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希望郊區選民能助他贏下大選,但郊區遠比他想的複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0日 06:58   鳳凰網

川普在競選活動進入最後階段時,始終將目標鎖定在一類社區上:他希望與住在郊區的美國選民對話,並始終把“郊區”掛在嘴上。

他在競選活動中說,城市的犯罪率失控,他說,這是民主黨人的錯,如果前副總統拜登贏得白宮,情況會更加惡化。川普經常向居住在城市中心以外的選民發出這一信息,他告訴他們,在民主黨的住房政策下,更多的低收入居民將搬到郊區。

他上個月在推上說,“現在民主黨人管理的城市犯罪猖獗,爲什麼郊區婦女會投票給拜登和民主黨人......這很容易蔓延到郊區。”

他上個月在接受共和黨總統提名時又說,“如果左派獲得權力,他們將摧毀美國的郊區。”

拜登在公開言論中沒有那麼直接地關注郊區。但他曾表示,川普先生正試圖“把郊區美國人嚇得屁滾尿流”。

川普先生對美國郊區的強調並不奇怪。隨着美國城市選民越來越多支持民主黨人,農村選民越來越多地支持共和黨人,郊區就成了一個重要戰場。但“郊區”這個詞適用於一系列社區,川普想要傳達的信息不可能在每個郊區都收穫同樣的效果。

WSJ/NBC新聞的調查和總統出口民調顯示,有一半的選民住在郊區。一些郊區社區比全美國整體更加多元化,教育程度更高,而另一些社區則不太多元化,也不太富裕。

思考美國郊區政治概況,有三個關鍵點需要考慮:密度、多樣性和教育水平。

人口稠密、種族多樣化和教育水平高的社區往往傾向於民主黨。而主要是農村、白人和大學畢業生相對較少的社區則傾向於共和黨。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美國社區項目利用這些特徵和其他標誌性參考因素,其中包括人口、經濟和宗教素質等,將美國各縣劃分爲不同的羣體。最大的三個郊區類型是城市郊區、衛星城郊區和藍領郊區。

· 美國的城市郊區縣在種族、經濟多樣性和密度方面越來越像城市。與全國相比,它們的非西班牙裔白人較少,而且擁有學士學位的居民超過了美國平均水平。家庭收入的中位數也很高,大約爲7萬美元,而全美國是6萬美元。和它們周圍的城市一樣,這些社區也是民主黨人居多。華盛頓特區附近的馬里蘭州蒙哥馬利縣就是一個例子。

· 衛星城郊區的農村化程度要高得多,種族和民族多樣性較少,但大學畢業生仍然很多,家庭收入中位數也很高,約爲6.5萬美元。丹佛市外的科羅拉多州道格拉斯縣就是一個例子。這個類型的郊區在選票選擇上傾向於共和黨。川普在2016年以約17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這些縣。WSJ/NBC新聞今年的民調顯示,川普在那裏的領先優勢已經大幅度縮小,只有7個百分點。

· 第三種類型的郊區縣,即藍領郊區,往往擁有比全美國整體更多的製造業工人。通常人口稠密,但種族或民族多樣性不強,學士學位也比較稀缺。離克利夫蘭不遠的俄亥俄州湖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些縣在大選的最後幾周很重要,因爲它們爲川普提供了一面倒的優勢,曾經幫助他贏下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WSJ/NBC新聞民調顯示,今年在這些縣川普和拜登基本上是平局。

不同郊區的政治歷程也不相同。

藍領郊區作爲一個羣體在最近的選舉中一直傾向於共和黨人。他們在2008年以微弱的優勢支持奧巴馬,然後在2012年以微弱的優勢倒向共和黨,然後給了川普大量支持,以13個百分點的優勢支持他。

相比之下,較富裕的城市郊區則保持了強烈的民主黨風格,在2008年以19個百分點投票支持奧巴馬,在2016年以18個百分點的優勢支持民主黨提名人希拉里。在今年WSJ/NBC新聞的綜合民調中,拜登在這些縣領先了川普約25個百分點。

在某些州,這些縣彼此毗鄰。在底特律之外,奧巴馬先生在2008年以約14個百分點贏得了富裕的城市郊區奧克蘭縣,並以約9個百分點的差距贏得了鄰近的藍領郊區馬科姆縣。之間的差距只有5個點。

八年後,希拉里以約8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奧克蘭,但川普卻以近12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馬科姆縣,這兩個縣之間出現了大約20個百分點的差距。

美國郊區正在發生變化。

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郊區的人口是50%的非西班牙裔白人,而2000年爲64%。同期,其亞裔人口從13%上升到20%。作爲華盛頓的郊區,費爾法克斯縣從當年小布什以微弱優勢贏得的一個的縣,變成了兩黨競爭激烈的戰場,又變成了希拉里曾經以超過35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的一個穩固的民主黨縣。

人口變化在其他種類的郊區產生了不同的政治影響。

在2000年至2018年之間,俄亥俄州哥倫布市以北的特拉華州縣的人口增長了84%,大學畢業生的比例增長了13個百分點以上,達到54%以上。在那個時期,它仍然是共和黨的據點,但民主黨人有所收穫。2016年,川普以約16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該縣,而四年前,共和黨人米特·羅姆尼則以約23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該縣。

而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比弗縣,匹茲堡以西的一個藍領郊區,自2000年以來,人口縮減了9個百分點以上,並且沒有發生什麼種族或民族變化。2000年時其93%的人口是非西班牙裔的白人。今天,這個數字大約是89%。

該縣成了該地區共和黨勢力增長更多的地方之一。川普2016在那裏贏得了57%的選票,勝出超過15000票。而川普在整個賓夕法尼亞州只獲得了44000張選票。

本文由加美必讀編譯自《華爾街日報》,原文鏈接:

https://www.wsj.com/articles/trump-is-targeting-the-suburbs-but-theyre-not-all-alike-11599643801?mod=lead_feature_below_a_pos1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