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和疾控中心又吵起來了,衛生專家提中國經驗作反對理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16日 08:33   鳳凰網

編者按:

爲了應對疫情的衝擊,美國先後通過多輪經濟救助法案,緩和了資本市場恐慌,提振了經濟預期,但是卻造成了政府赤字的大幅上升。

據美國《國會山報》4月13日報道,跨黨派的公共政策機構"負責任的聯邦預算委員會(以下簡稱預算委員會)"發表報告預測,美國政府財政赤字和債務水平將達到二戰以來的最高水平。

此外,近日高盛(Goldman Sachs)的預測顯示,全球新冠病毒造成的經濟損失可能是金融危機的四倍,而美國的失業率將達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是,最近川普明顯着急復工,全面重啓經濟,爲啥美國科學家一再反對?

美國聯邦衛生官員本週警告美國政府冠狀病毒工作團隊的領導人,在不具備大規模檢測、跟蹤和治療能力的情況下,重新開放美國將會有病毒捲土重來的巨大風險。

他們的意見與川普的立場相左。川普認爲,至少在一些州,美國可能會在幾周內普遍恢復正常。

"這將是非常非常快的,"川普在本週二(4月14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說,"比本月底更快。"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簡稱cdc)正在制定的《緩解指南》,基本上遵循了美國公共衛生專家們幾周來一直在倡導的一套原則和方案,強調了當地社區在解除限制之前需要達到的具體標準。

這一閉門不對外公開的信息,加深了川普政府對5月重新開放美國的猜測,以及與科學家和公共衛生官員所理解的現實之間的巨大分歧。專家們擔心會出現混亂的下一階段,在這一階段,檢測水平不足可能會導致病毒再次席捲美國。

美國媒體《今日美國》在與十幾位科學家的交談中發現,美國各州都沒有達到疾控中心制定的標準。

一、新冠病毒的疫苗可能在一年或更長時間內都不會出現

約翰斯·霍普金斯中心的高級學者克里斯特爾·沃森說:“在我們能夠了解這種病毒在哪裏、誰帶有這種病毒並確保隔離之前,我們無法進入下一階段的應對工作。沒有這些,我們就無法充分控制病毒。”

4月底的社交隔離原本是爲了保護美國的醫療系統,避免其不堪重負,併爲提高病人的存活率爭取時間,這種病毒的疫苗可能在一年或更長時間內都不會出現。

除7個州外,其他所有美國的州都發布了“在家辦公令”。

專家們說,要成功的放鬆隔離措施,至關重要的三個步驟是:對該疾病及其抗體進行廣泛的檢測,跟蹤和分離新的冠狀病毒病例,並及時採取治療措施,以降低未來COVID-19感染的危險。

美國疾控中心星期一對白宮工作組負責人說,希望重新開放的社區必須能夠對有症狀的病人進行100%的檢測,並迅速調查新的病例。醫院需要健康的工作人員,感染率需要在28天內持續顯著下降。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建議,醫院應該有足夠的醫護人員、呼吸機供應和防護設備。

《今日美國》獲得的另外一系列CDC文件提供了更多有關政府幫助一些受影響最小的州,作爲試點項目重新開放的雄心壯志的細節。該機構的高級官員介紹了一項範圍更小的計劃,即在大約九個州部署聯邦醫療工作者。

文件顯示,聯邦衛生官員組成的小組將前往肯塔基州和西弗吉尼亞州等地,查明這些地方的感染率是否真的很低,或者只是缺乏檢測手段,並瞭解病毒爲何在這些社區基本上沒有傳播。該計劃的大部分重點是提高當地的技術能力,幫助衛生官員識別和跟蹤感染。

疾控中心的做法爲各州制定了一個聯邦框架,與川普本週反覆無常的言論形成鮮明對比。川普本週與各州州長就誰應該呼籲重新開放美國進行了激烈辯論。

但專家警告說,在一個已經被通勤鐵路和廉價飛機航班模糊了各州邊界的國家,地區性的判斷和相應的資源不一致,可能會破壞美國遏制疫情的有效性。如果一個州或縣重新開放的速度與鄰近的一個州或縣不同,疾病可能會激增。

"這將造成生命損失,"曾領導奧巴馬政府應對埃博拉疫情的傑里米-科尼迪克說。

二、有必要對每個有症狀的人進行測試,以便他們能夠自我隔離

如果在2月份就能更好的檢測,本來可能會阻止冠狀病毒疫情失控和大規模封鎖。重新開放美國,檢測將再次成爲預防冠狀病毒二次爆發的最佳手段。

紐約市在對新冠病毒疑似感染者進行測試

疾控中心的計劃認識到有必要對每個有症狀的人進行測試,以便他們能夠自我隔離。它還預計對衛生保健工作者和療養院等設施進行常規檢測,這些設施的居民特別容易受到疫情的影響。需要監測數據以確保社區及時發現新出現的疫情,並以更有限的社會封鎖迅速作出反應。

這份《緩解指南》沒有提到對病毒抗體的檢測,即血清學檢測。血清學檢測可以揭示哪些人已經從感染中康復。在之前的一次會議上,曾就這些測試給出指導,這些測試可能被用作免疫標記。

血清學檢測還沒有廣泛應用。沒有人知道從這些疫苗中獲得的信息有多可靠,使用疫苗也存在倫理問題,包括抗體標記是否應該決定誰能重返工作崗位。

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計劃預計進行一定程度的檢測,但這在許多社區尚未實現。白宮還沒有解決仍然阻礙健大規模測試系統的問題。

在許多地方,確認冠狀病毒感染的檢測已被優先用於醫護人員和重症患者。

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的流行病學家珍妮佛·努佐(Jennifer Nuzzo)說:“除非檢測問題得到解決,否則我看不到重新開放的途徑。我們已經抱怨檢測至少一個月了,但什麼改進都沒有。”

目前,美國的大多數冠狀病毒檢測都是通過商業實驗室進行的。在美國,由於監管方面的原因,冠狀病毒檢測在早期階段出現了延誤,商業實驗室已經迅速擴大了檢測能力。

然而,聯邦當局還沒有解決目前供應短缺的問題,如鼻拭子和用於處理檢測的試劑。美國臨牀實驗室協會主席朱莉·卡尼表示,實驗室的規模正在擴大,儘管它們將如何報銷的問題依然存在,一些私人和政府項目並沒有完全覆蓋費用。

“我們有這種脫節,”卡尼說,他的組織代表了商業巨頭。“雖然每個人都同意需要更多的測試,但卻沒有必要的重點和專門的資金。”

疾控中心沒有具體說明美國人需要進行多少測試,才能安全跨越社交隔離。前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局長斯科特·戈特利布博士,上個月爲美國企業研究所撰寫的一份報告中提出了每週進行75萬次檢測的大致數字。

臨牀實驗室協會的會員本月大部分時間每天進行7.5萬至10萬次檢測,能力似乎已接近這一水平。但最近,它們一直閒置着產能。週一,這些實驗室報告處理的測試數量幾乎是一週前的一半。卡尼說,實驗室現在正努力讓醫生們知道,他們可以處理更多的病例。

由於獲得檢測的機會和提供檢測的範圍不一致,公共衛生和醫療行業對病毒的傳播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

在美國全國範圍內展開的一項快速測試,可以在短短五分鐘內確認covid19感染,該測試得到了政府的大力宣傳,還在白宮草坪上舉行了揭幕儀式。這種使用烤麪包片機大小儀器的技術有望在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計劃中發揮作用,該計劃將用於重症患者的醫療保健設施。

華盛頓州衛生部長威斯曼星期三對記者說,他希望聯邦政府幫助在網上進行更多的檢測,然後提供資金和人員來調查更多的確診病例。這些病例可能會一波接一波地出現。

他說:“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目前情況的一小部分。公共衛生系統必須不斷擴大規模,因此需要聯邦資源。”

三、美國需要新增10萬名確診患者密切接觸追蹤工作人員

美國將需要一支公共衛生工作者隊伍,來密切注意任何新感染COVID-19的人,以及他們可能接觸過的每一個親戚、朋友和鄰居。

聯繫人追蹤工作被認爲是藝術而非科學,而且沒有捷徑可走。科學家認爲一個受感染的人可以將病毒傳播給另外兩到三個人。在10輪持續傳播中,一個病例可能演變成5.9萬例感染。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承認有必要建立一個由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聯邦工作人員組成的“covid19軍團”,併爲州和地方各級的新僱員提供培訓項目,但具體人數不詳。該計劃沒有提供具體數字或財政支持。

然而,專家表示,人員配備需要大量的投資,而且至少在五到六週內不太可能準備好在全國範圍內廣泛部署——遠遠超過《華盛頓郵報》報道的計劃草案中提到的5月1日或5月15日。

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的研究人員上週發佈的一份報告稱,美國需要新增10萬名接觸追蹤工作人員。研究人員預計,按照這個規模,這項工作將需要36億美元。他們要求國會注入緊急資金。

他們的估計不僅是理論上的,它們是基於其他國家的成功經驗。在疫情爆發的中國武漢地區,針對9000名確診患者密切接觸者的追蹤被迅速部署,以遏制這個1100萬人口的城市的傳播。

中國的調查組每天仔細檢查成千上萬的接觸者,一絲不苟地追蹤那些與確診病例有過接觸的人。他們隨後進行了檢測和醫學觀察,並對沒有表現出症狀的感染者進行了隔離。中國也依賴大數據和人工智能。

美國公共衛生協會在爲《國家新聞》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援引對州和地方衛生部門的一項調查稱,美國長期資金不足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正在抗擊新的冠狀病毒疫情。自2008年經濟衰退以來,美國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共裁減了5萬名工作人員。

馬薩諸塞州是少數幾個計劃增加公共衛生人手的州之一。代表美國公共衛生機構的州和地區衛生官員協會的首席醫療官馬庫斯·普萊西亞博士表示,如果能獲得聯邦資金和指導,未來幾周內將有更多的人能夠做到這一點。

他說:“如果每個人都真正關注這個問題,到6月就能實現。各州現在沒有資金來做這件事。”

四、被廣泛認可的治療COVID-19特殊藥物,目前依舊沒有出現

從重症監護牀的短缺,到外科口罩和手術服供應的枯竭,美國的衛生保健系統自疫情開始以來一直難以應對新冠患者的激增。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預計,社區將有足夠的醫療能力重新開放,但對如何修復斷裂的供應鏈卻含糊其詞。這可能會進一步加劇各州之間以及聯邦政府對有限供應的爭奪。

“這本來就不該發生,這一切本應通過聯邦的公平分配實現,”邁阿密民主黨衆議員唐娜·莎拉拉說。她曾在前總統比爾·克林頓任內主管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

莎拉拉一直在與國會民主黨人合作,提出一項重新開放這個國家的替代方案。

她設想建立一個協調良好的體系,由聯邦政府提供科學指導和資金,幫助資金緊張的各州重新開放經濟。各州將提交詳細的計劃,由聯邦衛生部門進行審查和批准,並報銷額外的檢測、人員配備和醫護人員防護設備等費用。

曾任FDA副局長、現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實踐和社區參與副院長的喬希沙夫斯坦博士說,這項立法可能會迫使各州向疾控中心提交計劃,由其批准,然後爲其提供資金,從而制定標準。

他說:“這肯定有助於提高底線要求。”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內部文件顯示,該機構正在研究一種顯示綠色和紅色的儀表板方法,以幫助各州評估關閉模式的關鍵指標,以及問題可能再次出現的時間。附近的司法管轄區也可以看到這些信息。

莎拉拉還認爲,在一兩個月內,可能會有藥物治療來減輕這種疾病。科學家們正在探索使用抗病毒藥物來對付這種病毒,尋找治療方法來解決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

川普曾多次表示,在沒有醫學證據的情況下,羥基氯喹是一項突破。一項關於氯喹相關藥物的首次嚴格研究發現,高劑量的氯喹對患者的心臟非常危險,因此該試驗很快被叫停。

醫生們正在試驗一些藥物,100多個臨牀試驗正在進行中。但是根據美國傳染病協會的新指南,目前他們缺乏推薦任何治療COVID-19的特殊藥物的證據。

由於今年年初新冠狀病毒的傳播,聯邦政府在應對這一威脅時反應過慢,而過快地重新開放這個國家只會重蹈覆轍。

莎拉拉說:“已經有很多人死了,必須找到一種各州合作的全國性方法。”

備註:本文編譯自《今日美國》4月15日的報道,英文原文網址: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investigations/2020/04/15/ending-coronavirus-shut-down-not-fast-easy-cdc-says/5137061002/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