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是什麼點燃了美國民衆的熊熊怒火?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01日 06:57   鳳凰網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在美利堅的土地上,種族歧視是最不堪回首的黑暗史和爛瘡疤。瘡疤一次次被撕開,每次都伴隨着暴力、衝突、混亂,從未停止、從未根治。

1

騷亂四起

5月25日,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遭一名執法的白人警察按在地上,用膝蓋緊緊壓住頸部。他喊“I can't breathe(我喘不上氣)”,但警察無動於衷。最終,弗洛伊德送醫後死亡。

弗洛伊德的悽慘遭遇激起了無數人的憤怒,大批民衆舉着“我無法呼吸”“黑人的命也是命”“爲弗洛伊德討還公道”“別國不會發生這種事”等標語,走上街頭集會抗議。在疫情重災區紐約市,抗議者布里安娜·彼得里斯科走上街頭。“我們的國家病了”她說,“我們必須站出來。”

從首都華盛頓,到最大城市紐約;從西部洛杉磯,到南部休斯敦,再到北部底特律,像布里安娜一樣的美國民衆走上街頭,抗議黑人遭到粗暴和不公對待。

5月30日,在華盛頓白宮外,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情緒激動 來源:央視

5月30日,在美國紐約昆斯區,一名女子高舉標語抗議警方暴力執法。新華社記者 王迎 攝

5月29日晚,在美國洛杉磯,抗議者在街頭遊行示威。新華社發

部分抗議活動愈演愈烈,逐漸演變爲騷亂。打砸搶燒連綿不絕,場面猶如戰爭災難片。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統計,僅在當地時間5月29日晚到5月30日,美國33座城市爆發示威活動,涉及22個州及華盛頓特區。首都華盛頓也已經啓動國民警衛隊協助警方應對白宮周圍爆發的抗議活動。

美國國民警衛隊朝民衆射油漆彈 來源:環球網

2

導火索

有美媒指出,這是2014年紐約白人警察“鎖喉”致死黑人男子埃裏克·加納以來,又一起涉警種族主義醜聞。

其實,非裔美國人受到美國警方不公正的粗暴對待已不是第一次。2014年紐約市一名非裔男子加納被警察勒死,引發“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反對警方暴力運動。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就在今年3月13日,肯塔基州一名女性非裔醫務工作者還因美國警方搜查了錯誤的地址而被開槍擊中身亡。

聯合國當代形式種族主義、種族歧視、仇外心理和相關不容忍行爲問題特別報告員曾指出,美國執法當局殺害和殘暴虐待非洲裔的情況嚴重,且很少受追究。相關數據顯示,非洲裔美國人更有可能被警察認定爲是罪犯,並遭殘酷對待。

分析人士指出,白人警察針對黑人暴力執法問題僅是美國社會種族問題的一個縮影,因種族歧視和偏見導致的社會衝突和暴力近年來有愈演愈烈之勢。

5月28日,在美國聖保羅市,警察與抗議者發生衝突。新華社/美聯

3

怒火燃燒

“過去兩個半月對美國來說,就像一場烏托邦電影的蒙太奇開場——這部電影的主題是一個國家的崩潰。”

《紐約時報》29日刊文直指,在疫情衝擊下,美國各地醫療體系不堪重負,累計死亡病例至今已經超過10萬;疫情直接導致出現嚴重的失業潮,自3月份以來,每4個美國工人中就有一個申請失業救濟金;等待領取免費食品的汽車大排長隊早已成爲各地常見現象。

雖然本輪抗議示威活動的直接導火索是警方涉嫌暴力執法,但更大的時代背景不可忽視,那就是美國政府防控疫情不力,美國社會與經濟遭遇重創。這其中,有色人種尤其是經濟困難的有色人種,受到的衝擊更嚴重。

統計顯示,全美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非裔佔22.4%,明顯高於其人口占比的12.5%。據芝加哥市政府統計,儘管非裔不到全市人口三分之一,該市卻有超過一半的確診病例以及72%的新冠相關死亡病例是非裔。有學者認爲,這是因爲收入不均和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不平等,通常會導致營養不良以及整體健康狀況更差,這讓少數族裔在疫情中首當其衝。這無疑是種族歧視的後果在美國的真實寫照。

目前,美國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70萬,累計死亡病例已超過10萬,而這其中大多是老弱、窮人、少數族裔。弗洛伊德之死從另一個角度揭示了美國令人絕望的不平等。

正如《華盛頓郵報》日前刊發的報道所言:“美國的抗疫成了一場國家批准的殺戮……故意犧牲老人、工人、黑人和拉美裔人口。”

可以說,種族歧視帶來的問題遠不止被警察暴力執法,此次美國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就已暴露美國種族歧視的嚴重性。在形勢日益嚴峻的疫情之下,弗洛伊德之死,撕開了美國種族問題的傷疤,凸顯了美國人權存在的痼疾,點燃了美國人心中壓抑已久的熊熊怒火。

5月28日,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市,抗議者集會時相互擁抱。新華社/美聯

4

大選之年

種族問題向來是美國大選的議題之一。弗洛伊德之死發生在大選年,更增添了事件的政治色彩。

黑人是美國民主黨的主要支持羣體。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拜登表示,弗洛伊德之死不是偶發事件,說明美國社會存在“系統性非正義”。相比之下,美國總統川普的表態充滿爭議。5月27日,他通過推特賬號稱弗洛伊德事件“令人傷心”,是場“悲劇”,而在5月28日的一則推文中,他轉而譴責抗議者,甚至揚言“只要出現掠奪,就要開槍”,以致推特公司在這則推文旁邊註上“美化暴力”的警告。更有民衆指出,川普一貫對白人抗議活動和黑人抗議活動持雙重標準。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孫成昊認爲,在大選背景下,川普迎合白人鐵桿選民的言行將進一步加深這批選民的種族主義優越感。而他此番“只要出現掠奪,就要開槍”的強硬表態顯然無益解決族裔衝突,只會進一步引發民衆反感情緒,由此而導致更大程度的社會撕裂。

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看來,種族歧視是美國社會頑疾,政客掩耳盜鈴、避重就輕是一貫的伎倆。與此同時,在美國大選和疫情蔓延的背景下,這會導致美國社會面臨更多不穩定性。正如《紐約時報》警告,民衆的失望與焦慮還會繼續擴散,因爲疫情帶來的經濟痛苦才剛剛開始。

在美國的社交媒體上,“I can't breathe”上了熱搜,儼然是今日美國種族和政治問題的一個黑色指標。可惜再多的懷念和憤怒都不能挽回逝去的生命。

57年前,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想”的吶喊至今仍回盪在人們的耳畔,而此時嘶吼着“I can't breathe”明尼阿波利斯市的黑人們,卻依然在種族偏見和歧視陰霾中喘息掙扎,陷入了對美國體制的深深絕望。

對他們而言,昔日“夢想”已遙遠,當下現實太冰冷。

5月30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附近,一名男子手持標語參加抗議活動。新華社記者 劉傑 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