的呢?

2017年庫什納在白宮第一次接受採訪時稱,美國人是政府的客戶。人們不滿:客戶嗎?不,我們是你的老闆才對,你是爲我們服務的。

但這也反映出了庫什納的性格,在他的意識裏,他是老闆的兒子,老闆的女婿,是老闆本人,卻絕不是人民的服務者。

04

媒體口中的“一事無成庫什納”

庫什納和伊萬卡也被稱爲享盡特權的夫婦,調查記者在《庫什納公司》(Kushner, Inc.)評價他們爲:

當公務員顯然力不從心,但作爲假公濟私的大少爺、大小姐,則是天生的。

前國務卿蒂勒森還爆料稱,被任命爲白宮高級顧問的庫什納,曾私下會面墨西哥外長被他撞見,且繞過他和其他高級官員,暗中參與制定外交策略。

挺多人可能覺得,庫什納一開始背靠他爹,娶了老婆以後背靠岳父。不過駙馬爺也做了不少事的,只不過都沒做成。

比如買了家報紙《紐約觀察家》,搖身一變媒體運營人,實質上他不在乎內容,不在乎虧錢,只在乎報紙給他帶來的掌握話語權、拉攏名流等好處。

比如想搞個中東和平計劃,說是要解決巴以衝突,但結果呢?巴勒斯坦退出羣聊並表示:你已經被拉黑。

再比如搞房地產吧,前文中也看到了,不顧人民安全掙着黑心錢,同時在他的監督下,公司在2007年房地產市場最繁榮的時候以創紀錄的價格買下了曼哈頓第五大道666號這個標誌性建築,而在隨後的經濟衰退中,這棟樓給庫什納集團帶來災難性後果,每年損失一千五百萬到四千萬美元。

也難怪外媒評價說:庫什納一生中有三件事做得好,出生生得好,結婚結得好,岳父耳邊風吹得好,除此之外一事無成。

對於不關心政治的人來說,對於庫什納的印象一度只是名模小KK老公他哥,但是這次駙馬爺在疫情中憑藉自己的“實力”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若真有作妖,充其量也不過是再次暴露資本家的面貌。

不知道“空中橋樑”計劃到底會走向何方,只能祝福美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能夠早日擺脫疫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