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奧巴馬門”:川普爲何手撕前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2日 06:48   鳳凰網

“‘奧巴馬門’讓水門事件都變成了小事!”

5月10日,沒有競選活動的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暴走”:一天內發出並轉發了126條推文。

在鋪天蓋地的推文中,除了點讚美國政府的抗疫措施、送出母親節祝福,有一連串都指向同一個人:前任奧巴馬。

川普控訴奧巴馬犯下了“美國曆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奧巴馬門’讓水門事件都變成了小事!”

圖片來源:Twitter圖片來源:Twitter

隨後,“奧巴馬門”(#ObamaGate)成爲了推特上的熱門標籤,被280多萬條推文引用。

11日,在當天的新冠疫情記者會上,《華盛頓郵報》記者就週日的推文提問,希望川普解釋奧巴馬犯下了什麼罪行。

川普沒有說出任何具體罪行,僅控訴“奧巴馬門”已經存在很長時間,“甚至在我當選前就在運作,這就是個恥辱”。

被繼續追問時,川普發了火:“你知道罪行是什麼,大家都清楚,你只用去看下報紙。除了你們家的報紙。”

而讓川普如此不滿、接連發難的正是媒體曝光的一段奧巴馬講話。

上週五,奧巴馬與3000多名前助手和前官員舉行了電話會議,呼籲前同僚大力支持前副總統拜登的競選活動。

此後一天,雅虎新聞公佈了奧巴馬講話的部分內容,其中有兩段直接把矛頭對準川普:美國政府抗疫措施混亂,以及司法部撤銷對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的“通俄”指控。

奧巴馬稱美國社會中對立、自私、視對方爲敵人的勢力越來越強,這也是此次應對疫情不力的原因之一。

“就算是最好的政府都會面對一個糟糕的局面。而在碰上‘對我有什麼好處’、‘其他人都見鬼去’的理念時,就完成淪爲一個混亂的災難。我們的政府正是按照這種理念在運行。”

在司法部撤銷對弗林的指控上,奧巴馬譴責,這類操作讓人擔憂的“不僅僅是制度規範”,“而是我們對法治的基本理解正處於危險之中”。

自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啓動以來,川普一直指責奧巴馬和民主黨人進行一系列暗箱操作企圖破壞現任政府、針對現任官員,以將自己拉下馬。這也正是川普所稱的“奧巴馬門”。

穆勒的調查結果出爐、彈劾案結束以及新冠疫情暴發,讓“通俄門”之爭暫時回歸平靜。但司法部上週宣佈撤銷對弗林的指控再一次點燃了火藥桶。

弗林。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弗林。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弗林是川普的首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由於被控對聯邦調查局(FBI)說謊,在上任僅24天后就被迫辭職。

2016年12月,在尚未擔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之前,弗林曾多次與時任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基斯利亞克通話。第二年1月,FBI就其與俄羅斯的聯繫對弗林進行問詢。隨後,弗林被指在問詢中說謊。

情報機構調查顯示,弗林與基斯利亞克通話涉及到了奧巴馬政府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情報官員稱,弗林當時的表態給對方留下的印象是,如果川普能在總統大選中獲勝,美國可能會取消對俄羅斯的制裁。

2017年12月,弗林對說謊指控認罪,並同意與穆勒合作以換取減刑。他也是第一位同意配合穆勒“通俄門”調查的白宮高級官員。

但在更換律師團隊之後,弗林於今年1月撤回認罪,指責檢方不履行此前雙方達成的認罪協議。弗林的律師團隊還指責FBI做局陷害弗林、指控檢方要求弗林在其他調查中作僞證。

隨後,司法部長巴爾指派聖路易斯檢察官詹森(Jeff Jensen)就情報機構對弗林案的處理展開調查。

5月7日,司法部認定FBI最初對弗林的問詢缺乏“合法調查依據”,直接撤銷了對弗林的指控。

至此,長達兩年多、弗林本人曾認罪的案件無疾而終。

這個結果引發了民主黨人的一致抗議。

衆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y Nadler)用“無法容忍”來形容司法部的決定,指責司法部“政治化”、要求巴爾就撤銷弗林指控出席聽證會。奧巴馬也在講話中對美國的“法治”敲響警鐘。

雖然司法部的決定引發了非議,但詹森對情報機構處理弗林案中收集到的信息顯示,FBI在此案中的動機並非無可指摘。

上月,披露的FBI文件顯示,FBI高級官員曾對問詢弗林的目的進行過討論。

前FBI局長科米、前副局長麥凱布和反情報部門前主管普里斯塔普會面時的筆記顯示,各官員討論了問詢弗林的目的是爲了讓他“吐露真相、承認還是讓他說謊,以便我們能起訴他或者讓他被撤職”。

筆記節選。圖片來源:Twitter筆記節選。圖片來源:Twitter

還有筆記寫道:“我們讓他承認違反了洛根法案,把相關信息交給司法部,讓司法部決定怎麼辦。”《洛根法案》主要是防止個人在海外行動時謊稱自己代表美國政府行動。

弗林本人此前曾指控麥凱布等高級FBI官員迫使他在沒有白宮律師在場的情況下接受FBI的問詢。

除此之外,內部會談備忘錄還顯示,在FBI問詢弗林之前,奧巴馬已經得知弗林與基斯利亞克的通話。

當時,尚未離任的奧巴馬與時任副總統拜登以及FBI局長科米等人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就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問題進行商討。

商討後,奧巴馬單獨留下了科米和前司法副部長耶茨。奧巴馬告訴兩人他得知了弗林與基斯利亞克就制裁進行的討論,“現在正在就白宮是否需另外處理弗林蒐集新的信息”。

在奧巴馬時期,弗林稱擔任國防部情報局局長,但因違抗命令於2014年被撤職。

這一系列披露也讓弗林之案的渾水更加混濁。

怒斥奧巴馬之後,川普暗示將對其展開調查。該提議沒有得到參議院共和黨議員的支持,但大部分議員對川普的憤怒表示理解。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前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指責奧巴馬介入對弗林的調查,“民主黨人認爲他們能通過弗林一案讓現任總統的任期縮短到三年半”。

還有議員呼籲參議院對弗林一案展開獨立調查。

對於撤銷對弗林的指控,在被問到歷史會如何評價他的決定時,司法部長巴爾回應:“歷史是由勝利者所寫,這要取決於誰在書寫歷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