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觀念漸變 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選擇空間更廣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04日 20:07   中國新聞網

  中國僑網7月5日電 據美國《僑報》報道,時代的變遷在幾代中國留學生身上是顯而易見的:中國改革開放之初,中國的留學生大多在還未進入美國時,就已琢磨着畢業後如何才能夠留在美國了;現在的中國留學生分兩類,一類是乾脆不管以後在哪裏做事,只要自己喜歡就好,爲此這類中國學生的專業也五花八門,還有一類中國學生曾是希望留在美國的,可在美國體驗了“不自由”之後,也放棄了留在美國的想法。

  新新留學生專業選擇彰顯個性

  近日,居於洛杉磯新港市的韓先生家中,來了幾位“95後”留學生朋友,這幾個年輕的“準留學生”是韓先生國內老友的孩子,即將在8月底在美國高校入學,成爲真正的留學生。

  國內的朋友希望韓先生以老一代留學人成功的經驗以及走過的彎路,好好賜教一下這幾位“新新留學生”。然而,短暫相處後,韓先生感慨道:時代是我們的,更是他們的,但終究還是他們的。

  韓先生表示:“我們那個時候的留學生是跟着時代的浪潮向前的一代人,即便在專業選擇上也是:優先選擇好就業專業去讀、去做。對於90年代來美國的理工科學生而言,我當時幾乎毫不猶豫地比扎進了IT行業的,在行業出現泡沫之後,纔開始思考轉行。當時大多數留學生也都和我差不多,沿襲着相同的軌跡,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可以看到更多的是時代留在我們身上共同的印記。”

  “對於當時我們那一帶留學生而言——習得一門技能、挑一些美國人不擅長、不願意做事情,似乎是華人留美的不二捷徑。更是留學生涯結束後,在美順利找工作、拿簽證整個套路中的第一環節。然而,面對專業選擇,變化正在這一代留學生身上悄然發生。究竟是中美兩國教育及求職前景的變化,不同年代的人對自我規劃的不同,這幾個孩子選擇的專業也是五花八門,有些甚至在我看來非常冷門。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新新留學人一代的觀念更注重自我,選擇專業也更加偏重自己內心真正感興趣的,有的將要準備學習文學史,有一個準備學習心理學,還有一個希望日後學習人類學。”

  新一代學子目標單一:來美只爲“求學”

  近日剛剛來到美國,正在爲自己即將開始的博士生活做準備的90後留學生小關表示:“我即將進入明尼蘇達大學心理系學習。”接受採訪的時候,小關不僅已經從北京師範大學取得了碩士學位,並且已經在清華大學作爲心理督導和諮詢導師工作了近一年的時間。

  她表示:“以我現在的程度來說,進入職場已是綽綽有餘,但是如果希望在心理學的學術領域或者是在目前魚龍混雜的諮詢方向上,佔得一席之地的話,去美國讀博士是一個再清晰不過的決定。”

  小關繼續說:“我的母親也是心理學教授,目前在北京的一所高校教學,當年她出國讀書的時候,大家似乎都會覺得留在美國是一個不爭的選擇,然而如果沒有順利地適應美國的生活和學習選擇回國的話,那就免不了要被人扣上‘混不下去了’的帽子。所以當年媽媽回國並非是她當時最如願的選擇,的確是苦於求職的困難,感覺在美國一箇中國人學習心理學,還一口氣讀到了博士,想要留在美國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不但不覺得回中國是一個混不下去了的標誌,而這正在我的規劃之中。來美留學僅僅是整體規劃中的一環。目前,中國心理諮詢行業正處於有待整頓和大量淘汰糟粕的環節中,近些年不少對於中國心理諮詢師專業程度的討問頻頻在網絡上引發爭議:中國的諮詢行業究竟有多亂?心理諮詢師和精神科醫生有哪些區別?什麼是評判心理諮詢師合格的標準?很多疑問亟待解決,不過有跡可循的是,這些答案一定可以在美國習得。所以,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美國在心理學領域所已經建立的種種監督、考覈制度也一定會在中國的心理學領域發揮巨大的作用。”

  回國更有“歸屬感”

  正在收拾行李,準備從新澤西遷徙到灣區的小黃同學表示:“即使我的專業是在留學生中普遍認爲最好找工作的IT行業,但是現在的我也並沒有在美國‘走天下’的魄力,也沒有這樣的自由,而是身不由己地在跟着項目在全美範圍內被派來派去,完全沒有自由可言。”

  這已經是的小黃研究生畢業兩年後第三次大遷徙了,剛剛入職的時候是在所有“碼農”神往之地——硅谷,半年多過去了,硅谷那家公司的項目結束了,他又被派到了新澤西,現在這邊的項目結束了,他又要前往灣區了。然而身處這個最強調自由的國度,卻過着自己最不能把控的生活,小黃不得不爲自己重新、從長遠打算,中國的發展、以及國內生活穩定以及強烈的歸屬感,讓他開始考慮回國。

  小黃說:“當初畢業找工作的時候,我們這一批畢業生幾乎都是‘產業化’地跟這些外包公司簽約、交錢、參加培訓,然後就按照當初外包公司承諾的幫我們找到工作。以我工作兩年的經驗來看,不少學計算機或者電子工程的學生,都是通過這些外包公司找到工作的,而且慢慢我發現,這些公司近乎壟斷了全美編程工作中的大量工作,這就更增加了留學生畢業後獨立找到工作的難度,事情便開始這樣惡性循環下去了。”(聶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