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僑”這四十年:紐約倒影是北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4日 23:50   中國新聞網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四十年來,廣大海外僑胞是乘着改革開放的春風來華投資的先行者和主力軍,是中國面向全球、擴大開放的見證者和參與者。可以說,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取得的偉大成就中,華僑華人功不可沒。

  “‘僑’這四十年”主題徵文活動啓動後,海內外投稿紛至沓來。即日起,一篇篇佳作將陸續刊出,展現華僑華人與中國同行的四十年。

——編者按

紐約倒影是北京

黃迪

  時節近冬,城市的空氣連着地鐵裏的溫度一樣清冷,絲絲薄雨給遠山淡影都映上了模糊的顏色。哈德遜河畔已是萬家燈火,然而漁火深情總被寒風凍雨驚醒。如同饅頭之於稀飯,燒餅之於冷麪,總是不相宜的。這讓我想起了冬日的北京,那裏卻有一種霧氣也遮擋不住的熾熱光彩。

  在北京,我很喜歡看一本書,《青春之歌》。書價只有十元。我一直把它帶在身上。那年冬月,我留學數載回京時,眼前竟閃現出許多像書中描寫一樣的青春的影子。晌午,我和北大的兩位老師,邊吃着街邊的涮羊肉,邊聊着最新發生的學術動態。鍋裏熱氣升騰的時候,周身都裹着暖融融的暢快幸福。掌燈時分,一大幫年輕人聊着日常瑣事,紛紛向同伴們介紹自己的時新創造。大家喝着紐約也隨處可見的果汁,杯中剔透的色彩卻讓我相信這裏的獨特生命力。我從沒有感到北京和紐約一樣是一座永不停歇的城市,但它彷彿比任何地方都更有一顆跳動的心臟和青春的靈魂。

  有時也去到青年交流中心,和友人一起商量開展海外學子故鄉行的事。

  當其他朋友還在忙着聖誕節假去波多黎各、聖馬丁,或者陽光照耀的托斯卡納的時候,總有那麼一羣年輕人,不遠萬里從國外回到祖國。身邊的小劉和我說,自己連家門都沒來得及踏進去,茶飯不思,先過來和我們匯合,就爲了早點把答應各單位的活動做好。加州大學的老袁甚至只安排了在北京的五天時間,昨夜剛下飛機,一週忙完後馬上再飛回西海岸。在古老的北京燈火通明,車流穿行,城裏的人們都在享受休閒愜意的時候,我們就這樣聚在小咖啡館的二樓,一起設計行程,和沿線各界做電話聯絡,整理每一名隨團成員的學術資料,爲青年中國津津有味地忙碌着。大家的臉上沒有一絲疲憊,年輕的熱烈氣息充滿了屋裏的每一處角落。

  曼哈頓的罡風熾烈吹拂,吹皺了東河的河水,時時撩撥着一顆望鄉遊子的心靈。不止是我,臺灣的朋友也常常感懷遠方的親人。去年秋天,北京的前輩把一位臺灣青年推薦給我,囑咐說小夥子也要來紐約進修,人很樸實優秀,讓我多加照顧。我們是在他安頓下來後的一個月相見的。我帶他在萊剋星頓大街的川菜館用晚餐,飯後又一同去韓國城最高的酒吧觀景。本來兩個海峽相隔的陌生人,因了緣分際會,變得熟悉熱絡起來。一人一瓶布魯克林啤酒,就可以極暢快地聊着家鄉和留學的瑣事。他說:“我放棄很多,遠離親人,終於來到紐約的意義,大概就是爲了和兄長這樣的朋友相識。”我說:“不只是相遇相知,我們還有共同的文化夢想。未來的某一天,我們可以一起攜手在北京相聚。這一刻,無論是身在何方,我們的心都緊緊連在了一起。”這一次相逢的夜晚,註定給臺灣同胞的心中留下了溫暖多彩的回憶。

  紐約冬日的況味是冷峻肅然而冬意甚濃的。遇上好天氣,陽光露在腳面,還可以向中央公園長條凳上一坐,欣賞周圍天朗氣清,鳥倦雲舒的曠影,便是再也沒有的舒適小憩。可紐約許給我的最深的愜意,卻是那年我們揮動鮮豔的紅旗,歡迎祖國親人的場景。由長長的車隊載來的親人們,那是多麼讓人心振奮鼓舞的親人啊!從北京帶來的聲音,傳遞的自信,是多少海外遊子的心靈良藥啊。我們領着歡迎的隊伍,站在方陣的前列,引得美國的記者都紛紛湊過來和我們合影。白皮膚的朋友們都欽佩地看着我們這些年輕人,驚訝於我們團結的風貌。那是怎樣的自豪,是任何冬天都敵不過的熱血,是任何艱辛都壓不垮的信念。

  冬天的紐約,亦有繁華的片影。回到故鄉,纔有更多美好的深情。我於2014年與梅葆玖先生相遇。依稀記得在紐約的玖爺風采不減,在大洋彼岸又一次掛起梅派京劇的新潮。梅先生和我一同出席熊教授的生日遊輪晚宴,那天他謙虛儒雅,一派大家風範,又如何引得衆人爲之喝彩。其舉手投足,至今歷歷在目。又一轉年的2016年初春,葆玖先生約我在北京的麗晶酒店茶敘。等不過多時,先生獨自一人徒步而來,頓時讓我感動不已。看到我身邊的北大友人,馬上說:“我以爲今天就咱們倆聊天,沒想到你又帶了一個小傢伙。咱們一會兒聊完天兒,我回家上樓再拿一張照片給這位朋友籤個名,好嗎?”那寶貴的兩個小時,也許是我在北京最幸福的時光。我們從京劇的傳承,談到文化的發展,從幾十年前的海歸舊事,談到當今的青年思潮。我們也回憶起在紐約與他的團隊一起舉辦京劇文化講座的場景,那些如昨日的往事讓我們難忘。也同樣一起憧憬未來在祖國校園宣揚京劇文化的可能。我們在紙上寫下的每一項安排計劃,都令先生爲之激動欣喜。梅先生和我講起了他眼中的文化、青年和祖國的聯繫,也和我聊起很多他所識的留洋先輩們的動人經歷。字字句句,扣在心底。我多麼想經常擁有這樣的美好時光,可惜梅香千古,斯人已逝。手中先生給我寫下的字句還依然滾燙,那些擲地有聲的教誨還在天空中不斷迴響。

  我們這批知識分子,是最有希望繼承民族風範和使民族文化再度崛起的一代。

  我們的腳步穿行於紐約和北京,穿過的是正在奔騰的歷史,歌唱着的是青年中國的嘹亮。

  我們走在青春的路上,前面有那麼多未知的方向,而心中只有一個故鄉,一份遙望。這故鄉是月圓如玉的故鄉,這遙望必是瀚海深情的遙望。

  【作者黃迪,於紐約從事國際法和金融管理研究,發起成立中國留美同學會,及美國各地中國同學會聯絡機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