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紀欣然命案最後一名被告庭審 多位證人出庭作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5日 23:0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12月6日電 據美國僑報網報道,2014年發生的南加大留學生紀欣然命案最後一名被告奧丘阿(Alberto Ochoa)自從被少年法庭轉到成人法庭後,於當地時間12月5日進入陪審團庭審程序。檢辯雙方傳喚多位證人出庭作證。證人中,包括紀欣然生前的室友和同學,她們從不同的側面證實了紀欣然的遇害經過。

  檢察官還原案發始末

  檢察官麥奇尼(John McKinney)首先向陪審團簡要介紹了案件始末。2014年7月23日晚上12點多鐘,紀欣然從同學家做完實驗後回到他住的地方,路上被3男2女,共5名西裔歹徒攔路搶劫。5名歹徒分別爲當時16歲的格雷羅(Alejandra Guerrero)、17歲的德卡門(Jonathan Del Carmen)、17歲的奧丘阿、及18歲的加西亞(Andrew Garcia)。

  包括被告奧丘阿在內的3名嫌犯,用鋁製棒球棍和扳子猛擊紀欣然頭部,搶走了他手中的筆記本電腦和身上的現金,之後揚長而去。幾名歹徒作案後又尋找下一搶劫對象。兩小時後,他們驅車前往附近的海灘,對另一對男女實施了搶劫。

  當時目擊了紀欣然搶劫案的人打電話報警,警方立即派人趕到第一案發現場,但撲了個空。就在警方擴大搜索範圍的時候,發生在海灘的第二起搶劫案讓警方將其中的女嫌犯加西亞當場逮捕。儘管加西亞試圖撒謊掩蓋罪行,但還是被探員套出還有另外4人涉案在逃。

  警方通過街邊的監控錄像找到了作案的深色轎車,警方從車牌號碼判定車上的5個人就是兩小時前在第一案發現場圍毆紀欣然的同一夥人。

  本案兩名首犯谷格雷羅和加西亞分別被判一級謀殺罪、終身監禁不得保釋。另一名被告德卡門在本案中因只負責開車,且主動認罪,於2018年7月被判二級謀殺罪、15年至終身監禁。檢方起訴第4名要犯奧丘阿一級謀殺罪,因爲他用棒球棍對紀欣然頭部重重地擊打,是奪走其性命的關鍵所在。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4年8月1日,美國加州,南加州大學學生悼念遇襲身亡的中國留學生紀欣然。涉嫌襲擊紀欣然的4名青年被指控一級謀殺的罪名。

  監控錄像鐵證如山

  被告奧丘阿整個庭審過程面無表情,彷彿在聆聽別人的、和自己無關的故事。旁聽席裏坐着被害人父母委託的律師蔡文慧和幾名南加大的華人學生。

  在下午的庭審中,檢方傳喚了兩位證人,分別是華人郭安吉拉(Angela Koh)和安東尼。兩人都是負責南加大校園內外監控錄像管理的工作人員。郭在證詞中表示,案發後,他根據警方的要求,已經把和紀欣然命案有關的5個視頻監控錄像交給警方。

  監控錄像顯示,幾名歹徒把車停在紀欣然回宿舍的路邊,其中4人迎上前去,用扳子和棒球棍猛擊紀欣然的頭部。

  開始的時候,紀欣然並沒有立刻倒下,而是帶着頭部的傷痛逃跑,兩名歹徒在後面緊追不捨,另外兩人鑽進轎車繼續追趕紀欣然。另一個監控錄像中也記錄下歹徒追打紀欣然的犯罪過程。

  奧丘阿被轉到成人法庭

  鑑於本案性質嚴重,社會影響極壞,原本由少年法庭審理的奧丘阿在庭審期間因已經到了成人年齡,被少年法庭的法官轉至成人法庭審判。

  法官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2017年通過的57號法案規定,罪犯作案時如果還未成年,他只能被少年法庭審判。之前只有兩人有權決定是否將少年犯轉至成人法庭,一是檢察官,二是法官,但57號法案的通過剝奪了檢察官的權力,只有法官有權決定是否因罪犯到了成人年齡而轉至成人法庭審判。

  根據刑法規定,少年犯殺人不管情節多麼嚴重,最高刑期不會超過罪犯的25歲年齡。也就是說,只要到了25歲,少年殺人犯必須獲釋。但如果轉到成人法庭,儘管罪犯作案時還未成年,但只要庭審期間到了18歲,就不再受“25歲”年齡的限制,罪犯就會按照成人標準,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

  室友同學回憶案發經過

  檢察官麥奇尼傳喚了兩名證人,一位是紀欣然的同學詹芳玥(音譯:Fangyue Zhan),另一位是室友範媛媛(音譯:Yuanyuan Fan)。

  詹芳玥作證時表示,案發前一天晚上,她和紀欣然等4名同學在其中一人的家裏做實驗直到半夜,紀欣然順路送她回家後自己回到宿舍。分別時,詹芳玥讓紀欣然到家後給她發個短信報平安,但紀沒有發短信。詹芳玥於是給紀打電話併發了短信,但未得到回覆。

  第二天早晨,當詹芳玥準備上學的時候,發現街上停滿了警車。得知紀欣然出事後,她立即向警方彙報了案發前一晚和紀欣然在一起的經過,希望能幫助警方找到一些破案線索。

  室友範媛媛作證說,案發前一晚7點半,紀欣然身穿淺色T恤衫,揹着揹包,戴着眼鏡出去,說要去同學家一起做試驗。

  半夜12點,紀欣然返回宿舍。當時她已經躺下,聽到紀欣然在客廳不斷咳嗽。她隔着房門問道:“你還好吧”。紀欣然回答說:“沒事,有點感冒而已。”

  第二天醒來,範媛媛在客廳、走廊、紀欣然的臥室裏發現,到處都是血跡,紀欣然躺在牀上一動不動。她連叫了幾聲,紀欣然都沒有迴應。範媛媛感覺不對勁,立刻回到自己的臥室反鎖房門,並撥打911報警電話。不一會,救護車趕到,宣佈紀欣然已經死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