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任憑川普叫陣,拜登爲何“烏龜不出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0日 05:08   鳳凰網

資料圖資料圖

直新聞:川普總統在接受福克斯新聞克里斯·華萊士採訪時再度爲自己抗疫不力辯駁稱,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快速增加是因爲美國每天的檢測數量大幅增加了。對此,你做何解讀?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其實,按照川普的邏輯來推理,假如美國不再對新冠肺炎患者進行檢測,那不就意味着美國徹底沒有新冠肺炎疫情了?這不就是典型的掩耳盜鈴嗎?

讓人感到遺憾與唏噓的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川普的民調之所以會從高位急劇下跌,並不是因爲在應對複雜與艱難的問題上了栽了跟斗,而是在一些非常簡單的問題上陰溝裏翻了船。比如美國經濟斷崖式下跌,是因爲疫情失控所導致的,面對疫情來襲美國究竟是要先救人還是先救經濟,生命和財產到底哪一個更重要?假如疫情徹底失控了,美國的經濟還能不能發展?在防疫抗疫問題上,美國究竟是要選擇短痛還是長痛,要不要以短時間的不便比如居家隔離與戴口罩,來換取長時間的生命安全和自由?

這些問題,只要稍微具備常識與理性的人,都能夠給出正確的答案。然而,身爲美國總統的川普,居然無一例外全部給出了錯誤的答案。作爲一個自稱非常成功的商人,我想川普肯定是不會承認自己智商出了問題的,他甚至認爲自己的智商是一流的。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懷疑川普的價值觀出了問題,他把經濟與資本的重要性看得遠遠高過了美國民衆的生命。換句話說,爲了發展美國的經濟爲了贏得自己的選舉,他不惜以犧牲美國民衆的生命與健康作爲代價。

直新聞:川普還表示,雖然口罩有助於抑制冠狀病毒的傳播,但是他不會爲此而發佈一個全國性的強制令,因爲美國人喜歡自由。對此,你又怎麼看?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我覺得,川普這倒是說了一句大實話。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這次之所以會出現普遍性的疫情失控現象,其中一個非常突出的原因,就在於這些國家的老百姓不願意爲了抗疫而短暫地犧牲所謂的個人自由,也就是不願意接受居家隔離,不願意接受封關、封城、封小區等強制措施,甚至不願意在嘴巴上戴上一個小小的口罩。我還在微信上看過一個短視頻,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居然把反對讓民衆戴口罩的理由上升到了信仰的高度,說什麼自由地呼吸新鮮空氣,是上帝賦予每一個人的天賦人權與自由,這是任何人包括政府都無權剝奪的。

我記得小時候我們曾經讀過匈牙利大詩人裴多菲寫的一首詩,“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爲自由故,二者皆可拋”。中國還有一句古詩叫“紙上得來終覺淺,要知此事須躬行”。通過這次疫情,我才真正對西方的文化和價值觀念,或者說是對西方人對於人權與自由的那份執着,有了進一步的瞭解。他們居然一根筋到寧可冒着失去健康與生命的危險也不願意短暫委屈一下自己的地步。

相比較起來,東方人則似乎是更識大體更加願意顧全大局。而西方倡導個人主義的文化與價值觀,東方倡導集體主義的文化與價值觀,則正是東西方在這次防疫抗疫成果上會天差地別的原因。

那麼從中我們可以得到的啓示就是,人類社會過去兩三百年的歷史,其實就是東西方文化與價值觀不斷碰撞的歷史,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西方文化與價值觀一直佔據着主導地位。但是,經過兩三百年的交融與博弈,東西方文化與價值觀念的差別其實仍然存在,而且未來也仍將會繼續存在。西方人企圖用他們的文化與價值觀來佔領東方的想法並未完全成功,而鑑於西方人在這次疫情中對於自身價值觀的堅持,有些人想用東方文化與價值去改變西方,也是不切實際的。我們要對東西方價值觀博弈的長期性、艱鉅性、複雜性甚至是不可調和性有着充分的思想準備。

直新聞:那對於川普在採訪中火力全開,不僅指責拜登患上了老年癡呆,甚至譏諷拜登已經不知道自己還活着,你又怎麼看?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確實,川普在昨天的採訪中,可謂“妙語連珠”,把自己誇得像一朵花,對政敵和對手則是非常刻薄非常具有攻擊性。

那麼,川普爲什麼要這樣做?我認爲,川普其實是在採取激將法,企圖把拜登從“昏睡狀態”中給逼出來,跟他在選戰上展開面對面的對決。那早已宣佈要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的拜登,又爲什麼至今沒有什麼聲音,甚至連人影都很難見得着?這其實恰恰就是拜登所要採取的選戰策略。在這裏,我並沒有想要貶低拜登的意思,我只是想打一個形象一些的比喻,這個策略其實又可以叫做和“烏龜戰法”,或者是“烏龜不出頭”戰術。因爲拜登的競選團隊發現,川普不僅嘴巴大,而且不靠譜不尊重專業,經常在一些自己完全不懂的領域內,比如在防疫抗疫上,發表一些完全不着調的高論。這就使得川普陷入了說得越多錯得越多做得越多錯得越多的困境當中。在這種情況下,拜登只要保持低調,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在一邊看着川普犯低級錯誤,他就極有可能會當選。所以川普才急了眼,開始指着拜登的鼻子又是諷刺又是挖苦,其目的就是要向緊閉城門高掛免戰牌的拜登叫陣,把拜登給罵出來。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早前川普的競選團隊曾經想借着防疫抗疫的機會,把川普打造成爲一個“戰時總統”。但是,由於美國的疫情已經處於了事實上的失控狀態,而且這跟川普的指揮不力有着密切的關係,所以這個如意算盤顯然是落空了。然而,我們看到,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川普政府在中美關係上似乎是吃了大力丸,屢屢在香港、臺灣、新疆和西藏問題上出重手,甚至還專門發了一個南海問題聲明,把幾艘航母都派到南海來軍演了。這也就意味着,在防疫抗疫上沒有當成“戰時總統”的川普,爲了贏得競選連任,極有可能轉換戰場,企圖在中美關係上充當“戰時總統”。我們尤其要防着,不排除美方在南海蓄意挑起一場局部的衝突,以實現其所謂的“戰時總統”夢,從而達到連任的目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