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僑報:執政兩年,川普收緊移民政策 效果如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1日 02:03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1月21日電 美國僑報網刊文稱,早在競選總統時,對移民的強硬態度就是川普的“招牌”之一。2017年初,剛剛成爲總統的川普就一口氣簽署了3項與移民政策相關的行政令。兩年後,川普爲了得到“建牆”的資金,不惜讓聯邦政府停擺。在這兩年裏,“移民政策”始終是川普的執政重點。

川普上任初期就簽署了一系列“收緊”移民政策的行政令(圖片來源:美聯社)

  文章摘編如下:

  移民政策走“收緊”路線

  在這兩年裏,川普政府毫無疑問在移民政策方面走“收緊”路線,尤其是在應對非法移民和加強邊境安全方面。川普一紙行政令廢除了童年入境暫緩遞解法案(DACA),至今還沒有推出能讓“夢想者”們維持合法身份的替代方案。

  川普還停止了對接受非法移民的“庇護城市”提供聯邦撥款,爲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增加人手、配備先進設備增加投入;川普加強了對非法移民的執法,尤其是對於非法移民中犯罪者的驅逐數量大大增加;司法部宣佈,將嚴格執行“零容忍”政策,所有非法越境都移交起訴。

  “移民大篷車”向美國邊境移動時,川普政府一直髮出強硬的信號,甚至不惜向邊境派遣軍隊。在這一事件的催化下,美國政府已經開始實施對非法移民從“抓了就放”轉變爲“抓了就退”的行動。美國政府對中美洲國家的援助,也成爲遏制非法移民的手段。

  2018年末,川普堅持“建牆”,在兩黨沒能達成包含他所要求的建牆資金預算協議的情況下,聯邦政府居然部分“停擺”到了2019年,這成爲川普政府對非法移民政策收緊的最典型例證。

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裁決支持川普2017年頒佈的移民限制令後,民衆在最高法院門口抗議。中新社記者 鄧敏 攝

  另一方面,川普政府在合法移民乃至相關簽證方面也在“收緊”。針對特定國家的“旅行禁令”一波三折,終於生效;美國接收的難民數量大幅減少。川普早就宣稱要結束“鏈式移民”,建立“積分制”的合法移民體系。

  雖然尚未出臺具體計劃,但兩年來,在白宮的指示下,美國移民局等相關機構頒佈了多項“指導”、“備忘錄”,從政策及法律執行方面,對合法移民提出更高的要求。比如職業移民、難民或政治庇護者家屬申請“綠卡”需要接受面試;移民局加強對移民案件的審查,驅逐涉嫌向移民官員撒謊的移民案件當事人,包括已經拿到綠卡甚至成爲公民的移民;《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新規則大大增加領取過福利的移民申請者拿到綠卡或入籍的難度等。

  工作簽證H1-B門檻提高以及可以不經過“補件”就被拒的規定已經出臺,而工作簽證配偶簽證H4持有者,將不再被允許合法工作,乃至學生簽證F1可能被限制停留期限等提議,也可能很快成爲“新規”。這些對於入籍、綠卡和相關簽證更加嚴格的規定,都體現了合法移民政策“收緊”的跡象。

  綜合非法移民、合法移民及其他相關方面,川普時代移民政策的背後邏輯非常明顯:美國只歡迎對美國“有用”的移民者——也就是川普一直強調的“美國優先”在移民政策領域的具體體現。這條邏輯,在川普執政的兩年間,在所有移民相關的問題始終貫徹。2018年2月,美國移民局甚至修改了“使命說明”,不再將移民申請者成爲“客戶”,甚至刪除了“美國是移民國家”的說法,再明顯不過地體現了川普治下,美國對移民的強硬態度。

當地時間2018年6月30日,數千名美國民衆聚集在白宮外舉行示威活動,抗議川普政府強制實行“零容忍”政策,迫使衆多非法入境者家庭“骨肉分離”。中新社記者 刁海洋 攝

  錯過最佳窗口期,綜合移民改革難上加難

  可是,儘管川普政府移民政策的“收緊”趨勢都很明顯,在政策執行的過程中,還是受到不少阻礙,許多承諾也處於“未完成”狀態。“旅行禁令”曾經被多次被聯邦法官拒絕;推行零容忍政策所造成的“骨肉分離”掀起輿論譴責的巨浪,川普不得不頒佈拘留期間“骨肉不分離”的行政令來平息民怨。

當地時間2017年10月12日,墨西哥提華納,從美墨邊境墨西哥一側拍攝到的邊境牆樣品。川普2017年1月25日簽署行政命令,宣佈在美墨邊境線上築牆,以阻擋非法移民和犯罪人員越境從事非法活動。

  結束鏈式移民的要求、“公共負擔規則”等激起了強烈反對,至今未能真正施行;工作簽證配偶簽證持有者禁止工作的規定、廢除“多元化”綠卡抽籤項目的建議等很早就提出,現在也都還沒能實現;川普在爲了“建牆”和國會苦苦鬥爭的同時,有不止一名被扣非法移民兒童死亡的消息讓川普政府的強硬移民政策又一次受到炮轟,也讓政府不得不鄭重承諾要加強保護兒童的衛生措施,並且以多次釋放非法移民來平衡冷酷的形象。

  最重要的是,雖然川普承諾會進行綜合性的移民改革,但需要通過國會立法進行的綜合移民改革,兩年來不僅進展寥寥,而且遙遙無期。與川普在移民方面觀點相近的議員,推出過多個相關法案,川普也大張旗鼓地表示支持,但沒有一個法案最終獲得兩院通過——2018年6月,一份妥協版本的移民改革法案在衆議院闖關失敗,充分證明短期內,能夠進行綜合性的移民改革並不現實——儘管當時的國會兩院都由共和黨控制。

政府停擺致白宮無法宴客,總統叫外賣招待冠軍球隊。當地時間2018年1月14日,美國克萊姆森大學老虎隊獲得NCAA大學橄欖球聯賽全國總決賽冠軍後,川普在白宮設宴舉辦表彰會。

  總之,兩年來,川普競選和就職總統時,對於移民改革的承諾,許多還沒有實現。而在本屆總統任期的後兩年,川普更是面臨着衆議院由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綜合性移民改革”的“窗口期”已經錯過,實現的可能性已經無限接近於零。綜合性移民改革法案無法通過國會,不僅意味着川普的移民主張無法全面實現,也意味着下一任總統將很容易通過行政令廢除已經更改的移民規定——正如川普對奧巴馬的移民措施時所做的一樣。

  移民改革的實現需要各個黨派、階層、利益集團的妥協與平衡,這在當下日益分裂的美國格外不容易。川普對於移民態度始終鮮明,所推行的移民政策也得到了他選民基本盤的支持。但反對他的聲音同樣巨大,註定符合他要求的全面移民改革推行過程艱難無比,直至基本喪失可能性。

  執政兩年的川普,一直在“收緊”移民政策,但是他真正實現的移民改革零零碎碎,不僅沒有形成完整體系,而且絕大多數通過行政手段推行,難以留下政治遺產,形成長期的影響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