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新民調顯示,美國社會對中國抗疫有多無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3:00   鳳凰網

昨天,美國知名民調公司“皮尤調查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佈了一個關於美國人如何看待美國和其他國家以及世衛組織對新冠肺炎疫情應對的民調調查。

結果顯示,美國人對中國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的看法最爲負面,甚至還不如他們對美國的看法。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如下圖所示,皮尤調查中心在2020年4月29日至5月5日間進行的這項民調顯示,美國人最認可韓國和德國對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應對,認爲這兩個國家的防疫工作“好”和“非常好”的都超過了6成,認爲不好的都沒有超過3成。

但在對於中國、意大利和世衛組織的看法上,美國人則呈現出主要負面的認知,超過半數的受訪者都認爲這三者表現“一般”或“差”,認可中國和意大利防疫工作的則不足4成。

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疫情應對的看法則頗爲分裂,52%的受訪者認爲“一般”和“差”。也有47%的人認爲“好”和“非常好”。但美國人對自己國家防疫的看法,仍然整體上好於對世衛組織、意大利和中國的看法。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皮尤調查中心還用更詳細的民調數據展現了美國人對於中國、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些細節信息。

如下圖所示,在對中國的看法方面,各個年齡層和學歷背景的美國人,都對中國的看法整體負面。值得注意的是,在黨派政治方面,雖然支持民主黨的受訪者對中國的負面略少於支持共和黨的受訪者,這兩組人羣對於中國的負面看法都超過半數。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此前,來自美國加州這個民主黨大本營的一項民調也顯示,超半數的當地人認爲中國在全球疫情暴發乃至全球醫療物資短缺中承擔主要責任。

(截圖來自美國媒體的報道)(截圖來自美國媒體的報道)

同時,皮尤的調查還顯示絕大多數美國人不認爲美國應學習中國,僅36%的受訪者認爲中國值得學習。辛苦抗擊疫情的意大利也同樣在這方面遭到了美國人的惡評。認爲德國和韓國值得學習的美國受訪者則超過7成。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絕大多數美國人還認爲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會在此次疫情之後衰退。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在我們看來,這些對中國的民調結果說明,美國川普當局不斷將其防疫失職的責任推卸給中國、以及中國在今年美國大選中成爲兩黨用來“秀愛國”的“主要靶子”,都進一步加深了美國社會由於無知和意識形態而對中國存在的刻板偏見與誤解。

而隨着美國大選的不斷臨近,我們也不認爲這一局面會發生改變,甚至即便川普在此次大選後下臺,這一對中國整體負面的認知,也不會改變。

(圖爲美國總統川普昨天造謠說中國在散佈假消息幫助拜登贏得大選,這也是美國大選中政客們慣用的一個“賊喊捉賊”的伎倆)

另一方面,對於美國在疫情應對中的表現,美國人的看法則十分地分裂。支持共和黨的人,尤其是作爲白人和保守派的受訪者,都更傾向於認爲美國做得好,而且學歷越低越認可美國。

這也比較符合美國媒體和民調機構對於美國總統川普支持者的一些認定標準:白人、低學歷、共和黨保守派。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這一分裂還體現在對於美國在疫情後國際影響力走向的認知上。支持共和黨的人、尤其是該黨保守派的受訪者,以及低學歷的受訪者,都認爲美國的影響力不會衰退甚至會增加。但民主黨的支持者和高學歷人羣則認爲會衰退。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不過,雖然高學歷的美國受訪者可以看到美國在疫情中的不堪,但他們同樣存在對中國的無知和源於意識形態的刻板偏見,這也是爲何他們無法看到中國的付出和成績,並也對中國持有負面看法的原因。

至於對世衛組織的看法,從皮尤的調查來看,美國人的態度也同樣非常分裂,並直接受到黨派政治的影響,即支持共和黨的受訪者絕大多數都不認可世衛組織,而民主黨的受訪者中則有超半數對世衛組織表示認可。

學歷在對世衛組織的看法中也起到了一些影響,高學歷人羣超半數認可世衛組織,低學歷的超半數不認可。但如下圖所示,這種影響並不明顯。

(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截圖來自皮尤調查中心的報告)

最後,此前一些來自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民調機構對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民調,卻顯示出與美國人看法截然不同的結果。

根據香港《南華早報》的報道,德國一家名爲科爾伯基金會(Koerber Institute)的民調機構,以及皮尤調查中心早前的一項涉及德國的民調,都顯示德國人對中國的認知出現了改善,對於美國的認知則出現了惡化。

(截圖來自香港《南華早報》的報道)(截圖來自香港《南華早報》的報道)

尤其諷刺的是,從這一報道來看,這種民意的變化還是出現在德國媒體整體對華負面的報道腔調之下,而這也令德國一些媒體界的“知識分子”感到驚訝甚至不悅。他們一邊宣稱這是因爲受訪者“反美”和“反川普”才會認可中國,另一邊還攻擊這些認可中國的受訪者“在政治上很天真”。

這也進一步說明西方的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羣,並不會在對中國的認知上比低學歷人羣好到哪裏去。他們受到的“教育”反而會進一步固化他們對中國意識形態的偏見,令他們難以再通過“去意識形態”的視角客觀地看待中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