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臺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時代變了 彈劾川普聽證會難現水門案收視熱潮

http://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1日 08:47    聯合新聞網

美國總統川普。路透美國總統川普。路透

  1973年,成千上萬美國人打開電視,收看聯邦參議院「水門案」聽證會現場直播。當時的「綜藝」週刊(Variety)形容說,這是「最火熱的日間肥皂劇」。

  「水門案」(Watergate)最終促成了尼克森的辭職。

  「水門案」聽證會由美國廣播公司(A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國家廣播公司(NBC)、公共電視網(PBS)聯合直播,除了現場轉播,晚上黃金時段也有完整重播。

  那是美國人共同的回憶,一些人估算,當年有超過8成美國人至少看了部分電視直播。民衆看到證人們闡述不利尼克森(Richard Nixon)的證詞,明顯改變了看法,轉而支持彈劾。

  但今非昔比,很多事情和當時或許都不太一樣了。

  衆院針對川普的彈劾調查13日就要進入公開聽證階段,民衆會透過大大小小的螢幕收看,很多人或許會關注超過一個螢幕,除了收看直播,還會一邊瀏覽社羣媒體等管道的即時回應,加深他們對川普的既定看法;這些新管道,都是尼克森時代沒有的。

  水門案的年代,沒有川普支持者愛看的福斯新聞(Fox News Channel)、保守派脫口秀,也沒有微軟國家廣播公司(MSNBC)這種迎合中間偏左派、立場偏頗的電視臺。

  在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教授傳播的前政治媒體顧問貝爾科維茨(Tobe Berkovitz)表示:「現在的人有更多元的選項來消化這些。」

  「大家看的或許是同一場聽證會,但會根據個人想怎麼參與分析分成不同陣營,去聽他們想解讀、想鼓吹的東西。」

  1954年,也就是水門案發生的20年前,美國開始有電視直播。美國人第一次集體關注直播,是看著追打共產主義同情者的聯邦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出席聽證會。直到今天,大家都還記得代表軍方的律師威爾希(Joseph Welch)當年振振有詞問麥卡錫的問題:「難道你沒有一點羞恥心嗎?先生。」

  水門案聽證會同樣也有讓人記憶深刻的句子,就是田納西州聯邦參議員貝克(Howard Baker)以「總統知道什麼?什麼時候知道的?」總結複雜調查主旨。

  參院水門案委員會「總統競選活動特別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Presidential CampaignActivities)取得橢圓形辦公室的祕密錄音,暗示尼克森涉案那時,堪稱水門案聽證會最爆炸性的時刻。

  柯林頓1998年的彈劾案聽證同樣也有這樣的戲劇性場面,那就是爆出呂茵斯基(Monica Lewinsky)有套沾了精液的藍洋裝,讓柯林頓宣稱從未和她有過性關係的說法不攻自破當下。

  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安納柏格公共政策中心(Annenberg Public Policy Center)的傑米生(Kathleen Hall Jamieson)表示,期待接下來的聽證會有同樣精彩戲碼的美國人,可能要失望了。

  傑米生說:「如果你想看到的是爆料而非罪證確鑿,那你要失望了。除非有新東西出來,要不然,會有點雷聲大雨點小。」

  她還點出水門案和川普「電話門」的另一個對比:尼克森和幕僚難以說服大衆,川普卻早早就狂用廣告與社羣媒體「穩住基本盤」。

  那麼,接下來的彈劾直播會改變很多人的看法嗎?

  茶黨(tea party)運動初期的領袖梅柯勒(MarkMeckler)預測,很多美國人早有定見,所以不會看直播。

  他說,很多川普支持者不會打開電視,「因爲他們認爲這是造假」,「我也不太認爲左派人士會打開電視,他們早就心有定論。對他們而言,這位總統早在當選前就該被彈劾了」。

  但長期教授政治學、現在是華府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副所長的威斯特(DarrellWest)說,直播會提高大衆興趣。

  直播會讓參與閉門作證的人露臉,觀衆可以觀察他們說什麼、怎麼說,還有他們回答問題時的態度。

  威斯特認同多數人對川普有罪無罪早有定見,但「作證要產生政治影響力,不必改變非常多數人就做得到」,「只要有10%的人受到聽證會負面影響,贊成拉下川普的數字就會從50%升高到60%,那麼一來,川普就會大受打擊,進而導致一些共和黨參議員考慮跑票,轉而支持彈劾」。

  愛阿華州杜雷克大學(Drake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桑德斯(Arthur Sanders)則認爲,尼克森遭彈劾時,民衆是隨著電視轉播的進展漸漸轉爲支持彈劾,但對於彈劾柯林頓,民意從頭到尾都是反對居多。

  桑德斯說,民主黨希望這次出現尼克森模式,川普則一直希望是出現柯林頓模式,但無論聽證會是否會改變觀衆意向,桑德斯可以肯定的是,有一羣人,可是引頸期盼著川普彈劾大戲的登場。

  他說:「現在對國家而言是慘上加慘的狀況,但對於教授美國政治而言,卻是最棒的時候。學生們這麼好奇地想了解時局,想知道什麼才是美國政界的常態,什麼不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