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新西蘭教育改革諮詢案引爭議 華人集會簽名反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5日 01:18   中國新聞網

  中國僑網3月25日電 據新西蘭天維網報道,當地時間3月17日,新西蘭奧克蘭東區的鴿子山小學聚集了上百名家長和老師,他們對新西蘭政府於去年底推出的Tomorrow's Schools Review教育改革諮詢案表示不滿,排隊簽名表示反對。

  這份教育改革諮詢案也被稱爲“明日學校”諮詢案,該諮詢案提出的建議,簡單來說有幾點:

  目前校董會的權利將轉換到一個新的國有部門中,並設立教育樞紐(Education Hubs);每個教育樞紐將管理125所學校,全國一共20個樞紐;每個教育樞紐都將由教育部任命的人負責,不再是家長選舉出的人決策了。

  另外,校董會之前所擁有的權利,全部收歸教育樞紐所有,他們的核心職責轉變爲“學校戰略和年度計劃”、學生的成就和福利、本地化的課程和考覈。

  家長擔心教育資源被稀釋

  該諮詢案在新西蘭社會各界引發熱議,包括華人在內的不少家長都對此表示了擔心。17日在鴿子山小學的聚會上,華人家長們排隊簽名,表達對這個諮詢案的反對。

  大部分在場的家長都認爲,教育諮詢案當中提出的方案,會讓家長對孩子的學習和發展失去話語權,尤其在由官僚機構組成的教育樞紐的集中管理下,優質的教育資源會遭到稀釋,就連教育質量不佳的學校,也無法得到充分扶持。

  不少家長也擔心,按照這個諮詢案當中提出的改革辦法,學校的校長可能面臨五年一輪換,學校的學區也可能隨時遭到調整,這對於孩子們的學習都會是破壞性的。

  校長:教育改革關鍵在於優質的師資

  來自Macleans College的校長Steve Hargreaves表示,該諮詢案提出的解決方案太過激進。他認爲,雖然“明日學校”的教育體系存在一定的問題,但如此大幅度的改動,對於提高教育質量沒有太大的幫助。

  Hargreaves認爲,當下的教育體系確實存在一定的問題,例如教育資金的分配,對特殊和困難學生,尤其是毛利裔和島裔學生的支持等方面都存在問題。但解決問題的關鍵是優質的教師資源,如果大量教師流失的話,是很難改變目前的教育水平失衡問題的。他說:“教師都招不夠的話,談何教育質量和教育改革呢?”

  鴿子山小學的校長Ian Dickinson則認爲,他所在的學校董事會給了學校很大的支持,但如果要把權力集中上交給教育樞紐的話,校董會的突出貢獻就沒有了,這對學校發展不利。

  Dickinson表示,這個諮詢案出臺時,並沒有足夠地徵求學校、社區民衆、校董會和家長們意見,“所以我覺得其提出的建議,是不接地氣的。確實有學校是需要幫助的,但是也應該允許那些運作良好的學校繼續下去,而不是一刀切。”

  國家黨:改革太激進 不應一刀切

  對於教育改革的問題,天維網也對國家黨教育事務發言人Nikki Kaye進行了專訪。她對記者表達了幾個觀點。

  Nikki說,國家黨對於教育改革諮詢案提出的新西蘭教育目前存在的一些問題,是認同的。比如新西蘭目前各個地區的學校教育質量和管理水平參查不平,而且差距還在不斷地增大,比如對困難學生的支持力度不夠;校際間的資源和經驗共享不夠等問題,都是現實存在的。

  不過,Nikki表示,處在困難狀態的學校只佔整個教育體系當中的6%左右。Nikki認爲,教育諮詢案的步子邁的太大了,其提出的改革方案,是把所有的學校一刀切。這與目前新西蘭因地制宜和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是相悖的。家長對於本地學校發展的發言權變小了,選擇範圍也會更小,這顯然是行不通的。

  此外,Nikki表示,建立教育樞紐來管理學校和學生,會大大增加教育系統的行政支出,擠佔真正的教育資源,也讓學校的管理過於集中化。

  她認爲,現在的校董會的學校管理模式當中,董事們都是志願的工作,基本是無償的。所以大家都是帶着熱情和對學生的熱愛投入到教育事業當中的。而引入教育樞紐的話,來管理學校的人必定需要教育部的經費,不僅造成巨大的溝通和行政成本,更讓權力過於集中在教育樞紐當中,滋生官僚行爲。

  工黨國會議員:教育需要更加平衡

  對於社會各界尤其是來自華人家長的擔憂,工黨國會議員、少數民族事務部次長Michael Wood也接受了天維網的專訪,介紹了政府在教育改革上的立場和看法。

  他表示,這個建議是由教育諮詢小組提出的一個獨立報告。“目前,這僅僅是一份報告,並不是政府的決定。我們正在進行一系列的公衆諮詢,然後纔會決定需要做出哪些改變。”

  Wood解釋,“報告認爲,我們給予了當地學校太多責任,如果能夠讓其釋放一些出來,那麼這些學校能夠更好地服務於社區。”

  Wood說,他本人就是孩子學校的校董會成員之一,這樣做好的一面是家長能夠參與其中,瞭解如何幫助並支持孩子的學習,

  “但實話實說,讓這些志願的家長們去決定幾百萬的學校基建應該如何修建,這是不合理的。這種類似的決定更應該從一個理性的角度去考慮。”Wood說。

  至於要用多少個教育樞紐來具體管理多少學校,他表示,這是需要具體討論的。

  一些人真正擔心的是,有些學校的校董會運營得很好,那麼這些學校是否需要被強制加入教育樞紐,他們有自主選擇的權利嗎?

  對此,Wood表示,從新西蘭整個教育系統來看,有些學校確實運營得不錯。但過去30年我們都在使用這個系統,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相比,新西蘭的教育水平在下降。同時,一些好學校和差學校之間的差距也越來越大。

  “這就是很明顯的證據,說明過去30年我們的教育體系並沒有讓所有學生都得到我們原本想要他們得到的教育。我們需要做出一些改變。”

  “的確,教育樞紐會將校董會的一部分責任拿走,但同時教育樞紐也能帶來教育部的一部分權利。因此,一些權利將自下而上地從當地學校拿走,而一些權利將自上而下地從教育部投入到教育樞紐,這就是平衡。”

  Wood強調,在該諮詢建議中,校董會依然擁有很多責任,比如監管學校、建立學校的文化、與校長合作共事,以及提高學校的學術水平等,“他們依然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參與到學校的建設和發展中去。”

  目前,有關教育改革諮詢案的公衆諮詢還在繼續,民衆可以通過書信、郵件、語音以及親自參加公衆諮詢會等方式,提出自己的意見和建議。(Sally)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