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何川普身邊的女性都長得特別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0:10   鳳凰網

關注美國時政的朋友可能會發現,川普身邊的女性從長相和衣着打扮上都出奇的相似。離大選還有四個月,這期我們就談一談這個現象及其背後的政治原因,並簡單聊聊美國當下的政治生態氣候。

一、川普身邊的女性長相和打扮

無圖不真相,先來看看川普身邊女性的形象。先看核心政治圈內的女性:首先上場的是川普的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Ivanka是川普和他的第一個老婆、前捷克滑雪運動員Ivana的女兒,青少年時期當過模特。入主白宮以後,愈發在髮型和衣着上往大方、高雅、得體的方向發展,屬於媽媽們都喜歡的那一類,最近幾年就連聲線都變成更加低沉且溫柔動聽的那種。

近日最耀眼的另一位川普女郎則是32歲的白宮新晉新聞發言人凱琳 Kayleigh McEnany。Kayleigh的服飾很有講究,我們下文細說。白宮中另一位重要人物還有31歲的前白宮通訊主管、現總統顧問霍普 Hope Hicks 。Hope的職位不算直面公衆、需要拋頭露面的職位,因此衣着通常較爲低調,並以深色系爲主,不搶老闆風頭。但她外形依然符合川普女郎的特質,我們一併討論。當然最重要的還有今年53歲的川普競選顧問、霍普的同事凱麗安 Kellyanne Conway。

圈內人士 Ivanka Trump,Kayleigh McEnany,Hope Hicks 和 Kellyanne Conway

從上圖我們已可以看出規律,川普女郎均爲白人金髮美女。到底是巧合還是特意挑選,我們再來看看圈外知名川普盟友或知名支持者的女性形象。

其中包括,前競選團隊成員、專欄作家,最後又因和競選團隊已婚人士鬧出懷孕醜聞,最終離開團隊的哈佛法學院畢業生 A.J. Delgado。極右暢銷書作家 Ann Coulter。保守派電視臺主播 Scottie Nell Hughes,Scottie原來在保守派媒體佛克斯電視臺任主播,後來在metoo運動中起訴前同事強姦,被右翼媒體封殺,反轉加入今日俄羅斯美國站RT America。保守派Fox主播 Laura Ingraham。最後再加上一個迫切成名的小網紅Tomi Lahren,Tomi 1992年生人,小小年紀就急匆匆加入政治罵戰在網絡上就各種社會現象做出評論,其中不乏很多欠缺思考引發爭議的言論,併到處咬人約戰,如今如願成爲Fox主播……

部分活躍的圈外共和黨/川普公開支持者

只論外表,如美國作家Maria Del Russo所說,這些女孩都有着極爲相似的臉龐、髮型和打扮。簡而言之,這是傳統美國選美小姐的形象。【1】

髮型上,以那種沙龍中專人打理過的(或有這種感覺的)、富有層次感的淺金色長卷發爲主,其次是柔順直髮;臉型呢,是符合三庭五眼、並以偏長的鵝蛋形(卵型)臉型爲主;妝容上,通常使用較爲厚重的粉底和眼影,並以小煙燻爲妝容重點,打造一種類似芭比娃娃感覺的臉型;最後在服裝挑選上,是女性化感覺極其濃重的服飾,並在近些年從端莊偏保守很快過度到暴露性感。最後,人種上以白人金髮女孩爲主,即blonde。但少數公開爲川普辯護的黑人女性也符合上述特點。

作家、川普好友和公開支持者 Omarosa Manigault,曾參加川普的真人秀《學徒》

川普女郎堅持這一種造型,不是巧合,而是刻意爲之。雖然主流共和黨一向認爲女性就應該穿成女性的樣子,但是過去的共和黨政治女性,並不完全特意要求這種金髮芭比娃娃感覺的公衆女性造型。以共和黨第一夫人南希 · 里根和勞拉 · 布什爲代表,她們的衣着雖然也突出女性感,但得體且較爲保守。

傳統共和黨女性代表 Nancy Reagan, Laura Bush 的衣着品味偏向女性化,但又保守得體

而現在Y時代和Z時代在政治上也有野心抱負的共和黨女孩,如果想出名,一定會刻意選擇上文Tomi小網紅的那一種路線,即長金波浪外加非常女性化的彩色短裙子。

她們一般不重視時髦,也對任何前衛和先鋒的時尚無感,裙子選擇的唯一客觀標準是普通直男看起來好看吸引人的服飾,因此她們拒絕褲裝、不穿有男性特徵或有攻擊性的靴子,沒有好好打理過的髮型和隨意套頭的T恤也往往也不會出現在她們身上。

這或許也是一種刻板印象,但在川普時代的共和黨中,確實大比例盛行,並對想在政治上脫穎而出的女孩屢試不爽。

熒幕前風光的共和黨女性照舊然突出女性元素,但是更加年輕化,且在極正式場合的衣着也更加暴露,並毫不避諱性感元素,甚至有時因爲過度的女性化和鮮豔的色彩感覺有點鄉村。可是試問,哪個美國普通直男不想被這樣的一羣年輕金髮美女環繞呢?這樣的服飾所傳遞的信息簡單明瞭,根本無需過度解讀,就是赤裸裸的投你所好。

愛國的保守派共和黨老頭們不需要也不喜歡難以理解的時尚概念,他們的興趣也從不在拓展美的邊界的先鋒藝術,他們就喜歡這種誰都能欣賞來的美國白妞靚妹們說一些簡單好懂,無需拐彎也不用政治正確的大實話。

新晉白宮新聞發言人Keighley McEnany的慣常工作裝着

對於像聰明的哈佛法學院畢業生Leighley這樣的有事業抱負的妹子,不僅話說到愛國大爺心坎裏,看起來也是賞心悅目的好女孩。而像她一樣的妹子,選擇穿什麼、在公衆前一種什麼形象出現,每一個細節都是精心設計好的。

上文描述的一切形象特徵都在釋放一個清晰的政治信號,即我是共和黨的好女孩,我穿什麼就代表我是什麼。而對於她這樣需要經常拋頭露面的職位,會精心選擇更多能夠釋政治信號的服飾,比如最喜歡十字架配飾。偶爾有不符合這種形象特點的,在事業上有抱負的女孩們一定會從頭到腳重整打扮,儘可能得向這個標準無限靠近,穿着上必須符合男性視角下女性美的定義。

在追求收視率的新聞頻道,那不僅需要符合這種標準,還往往需要刻意加倍利用這個標準,以實現商業目的。

最直面共和黨受衆的福克斯電視臺一定得取用性感的金髮女郎,性感和金髮缺一不可。

狐狸臺女主播連連看

在女主播服裝上,露大腿小短裙是標配,且女主播被禁止穿褲裝。

去年上映的劇情傳記電影Bombshell(《重磅腥聞》),講述了掌管福克斯新聞的風雲共和黨人羅傑 · 艾爾斯 Roger Ailes,因被多名女性指控騷擾最終被迫辭職的事。電影中對福克斯電視臺這個保守派新聞媒體工作環境中有着非常細緻的描寫。比如,爲取悅傳統男性觀衆提高收視率,要求所有的女性新聞主播服裝必須爲裙裝,且必須露腿,越短越好。而且女主播的節目如果有桌子的話一定不能遮擋腿部,並會給專門的leg cam(腿部鏡頭)。

而如果身爲中年女主播還不化妝,則面臨直接被調至非黃金時段並最終被解僱的遭遇,哪怕不化妝是爲了主題需要,因爲就電影裏艾爾斯的話說,中年女主播不化妝,“根本沒法看”。

如果說在生活中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的話,在政治競爭前線的新聞電臺和大衆媒體,對形象的賞罰就是如此分明。

Fox女主播,圖片來源於網絡,蕉也不確定是否有人被貼了兩次,反正都長一樣Fox女主播,圖片來源於網絡,蕉也不確定是否有人被貼了兩次,反正都長一樣

反觀民主黨政治女性的經典裝束,就沒有對女性外形有特意的要求。比如,希拉里奶奶的經典裝束往往以西裝褲爲主,並且不太刻意要求頭髮和妝容的精緻,還有幾次在正式場合扎着路人搬樸素的小揪揪。

還有更凌亂的造型,右下Huma Abedin爲其2016競選團隊的Vice Chair

而民主黨參議員、前總統候選人伊麗莎白 · 沃倫奶奶每次出席活動也是萬年不變黑褲裝,每次只更換上西裝顏色而已。假如有年長的共和黨女性總統候選人,很難說是什麼形象,但一定比這個更精緻,而且更加要求身材管理。

希拉里奶奶的標誌性西褲套與沃倫奶奶千年不變的黑打底加彩色親民上裝

再看持主流liberal立場的各大新聞媒體,就較少對女主播外形有特定要求,也更看重多元性。在主播形象上,也不對臉型、髮型、髮色、種族、是否足夠性感做出額外要求,反正本來就是各色各類人的代言。(蕉最近觀察到,主流liberal媒體中的某些臺亞裔女主播似乎已經多的要超過白人女主播了!)

本文不做道德評價,這其實反映了美國兩大政黨間有趣的審美和價值取向。共和黨作爲美國的中堅力量,基本盤較爲狹窄(不論數量,只談總體選民背景是否足夠同質化),以中產階級白人爲主,其主要人羣結構爲基督或天主教徒,重視家庭,在生活方式和思想意識上較爲保守,反對相對超前、激進的主張,比如同性戀、墮胎、大麻合法化,非法移民、甚至伊斯蘭教等。那麼反應在女性觀上,自然就會欣賞那種對普通傳統白人男性具有吸引力的女性,那麼這種特徵體現到最極致就是芭比娃娃或選美小姐的形象。簡單點說,就是秉持女性就得有個女性的樣兒這麼一種審美觀。Bonus是再凸顯傳統價值中即男權主導下青睞的性感尤物形象。

而當今明星時尚前衛的打扮,或者過於拓展美的邊界的新潮時尚節目,由於基本脫離了普通直男的審美範疇,不太會被他們所欣賞甚至理解。因而,如果想在美國的政治生態環境中脫穎而出,往往需要首先在形象上符合本黨派基本盤的標準審美,並盡力符合最廣大人羣的審美趣味。這最廣大,就確保了一定不會是時尚的,但一定足夠有女人味。

這與高級無關也與昂貴無關,但對於想要在共和黨中出頭的女性或保守媒體來說,這是一種最安全的打法。

二、什麼樣的女性會在美國的政治生態環境中脫穎而出

當然,形象只是第一步,金髮美女要想在政治上出頭還得堅定不移的支持黨內哪怕有爭議的候選人。

川普女郎們就是這樣。

據網上報道,新晉白宮發言人凱琳 Kayleigh McEnany出身普通,是德州一位屋頂匠的女兒,但很早就渴望取得一份在出人頭地在電視機前的工作。大學畢業後也曾兜兜轉轉,包括曾在福克斯電視臺實習但事業並無什麼進展,也看不到短期上電視的機會。她於是就讀了法學院,並從法學院一次雞尾酒會上聽從了同爲律所暑期實習生但身爲民主黨的同事 Michael Marcantonio的意見,從此開始在事業上順風順水。

這位民主黨同事的原話是 “Donald Trump is going to be your nominee,” and if “a smart, young, blond Harvard graduate” wanted “to get on television and have a career as a political pundit, you would be wise to be an early backer.”【2】

(“川普將是你的候選人….如果一位聰明、年輕,金髮的哈佛畢業生想要上電視並在政治上有話語權的話,你最好明智的成爲他的早期支持者。” 蕉譯)

大家或許都還記得川普2016年剛剛宣佈參選時的口碑。那時大家多以質疑和看笑話的心態看待這位圈外候選人,川普也頻頻爆出金句給大家提供素材。那時即便共和黨人也沒有幾個人願意貼上自己的個人聲譽和政治前途給川普這樣一個誇張的政治圈外人站臺。然而就是在接受這樣的事業建議後,一點即通而又能夠出頭露面、訓練有素的金髮美女 Kayleigh 開始公開成爲Trump 的堅定支持者,包括公開爲他的一些有爭議的言論進行堅定辯護,很快收穫名聲和政治資本,如願從幕後逐步走到了臺前。

而這位在政治上頗有頭腦,幫助Kayleigh在早期指點事業迷津的律所同事,也於今年以民主黨人身份代表紐約州第12選區參選紐約州議會下院選舉。【3】美國政治的生態,或者說政治本身,就是有如此多其實和政策不那麼相關的因素相互作用,最終影響塑造着政黨的取態和一國的政治氣候。

在這一點上,民主黨也一樣,該做的樣子一定要做到。如果做個樣子也做不到,那麼不做這個樣子就是樣子本身。

比如在最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中,80歲高齡的衆議院發言人、民主黨人佩洛西奶奶攜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紐約民主黨人查克·舒默等一衆民主黨政客該跪就得跪,跪足8分鐘,還必須要帶着口罩跪,政治上一定要非常正確,堅定的在各個細節體現出本黨派態度。

佩洛西奶奶帶領民主黨政客們在國會大廳下跪

具象的物體,如口罩,本應屬於科學範疇的議題,但在美國的政治生態中卻被賦予了政治意義:由於它是處於兩黨派政策分歧點中心的事物,因而被抽象成爲疫情下政治生態中大衆取態最爲重要的一環之一,在脫離科學意義的語境下被反覆辯論。這種政治考量第一的環境,客觀上造成了美國疫情錯過最開始的窗口期和現在難以控制的惡化,這往往令政治不那麼敏感或不熟悉美國國情的朋友覺得難以理解甚至反智。

在這樣濃厚的政治氛圍中,推而廣之到普通公司,也能看到或直接或間接這樣的政治表態。一般科技公司或初創公司,往往支持民主黨,倡導多元文化和包容,因而他們產品的廣告都得是你我都能relate的普通人,比如蘋果的廣告,不可能只出現白人,往往各色人種各類髮型五花八門,而且都是美好的呈現。

最近,在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後,就連主打性感的CK內衣,也及時大膽的啓用大碼、黑人和transgender 模特Jari Jones代言。如此集多個熱點標籤於一身的模特,不管你我覺得好不好看,都是當下最火和最聰明的選擇。說到底,這更多的體現在這種熱烈的政治文化氛圍下,企業的每個商業行爲都要踩到當下最更夠表現自己取態的點上,及時體現自己的政治態度。

有時,這種表態是爲了求生,有時是爲了話題與流量,但更多是爲了彰顯一種價值觀和態度。事實上,在美國,很少有一個有雄心的公司企業是沒有政治取態的,該表態時及時表態,而且一定要立場鮮明的站隊(這就不可避免的挺一方、踩一方),不該表態時也蹭一波熱度刷一波存在感,這往往才是政治氛圍高漲下美國商業行爲的主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