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有喜有憂有笑有淚 二代華裔移民訴說複雜鄉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8日 19:37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8月9日電 據美國《僑報》報道,美國在線雜誌Pacific Standard 8月6日登載了題爲《〈別告訴她〉對華裔美國人經歷的講述 我從未在熒幕上看到過》一文,作者華裔二代移民Sharon Zhang藉助新上映的電影將自己複雜的鄉愁娓娓道來。

  全文摘編如下:

  在美國,每次有朋友告訴我他們要在聖誕節去看自己的奶奶或是要和叔叔一起吃飯時,我都感到一陣悲痛。我在美國出生,父母都是移民到美國的華人,作爲一名二代移民,我經歷過太多文化帶給我的喜樂與憂愁,通常它們會一起到來。

  我從心底裏知道自己熱愛父母做的中國菜,喜歡聽父母講中文,喜歡他們傳授給我的文化,這種感覺讓我欣喜,但我生命中一個最大的痛楚就是,我的大多數家人都居住在大洋彼岸。時間、錢和語言樹起的屏障使得我們很難觸及彼此。

  《別告訴她》(The Farewell)這部電影上映之前幾個月,我就知道這部電影對我來說很重要。這部電影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主人公Billi是一名美國華裔,她的奶奶被診斷爲肺癌晚期。按照中國文化的習慣,Billi的家人決定不把這個消息告訴老人,並計劃爲Billi的堂弟舉辦婚禮,以作爲遠在四海的家人回國探望老人的藉口。

  電影中,Billi的中文很不好,發音也讓人很難聽懂。而我的中文並不比Billi的好,我的中文最多隻有小學生的水平。當我有機會回到中國時,每當有人問我問題,我都會看上去很冷淡,因爲我的腦子正在思考如何造出一個句子。Billi在語言上的掙扎只是華裔移民其中一個讓人熟悉的經歷。

  電影中的許多場景太像是在準確描摹我本人的經歷。我確信,和我一起討論這些劇情的華裔同胞也有同感。

  比如,Billi的奶奶見到孫女的第一件事就是問她怎麼還沒瘦下來,之後家人一起吃飯時,大家都在比較居住在美國和中國的好處,甚至在討論Billi和父母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時一度氣氛緊張。

  Billi還總是會對在探親期間多花時間單獨與奶奶在一起而感到焦慮,而這種情感更因爲老人不知道自己身患癌症而加劇,因爲她一直在爲將來做打算,並一度說到當Billi結婚時她會爲Billi籌辦一場比她堂弟的更爲盛大的婚禮。單身並且沒有任何結婚計劃的Billi聽後什麼也沒有說。

  電影末尾的其中一個長鏡頭中,Billi坐在開往機場的一輛出租車裏,車子正漸漸遠離奶奶的公寓。她在車中默默哭泣,她寡言的母親也哭了起來,她們不知道是否還能再見到老人。

  這樣一個簡單的場景卻錐刺到我作爲華裔美國人的痛楚。幾年前,我的外公不幸中風,我和母親乘飛機感到醫院探望他,並被告知不許當着老人的面哭泣。外公當時處在神志不清的狀態,離開時親人們也不許我跟外公道別,我只好用大拇指掐住食指,忍住不哭說了句“明天見”。

  一走出醫院我就大哭起來。我當時就在想,我還能再見到他嗎?答案是不能,儘管外公是在幾年後才去世的。

  這種別離和失去的情感對移民來說已是家常便飯,但對我們其中的很多人來說,回鄉後離開祖國時的那種情感是在探親過程中翻滾着的複雜情感裏的另一番巨浪。

  每當我回國,家人總會聚在一起慶祝。很多親人從外地趕來,齊聚在外公外婆家。雖然我無法與他們順暢地交流,但他們流露出的愛是那樣自然,彷彿像是我身體的一部分。而努力迎合一切,語言帶來的不安全感,家人的愛與招待,看到上次見面時還很瘦的表兄弟胖了幾圈,賓館奇怪又難聞的味道,來自叔叔嬸嬸、伯伯伯母的擁抱讓我緊張地心砰砰跳,時差,還有離開老人時的心痛,這些都在一週之內發生,複雜的情感全部交織在一起。

  這樣的旅程既讓人崩潰,又夾雜着美麗,探親的是我人生中情感體驗最爲密集的時日。

  電影最讓我感動的地方是開頭的一個片段:Billi正在她位於紐約的公寓中與奶奶講電話。即將掛斷時,Billi說,“I love you,奶奶”。那一瞬間,你還以爲演員跑了神,突然講起了英語。而她的奶奶回覆說,“I lff-ah you”,“I lff-ah you”。因爲中文裏沒有對應英文中“v”的這個發音,因此老人只得把“love”這個詞拆分開來。

  而那一瞬間,那個聲音彷彿像是我自己的奶奶在說話。(陳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