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百年前 這位華人廚師在加州做了頓影響歷史的大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19日 19:00   中國新聞網

  中國僑網11月20日電 據美國中文網報道,位於加州中東部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有令人驚歎的自然奇景,是世界遺產,著名景點,美國“國家公園”這個概念的雛形。但很少有人知道,在優勝美地背後還有一段早期華人移民的故事。優勝美地成爲美國國家公園,這些人功不可沒。

  華人的歷史在優勝美地也並非全無痕跡,卻極少有人注意。公園的東南部有一座高1萬多英尺的山峯叫作Sing Peak,遊人可以徒步登頂,這座山峯的名字,其實就來自一位名叫Tie Sing(也拼作Ty Sing或Ti Sing,中文爲泰星)的華裔廚師。

  泰星本來被美國地質調查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的地理學家Robert Marshall所僱,在優勝美地地區做了28年首席廚師。1915年,優勝美地迎來了一羣重要的客人。

  那時候,一個叫作Stephen Mather的人正在四處遊說國家公園的意義,希望政府成立一個專門的管理部門。1915年夏天,聯邦內政部派出他和他集結的一支18人隊伍來到優勝美地,裏面有政府官員等公共部門的代表,也有來自私營企業的成員,都是有權有勢的人。這18人要在優勝美地來一場爲期兩週的遠足,目的是瞭解國家公園系統的重要性。

  而泰星就被Marshall選中,爲這次意義重大的遠足活動擔任廚師。

  作爲領頭人的Mather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理論:要想享受戶外,就不能少了一頓美餐。他說過,雖然大自然很奇妙,但“如果一個人一夜沒睡好,你再給他一頓糟糕的早飯,景色再美他也不在乎”。

  那被予以重任的泰星都爲他們做了什麼飯菜?有隊伍成員在後來的回憶錄裏,隨手列舉了兩頓飯的內容:

  早餐:新鮮水果、麥片、牛排、土豆、鬆餅和楓糖漿、香腸、雞蛋、熱餐包和咖啡。

  晚餐:湯、鱒魚、肉扒、炸土豆、四季豆、新鮮麪包、熱蘋果派、奶酪和咖啡。

  即使是在一張“正常”的餐桌上,這些食物看來也很豐盛。而103年前的夏天,泰星帶着一名助手,帶着炊具,靠一頭騾子馱着哈密瓜、檸檬汁等通常不會在野外出現的東西,在優勝美地的林地裏搭起餐桌,鋪上桌布,爲18個人做了兩週被他們用"fabulous"來形容的大餐。

  爲了讓食材保持新鮮,泰星想出了用溼報紙包生肉、再利用通風處來保存肉類的方法;爲了能讓成員吃上天然酵母麪包,他每天早上先揉麪團,再把麪糰放在騾子旁邊,經過一天的自然發酵,到下一個營地時,他就可以做出麪包來。成員們在日記裏把泰星叫作“山裏的美食大廚(gourmet chef of the Sierra)”,除了折服於其廚藝,有意思的是,一些人還在日記裏說泰星是“山裏的哲學家(philosopher of the Sierras)”。

  Mather的理論不無道理。在泰星的出力下,爲期兩週的野外勘察最終成爲了一次愉快的旅程,成員們對那裏的美景印象深刻,都贊同要做些什麼來保護如優勝美地一樣的地方。這次勘查後的第二年,也就是1916年,聯邦政府正式成立了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而Mather是第一任局長。不過用泰星的名字來命名山峯的倒並不是Mather,而是泰星的老僱主Marshall,早在1899年,這座山峯就開始被叫作Sing Peak。

  大部分歷史研究者認爲泰星死於1918年的一次野外事故,也有說法是死於烹飪事故。除了這個,他哪一年在哪裏出生,什麼時候來美國,他的人生中還發生過別的什麼事,這些都無從找到。這段優勝美地故事雖然意義深遠,卻也是泰星一生中唯一被後人所知的片段。

 

  伴隨着19世紀中葉的加州“淘金熱”,大量華裔移民在19世紀40年代末遷往美國西部。但隨着後來法律對非美國礦工的限制增多以及金礦資源變少,這股熱度很快消退,不少華裔不得不尋找其他工作機會,其中一部分就選擇了當時已是自然保護區的優勝美地,在當地旅館裏做起廚師、洗衣工等工作,泰星只是其中的一個。

  除了旅遊業,華人也是優勝美地地區最早的“開路者”,1880年代初爲了運輸供給品而建成的一條56英里長的道路,就是由大約250名華裔勞工和90名歐洲裔勞工,在130天內修成的。另外,還有許多華人在公園建設初期清理道路,貨運或遊客的馬車才得以通過。

  而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就連一個片段也沒有被記住。

  華人在美國曆史上的參與度遠比人們想象得要多,但不見得都留下了印記。4月在美國華人博物館採訪有關俄勒岡州中醫“喜醫生”的展覽時,策展人譚海俊提到的一件事讓人印象深刻。他說,雖然他們去借展品的博物館還完好地保存着當年中醫在這裏大受歡迎的事蹟,但在其他地方,華裔生活過的身影都已消失殆盡,他們對當地的貢獻和影響、與社區與其他族裔的融合,都如同從歷史上被徹底抹去了一般。

  2018年8月通過的加州州議會262號共同決議案。這份決議案,正式承認了華裔對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以及加州內華達山脈地區(Sierra Nevada)的貢獻。

  通過一個法案,讓州政府、或國會,承認華人在歷史上做出的貢獻,理論上說,這些只是一件很表面的事。但在這背後,意味着有更多華人瞭解祖輩的事蹟,有更多其他族裔知道華人在美國曆史上扮演的角色,而每一次圍繞這些話題的討論、動員、呼籲,也都顯示着華人對此的重視和力量,相比“被承認”,這也許纔是我們做這些事的意義所在。(李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