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用的藥風險有多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03日 02:18   鳳凰網

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將取決於川普的病情,“病人出現幾個星期的症狀並不罕見,有些情況會在發病的第二週惡化”。

本刊記者/曹然

當地時間10月2日,在社交媒體上異常活躍的美國總統川普連續18個小時一聲未發。當日傍晚,他上傳了一段視頻,稱自己因爲感染新冠病毒,將離開白宮前往沃爾特·裏德軍事醫療中心就診,在未來幾天住院接受治療,但宣稱自己的身體狀況“很好”。視頻發佈前,他走出白宮,戴着口罩向不遠處的媒體記者揮手,隨後乘直升機前往醫院。

川普步履穩健,沒有顯示出明顯的病徵。然而,CNN從白宮消息人士處獲得的信息顯示,他的病情已經“嚴重起來了”,在10月2日早上開始發燒,“呼吸有點困難”。白宮醫生當日的備忘錄也顯示,川普一直感到非常疲勞。

消息人士稱,白宮很擔心總統的健康狀況。但在公開聲明中,白宮否認川普病情惡化,稱住院是“預防性措施”。

死亡概率約爲4%

最近四年,“健康”幾乎是川普掛在嘴邊的口頭禪。依據幾份程序可疑的醫學文件,他不斷駁斥美國媒體對他疑似體力不支、大腦萎縮的質疑。

2016年大選期間,在質疑對手希拉里的健康狀況後,川普曾公佈了胃腸病學家哈羅德·伯恩斯坦爲他出具的醫學報告。那份報告顯示,川普涉及心臟病、中風、前列腺癌的身體指標都遠低於危險值,他的血壓116/70也在美國心臟協會要求的健康標準(120/80)內。

伯恩斯坦由此做出結論,稱川普“將是有史以來當選總統中最健康的人”。不過,包括哈佛大學醫學院院長在內的醫學專家們隨後指出,這份醫學報告在表述和形式上有多個不規範之處。伯恩斯坦也對媒體坦言,他簽署這份報告其實只花了五分鐘,那時川普團隊的人就在他門外等着。

川普最近一次公佈的醫學報告是他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進行的年度體檢。白宮醫學對媒體稱,這次在沃爾特·裏德中心進行的體檢顯示,總統的“眼睛、耳朵、鼻子、口腔、牙齒/牙齦、心臟、肺、皮膚、胃腸和神經系統都沒問題”。但奇怪的是,白宮沒有事先在總統日程中公佈體檢,川普方面對此的回應是“總統是用休息時間去的”。

僅僅是從川普自己認可的記錄來看,他也屬於新冠重症的高危人羣。他2016年公佈的個人健康數據顯示,其體重達到236磅(107公斤),因其身高爲1.9米,他的體重身高比例指數(BMI)爲29.5,已經屬於“超重”,離最高等級的“肥胖”僅差0.5。當年競選期間,川普曾承諾減肥15到20磅,“我一直都有點這樣(胖)……我想要減肥,但是因爲我的生活方式,這很難。”他說。

但事實上,樂於展示自己吃炸雞薯條的川普此後體重一路飆升。2019年最新公佈的川普體檢數據顯示,其體重已達243磅(110公斤),BMI指數已達30.4。

專業醫學期刊《肥胖評論》2020年8月發佈論文,在分析了近40萬新冠患者的數據後,發現肥胖者感染新冠的可能性比正常體重者高出113%,住進ICU的可能性比正常人高出74%,死亡可能性也高出48%。

“肥胖的生物學特徵包括免疫功能受損、慢性炎症和血液容易凝結,這些都會使得新冠病情惡化。”論文指出,新冠病毒本就會增加凝血的風險,而肥胖者的血液更粘稠,風險也就大幅上升。此外,如果肥胖者的脂肪細胞滲入了產生和儲存免疫細胞的器官,也將導致病人的免疫力下降,更難以對抗病毒。

和川普的健康狀況最接近的西方領導人,是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55歲的他自稱身體“非常健康”,和川普一樣不抽菸、不酗酒,“唯一的問題”就是肥胖。鮑里斯也經常表達減肥的決心,但今年年初他在接受BBC採訪時表示不能接受純素食減肥,因爲“素食不能吃奶酪,這會要了我這個奶酪愛好者的命”。

僅僅過了幾個月,鮑里斯在3月27日確診感染新冠,十天後咳嗽不止、呼吸困難,病情嚴重惡化,住進醫院,並進入重症監護室(ICU)接受治療。英國醫療服務系統NHS的數據顯示,送進ICU的新冠患者死亡率超過50%。

比約翰遜年長18歲的川普還屬於另一種新冠高危羣體:高齡患者。研究顯示,美國85歲以上的新冠患者死亡率介於10%至27%之間,65至84歲的患者死亡率爲3%至11%。

路透社援引醫學專家的分析指出,理論上而言,川普目前的死亡概率約爲4%。

病情可能在發病第二週惡化

和鮑里斯相比,運氣似乎更站到了川普這邊。經過半年多時間的科研努力,針對新冠的醫療技術已相對成熟。川普目前在沃爾特·裏德軍事醫療中心接受住院治療,該中心自1940年建成以來,一直是歷屆美國總統及家人體檢、治病的首選。

在治療方案上,川普正在服用的是單克隆抗體藥物。自新冠爆發以來,這種技術就被寄予厚望。美國《科學》雜誌網站曾刊文指出,單克隆抗體可能比瑞德西韋、地塞米松等有助治療新冠的藥物更有效。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也對其非常看好,認爲其“未來可以替代恢復期血漿治療”。包括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獲得者邁克爾·羅斯巴什在內的12位科學家都曾指出,要防止新冠肺炎第二波流行,單克隆抗體是最有希望的抗病毒選項。

單克隆抗體技術即用克隆的方式在體外大量製備單一抗體。這種療法直接將可以中和新冠病毒的有效抗體注入人體,可精準識別並擊中入侵人體的病毒抗原,因此又被稱爲“生物導彈”。

但這類抗體藥物也並非“神藥”,當感染者體內病毒載量已經很高的時候,中和抗體就很難對抗。由於此前川普已經表現出“呼吸困難”等與高病毒載量相關的症狀,對於使用這種治療方案的有效性,還有待觀察。

川普所選擇的單克隆抗體藥物是再生元製藥公司(Regeneron)測試中的抗體“雞尾酒”REGN-COV2。就在川普被確診幾天前,9月29日,再生元剛剛公佈了一期/二期測試的數據,在總計275人的臨牀試驗中,受試者被分成三組,結果顯示,接受高劑量治療的患者病毒水平在7天后大幅減少。再生元已向CNN證實,他們提供這種藥物是因爲總統的醫生提出了“同情使用”的要求。

再生元公司總裁兼首席科學官GeorgeD. Yancopoulos博士指出,這一療法的關鍵特徵是:“那些自身沒有產生有效免疫反應的患者獲益最大。”這被視爲更有利於老年新冠患者等自身免疫力低下的高風險羣體。但同時,由於藥物對高劑量更敏感,而老年人、肥胖患者或有基礎病的新冠高危羣體,是否足以忍受高劑量則令人擔憂。

 

 

白宮醫生康利在2日晚發佈的最新備忘錄中也透露,川普目前並不需要吸氧,已經開始使用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韋治療。瑞德西韋是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緊急授權的新冠肺炎治療藥物,用於治療疑似或確診重症患者。

此外,川普還服用了約翰遜當初使用過的治療藥物,包括可以退燒的阿司匹林,作爲免疫系統助劑的維生素D、鋅,以及幫助睡眠的褪黑素。不過,川普的治療方案中並不包括他早期曾服用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喹。5月時,他曾稱自己用這種藥物預防新冠。但次月美國藥品管理局FDA就宣佈確定羥氯喹沒有效果。

西達賽奈醫學中心流行病學主任喬納森·格林指出,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將取決於川普的病情,如果出現咳嗽症狀則服用止咳糖漿,如果出現呼吸問題則提供吸氧裝備。“病人出現幾個星期的症狀並不罕見,有些情況會在發病的第二週惡化。”格林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