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的“黃曉明難題”:炒掉博爾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03:5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川普的“黃曉明難題”:炒掉博爾頓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你負責”是真心話,“我要我覺得”也是真心話,“你別給我惹麻煩”才是內核

  “9·11事件”18週年紀念日到來的前夜,當地時間9月10日,隨着美國總統川普一條推文的發出,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約翰·博爾頓倉皇下臺的背影,投射出來的是經典現實邏輯的國際政治版本。

  在對待體制的問題上,在華盛頓混了一輩子的博爾頓,其實並不比《中餐廳》中的林大廚看得更透徹。

  博爾頓的“林大廚困境”

  大廚林述巍在《中餐廳》中一切困境的根源在於他相信中餐廳真是要展示中華美食文化的,其困境的普遍性則在於專業人士總是覺得專業對體制是不可或缺的。但實際情形,都不是林大廚所想的那樣。

  雖然博爾頓的專業素養在美國政學兩界從來都不乏吐槽者,但是這位“堅信美國拳頭最大、你要不承認我就讓你嚐嚐美國拳頭是不是最大”的政客,他的思維邏輯起碼是自洽的。最極端的邏輯也最嚴密,博爾頓恰好把現實主義、權力政治和美國第一邏輯極端而嚴密地捏合在一起。

  說實話,博爾頓晚年得以再次上崗,他不揣摩川普的“上意”是不可能的。正是由於揣摩了川普的言行路數,他才堅信自己是能走近“老闆”川普的內心的,這是他在朝鮮問題、阿富汗問題上一再惹怒川普的底氣所在。博爾頓也相信了川普私下裏對他說的“自己外交知識不足,你多付出”之類的客套話。

  一句話,他相信川普能理解他並找到了二人相處的模式。他爲自己替川普充當“壞人”的角色自豪,覺得他去嚇唬西方盟友和美利堅敵人,然後讓川普出來做好人是一種高尚的自我犧牲。在博爾頓就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520天裏,外界所觀察到的很多美國外交決策,確實是這樣的模式。博爾頓提出一個最壞的建議,然後在友邦驚詫中川普提出一個不那麼壞的。博爾頓相信,他把專業性和“服務老闆”這兩點結合得很好。

  然而,博爾頓錯了。

  博爾頓忽視了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那就是他用他引以爲傲的專業知識給老闆劃了一個邊界:你的政治算計、選舉憂慮要符合美國第一、美國全得這個大原則。他覺得這是總統理當遵守的妥協。但是在川普看來,這個邊界是你博爾頓僵化的頭腦劃出來的,而不是按照專業知識和法則劃出來的。

  事實上,絕大多數老闆都不專業,他們可以說自己尊重抽象的專業理論和原則,但不會把這些抽象原則和具體實施的專業人員等同。在他們看來,你要那麼行,你就是老闆了。

  如同林大廚相信店長黃曉明承諾“後廚你負責”的結果一樣,博爾頓栽倒進同一個坑裏。“你負責”是真心話,“我要我覺得”也是真心話,“你別給我惹麻煩”才是內核。川普需要的是成績單,是可以兌換選票的短線操作。假如博爾頓的政策不能變現,或者假如川普的失誤需要背鍋俠,那麼博爾頓自詡的專業也就都必然要爲老闆買單。

  川普的“黃店長難題”

  面對吃瓜羣衆的百般嘲諷,黃店長在接受採訪時顯得不太理解。黃店長可能不是裝的。

  川普也不太理解。站在他的立場上,他有足夠多的理由做出那些不太讓人愉快的選擇。雖然川普不是一言九鼎的皇帝,但他清楚地知道算總賬,也就是大選的那一天,是在哪年哪月哪日。

  在正常的情況下,川普是不能走上今天的崗位的。川普藉助民粹主義的東風逆勢而上,那就得接受激進政治的各種後遺症狀。從這個角度看,川普反對奧巴馬並不全是私仇。他成不了奧巴馬,是帶給他成功的票倉決定的。那麼取悅票倉,也就是他該償還的債務。這就是沉甸甸的政治。

  但是,國內國際政策的推行,自有不以個人意志爲轉移的一套邏輯,違背它就要承擔相應的處罰。這也是沉甸甸的政治。利用狂熱又不爲其吞沒,這是川普當老闆的所特有的難題之一。他所選擇的一切閣僚,都要體諒他的這個獨有情況。在川普看來,這是下屬應有的職業道德。

  很可惜,自詡專業的下屬往往不這樣看。黃店長愛演霸道總裁,林大廚只要上網一搜就能知道。但林大廚偏偏事先不掌握情況節目中還不配合,這是做下屬應有的覺悟嗎?

  博爾頓明知總統最近民調低,華爾街大盤在跌,就是不在阿富汗問題上和總統立場一致,讓總統緩一口氣。你看蓬佩奧就不一樣。這位國務卿和博爾頓一樣很鷹派,一樣只信拳頭,但他更在乎老闆的眼色,甚至連“公主和駙馬”他都可以做到早請示晚彙報。於是,博爾頓走了,蓬佩奧留下了。

  而川普本人,他既然要享受權力的快感,就得揹負權力的重量。就像明星範十足的黃店長不好當,但也不好伺候。

  我們必須意識到,川普開除博爾頓並不是否定博爾頓的政策。博爾頓式的帝國主義是川普票倉的選擇,而川普要打擊的是他團隊中自行其是的工作作風。激進主義的訛詐和遏制不總能成功,川普需要不時拋出一個倒黴蛋,內讓華爾街安心,外讓盟友泄火,三讓敵人們不至於鋌而走險。這種飆車再剎車的工作作風,對團隊成員的服從性要求極高。不能適應者,博爾頓是也。

  “黃店長—林大廚博弈”的實質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政治的地方,也就有“明學”。林大廚與黃店長之爭,本質上是責任與權力之爭。川普和博爾頓在思考外交政策時候的觀點是一致的,但他們的立場是不一致的。就像黃店長不反對做一桌好菜,但絕不會認爲好菜代表中餐廳一樣。

  總統和老闆一樣,把自己的生存等同於組織的生存,員工則不會作如是觀。這就是區別。沒有誰對誰錯,只有權力和責任的叢林法則。最終,自然平衡達成了:沒有林大廚式的堅持,川普政府的外交原則(哪怕是壞的原則)就不存在了;沒有黃店長的“明學”,則博爾頓式的帝國主義燃起的大火就會燒到川普、共和黨乃至美國。

  很多人糾結川普爲什麼總把政治人物的進退搞得如此難堪,這根本不是問題的實質。那些希望奧巴馬式政治家回歸的聲音,就像要求每個中餐廳都有一個前店長趙薇一樣,都是政治生活在強硬與靈活這種週期性循環中的自然衍射而已。要知道,奧巴馬在位時也是罵聲不斷的。真正的問題是產生這種激進政治氛圍和表演型政治人格的大環境,如何能夠回歸內斂式發展的平靜?若土壤未改,川普這款總統再出現一個,又有何奇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