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十萬人死得悄無聲息,一個黑人之死爲何驚天動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31日 06:08   鳳凰網

過去的幾個月裏,在美國發生的一切彷彿是場反烏托邦電影:新冠疫情席捲全國,10萬人死於一種前所未聞的病毒;4000萬美國人申請失業救濟,抗議封鎖呼聲不息;警察暴力執法導致黑人之死,激起全美的火與怒……

也許,疫情期間高頻的負面信息和被多次預告的“10萬+”早已讓美國人對疫情“審美疲勞”,川普的“斷交”、“甩鍋”的組合拳也卓有成效。然而,美國底層人民的怒火,最終還是因一名黑人之死而集中爆發。

今日(北京時間5月31日),明尼蘇達州的抗議活動已進行到第 5 天,席捲 美國 33 城、 22 個州及華盛頓特區,至少 13 個州要求出動國民警衛隊應對。

而這一切,只起於一張20美元的假鈔。

5月25日,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在當地一家食品店使用一張20美元的假幣,店主發現後撥打911報警。

兩名警察得知弗洛伊德的汽車所停靠的方位,便尋了過去。警察要求弗洛伊德下車,並給他戴上手銬,走到路邊並坐在地上。

瞭解基本情況後,兩名警察準備將弗洛伊德帶上警車。 弗洛伊德僵硬地起身,然後倒在地上,稱自己有“幽閉恐懼症”。

此時,另外兩名警察也來到現場,其中就包括如今被起訴謀殺的德雷克·沙文。

根據當地官方公佈的案發全過程細節,“警察們多次嘗試讓弗洛伊德進入警車的後座,但都未果。因爲弗洛伊德不願意進入,並在與警察的糾纏中故意摔倒,說他不會進入警車,也拒絕站起身來。”

隨後,弗洛伊德在仍被銬住的情況下,臉朝地被按在地上。沙文用膝蓋頂住了弗洛伊德的頭部和脖子,另外兩名警察則分別按住他的後背和雙腿,這個姿勢保持了長達近9分鐘。

起初,弗洛伊德痛苦表示他“無法呼吸”,“求求你”、甚至發出“媽媽”的悲鳴。

其中一名警官提議換個姿勢,給弗洛伊德翻個身,但被否定。

漸漸的,弗洛伊德不再蠕動和發出聲響。壓制後背的警察檢查弗洛伊德手腕,但未發現脈搏跳動。

陷入昏迷3分鐘後,沙文才將膝蓋從弗洛伊德的脖子和頭部挪開,此時救護車已經抵達。再後來,弗洛伊德在亨內平縣醫療中心被宣佈死亡。

5 月 30 日,初步屍檢報告出爐。 屍檢報告稱弗洛伊德死於“心臟病和體內潛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絞殺窒息。 警察對他的控制只是一個誘因,加劇了他的疾病發作。

很顯然,弗洛伊德的家人對此並不滿意,認爲報告提到的死者健康狀況是“胡說八道”。他們已聘請前紐約市首席法醫邁克爾·巴登執行第2次、獨立非官方的屍檢,結果將於下週公佈。

目前,四名涉事警員均已被開除。而沙文也已被逮捕,被控涉嫌三級謀殺罪和二級過失殺人罪。預計其他三名警員也將被起訴。

30日,沙文的前選美冠軍妻子通過律師發表聲明稱,已經申請離婚。並希望能保障她的孩子、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安全和隱私。

44歲的沙文從警19年,曾經兩次向嫌犯開槍,遭到近20次投訴。但僅有兩次遭到處分,其他都不了了之。

在這個改變很多人命運的出警中,或許讓沙文沒想到的是,他和弗洛伊德去年還曾在同一家夜總會工作,不過兩人一個是內場工作人員,一個是外場保安,並不認識。

讓沙文更難想象的是,在他膝下逝去的生命,竟然激起了全美抗議的狂潮。

隨着一些地區的抗議活動升級爲警民衝突,甚至是打砸搶燒式的暴動,全美至少25城相繼宣佈實施宵禁。

但局勢,依然愈演愈烈。 從火光沖天的明尼阿波利斯市,到亞特蘭大被包圍的 CNN 大樓,再到華盛頓特區被圍攻的白宮、“淪陷”的國會大廈 ……

和平抗議示威、縱火焚燒樓房汽車、搶劫商店、催淚瓦斯煙霧中警民對峙成爲當下全美多地的現實場景。

明尼蘇達州國民警衛隊31日稱,將出動10800人對抗暴力活動。這是明尼蘇達州國民警衛隊164年曆史中規模最大的一次國內部署行動。

目前,國民警衛隊已經部署到至少13個州和華盛頓特區。在持續多日的示威活動中,全美已有將近1400人被警方逮捕。

痛苦和憤怒在全美國蔓延,不少美國人都由此聯想到了“阿拉伯之春”,並將此事稱爲“美國之春”:“這不是阿拉伯之春,這是美利堅合衆國之春。這個世界是獨裁者和種族主義者的地獄。”

面對已然沸騰的民意,川普做了什麼?恐怕只有威脅和甩鍋。

川普30日發推警告白宮前的示威者,如果有人突破白宮圍牆,將會用“最兇惡的狗”和“最兇狠的武器”來對付。

川普還對各州長喊話,要求地方政府採取強硬措施,否則聯邦政府將介入,動用軍隊的無限權力進行逮捕。

此外,川普還直指美國各大主流媒體造謠,稱“假新聞 ”是美國人民的公敵。

川普此前還多次痛斥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長“軟弱”、“完全缺乏領導才能”。他稱抗議者爲“暴徒”,並指示“劫掠開始的時候,就是開槍的時候”。

面對劈頭蓋臉的批評聲,川普29日稱他的推文內容遭誤解,說他已經與弗洛伊德的家人交談,向對方“表達悲痛之情”。

然而,弗洛伊德的家人描述了接到川普來電的情景:“這個過程簡直太快了,他連說話的機會都沒給我,就好像在說 ‘我不想聽你說的’。”

在全美掀起的聚衆抗議活動下,病毒的傳播似乎不可避免。根據霍普金斯大學實時數據,截至發稿前,美國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過177萬,死亡病例超過10.3萬。

過去四天,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均超過2萬例。最近三天,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分別爲2.2萬例、2.3萬例和2.8萬例,疫情持續反彈。

“千人訃告”、“百人遺照”分別出現在《紐約時報》和《今日美國》的頭版上,以一種極爲震撼的方式諷刺着川普的抗疫不力,但卻始終叫不醒裝睡的美國政府。

不過,也有媒體“喪事喜辦”——福克斯新聞就用美國遠超歐洲的近200萬人的感染去對比10萬人的死亡規模,得出了美國的“死亡率”比歐洲低的“積極結論”。

也許,高頻的負面信息和被多次預告的“10萬+”早已讓美國人對疫情“審美疲勞”,川普的“斷交”世衛、“甩鍋”中國的組合拳也卓有成效。從民衆的反應程度來看,疫情對美國的衝擊力度,遠不及弗洛伊德之死。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則對東 方網·縱相新聞表示,疫情爆發突然,剛開始時美國社會甚至對此不甚敏感。 但並不能說,疫情在美國國內引起的注意不比弗洛伊德之死。

李海東解釋稱,疫情發展時間線很長,此前各州表達的意見也相當激烈。但隨着對病毒的瞭解、醫療物資的整合以及疫苗的研發,民衆的恐慌情緒逐漸被排解。

李海東認爲,種族問題在美國及其複雜,種族主義相關事件會在有色人種羣體產生強大共鳴,這種連鎖反應是迅速而強烈的。

相較而言,弗洛伊德之死到目前爲止脈絡清晰,證據確鑿。美國警察對黑人的暴力執法,本就是美國近些年越發緊張的種族關係中的火藥桶。

種族歧視這個美國曆史上最不堪回首的黑暗史和爛瘡疤,也被弗洛伊德“無法呼吸”的呼救而揭開。

美國警察暴力執法導致少數族裔抗議示威的案例,在美國已有着數十年曆史。歷史不斷重演,種族歧視問題至今仍未解決,而其表現形式也在不斷變化。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也承認,警察針對少數族裔的暴力執法是一個根深蒂固的、系統性的、且依然存在於這個國家的不公正的惡性循環。“這個國家的原罪今天仍玷污着我們的國家。”拜登說。

“政府出面安撫、平息抗議,一些相關政策出臺暫時緩解問題。但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李海東預測此次席捲全美的暴力抗議事件的走向。

種族問題引發的社會海嘯,將繼續成爲懸在美國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對社會造成新一波的傷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