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退役軍官公開發文:放“海盜”搶中國商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09日 07:27   鳳凰網

► 文/席亞洲

話說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最近商量搞“深度融合”,要對中國搞“區域拒止”行動,這期間各種“奇思妙想”簡直層出不窮。而這其中最新的就是……“放出海盜(私掠船)!”

乍一看筆者也以爲這大概又是發表在“美國鐵血”(《國家利益》啊等這些網站)上的文章,仔細一看發現這居然是美國海軍學院網站發表的,還有該學院紙質刊物發表正式文章編號“Vol.146/2/1406”,它確實刊登在了美國海軍學院的紙質刊物上,和“美國鐵血”經常發的那種《中國應該害怕美國的五種武器》之類的東西可不是一個檔次哦。

不過話說回來私掠船還真是美國海軍的“初心”……

再看此文的兩名作者,一名是陸戰隊退役上校馬克·坎西恩,另一名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研究員布蘭登·施瓦茨。

這位退役上校的作者簡介裏提到他有37年從軍經歷,現在仍是陸戰隊預備役軍官,曾兩次前往伊拉克作戰(讓人聯想起《現代啓示錄》裏那個上校……)

( 下面是根據網上已有的中文翻譯修改來的譯文:)

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積極擴大了其在全球經濟和外交領域的影響力,但這種擴張造成了脆弱性,因爲必須保護這些投資。中國的脆弱性更加嚴重。在中國海運出口的推動下,過去15年來,中國的經濟翻了一番。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8%來自貿易,而美國僅佔9%。中國的社會穩定是建立在權衡基礎上的:中國政府告訴人民,雖然沒有“民主”,但他們將獲得經濟繁榮。

中國的商船隊很大,因爲建造和運營商船對中國的成本很低,而且其出口拉動型經濟創造了巨大的需求。2018年,中國在全球商船隊中擁有2112艘船,而香港又有2185艘。此外,中國擁有龐大的遠洋漁船隊,估計有2500艘。

相比之下,美國的商船隊中只有246艘船。維持該船隊(建造和運營費用昂貴)的主要原因是《瓊斯法》,該法規定在美國港口之間運輸貨物的船舶必須懸掛美國國旗。

這種不對稱的脆弱性使美國獲得了一個重要的戰略優勢。私掠船對中國經濟以及政權造成的威脅可以爲美國提供重要的戰時優勢,增強和平時期的威懾力,從而減少戰爭的可能性。即使中國威脅要派遣自己的私掠船,美國的脆弱性也相對較小。

常規的做法是讓美國海軍軍艦抓捕中國商船。但是,美國海軍在戰時需要全力以赴對付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美國艦隊已降至約295艘,儘管在2040年代初它可能達到並超過340艘,然後再次下降,但355艦的目標可能無法實現。與中國的衝突可能需要整個艦隊。要在中國近海擊敗其威力強大的防禦體系,即使是355艦能夠實現,也可能太少了。

……現代商船上隨便裝幾門遙控30機關炮,你私掠船怎麼劫船?

文中建議讓這樣的私人保安小船來當海盜——這能靠譜?

相比之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海軍增加到了6700艘,既不算英國龐大的艦隊也不算其他盟友的貢獻。盟友,特別是英國和法國,擁有一個全球殖民網絡,該網絡使德國海軍難以活動,併爲打擊敵艦提供了基地。

但在未來的衝突中,這樣的優勢將不復存在。甚至,一些前盟友和殖民地甚至成爲中國海軍和商船的基地。

利用中國的脆弱性需要大量船隻,而私營部門可以提供這些船隻。海洋遼闊,有成千上萬個港口需要掩藏或攻擊。儘管海軍無法讓數十億美元的驅逐艦在里約熱內盧郊外埋伏數週,等待中國船隻出港,但由於美國外交官向(可能是中立的)巴西施壓,一艘私掠船可以耐心地在附近等待。

無論是招募船員還是武裝船隻都不會構成主要障礙。私掠船人員無需全副武裝,因爲他們攻擊的商船隻裝備輕武器(或無武裝),他們可以選擇相對脆弱的目標,或與其他私掠船合作行動。由於目標是捕獲船隻和貨物,因此船東也會避免船隻被擊沉,而可能說服船員投降。有多少商船水手會選擇戰鬥而不是投降,之後可以在舒適的拘留中度過戰爭?

現有的私營軍事行業無疑會抓住機會成爲私掠船企業。當前有數十家公司提供安全服務,從購物中心的保安到艦船上的武裝反海盜特遣隊。大量潛在的新兵已經表明願意爲私人承包商工作。例如,在伊拉克戰爭的高峯期,美國僱用了20000名武裝承包商從事安全工作。

實際上,私人保安公司已經證明了該概念的可行性。私人保安公司黑水公司裝備了一支反海盜武裝巡邏艇隊,以捍衛索馬里海域的商業運輸。在索馬里海盜活動最嚴重的時期,在印度洋地區有約2700名武裝承包商在船上護航,有40艘私人武裝巡邏艇在航行。

正如獎金的前景誘使成千上萬的海員在1812年革命和戰爭期間與私掠船首領簽約一樣,類似的誘因(例如從一次捕獲中賺取數百萬美元的前景)將在將來的衝突中吸引所需的人員。

私掠船的概念使海軍戰略家感到不舒服,因爲它是一種戰爭方法,與1815年以來美國海軍的作戰方式不符。沒有現代的使用經驗,對法律基礎和國際輿論也存在合理的擔憂。但是,戰略家不能因爲超常規的思維會使他們感到不舒服,而否定採取超常規的思維來面對日益嚴峻的中國挑戰,然後再轉向傳統解決方案。

由於戰略形勢是新的,我們的思維也必須是新的。在戰時,私掠船可能會淹沒海洋並摧毀中國經濟及其政權穩定所依賴的海洋產業。僅僅威脅採用這一手段,就可以獲得威懾力,從而阻止戰爭的發生。與其他方面一樣,在戰略上,所有舊事物都將再次成爲新事物。

在海軍學院網站上,這篇近乎於精神錯亂的文章下面,也有不少讀者(美國海軍人員或海軍學院的職員)發表了他們的見解。

當我在本月的紙質刊物上讀到這篇絕對愚蠢的文章的時候,我下巴都掉了……完全同意,這大概是個愚人節玩笑,而且還是個糟糕的

這一定是開玩笑呢吧,大概是愚人節專刊吧。在18世紀這是個正常事兒,但現在我可不覺得這值得鼓勵

我的天哪,誰在上校的咖啡了放了什麼東西?這絕對是我們不需要的東西,讓一幫業餘海盜到世界的那個角落去隨便玩?我的娘也

有意思,不過,在以前的和平時期私掠船之所以成功是因爲它是隱祕行動,政府不承認的。然而如果在和中國開戰的時候,一個退役的陸戰隊軍官公開在網上提出這種說法——這事兒本身就已經完全打敗了這個想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