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他們夜以繼日地拯救生命 爲何仍在美國遭受種族歧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6日 06:23   中國新聞網

爲什麼他們夜以繼日地拯救生命,卻仍然在美國遭受種族歧視?

  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數據,截至美東時間25日18:32,美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過166萬例,累計死亡逼近10萬例。目前,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依然嚴峻。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暴發至今,有一些人始終堅守在一線,爲更多人的健康負重前行。其中,有一個不可忽視的羣體——華裔醫護。關鍵時刻,他們站在美國抗疫最前線,夜以繼日地拯救生命。令人唏噓的是,他們同時還面臨種族歧視。

逆行丨他們站在“美國抗疫”的第一線

  紐約州是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州,紐約市又是紐約州疫情最吃緊的地方。當地醫院超負荷運轉、醫護人員壓力巨大的消息頻頻出現在美國媒體和社交媒體上。

  3月30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在記者會上發出呼籲,請求其他州馳援。幾天後,一個來自華盛頓州西雅圖衛生部門的電話打破了華人醫生侯朋的平靜生活。電話裏,侯朋被告知:紐約告急,希望有經驗的醫護專家48小時內馳援。作爲一名在美國行醫20年的資深全科醫生,接到電話後,侯朋當即決定:放下診所工作,奔赴紐約戰疫。

  在紐約,侯朋被分配到紐約市“衛生與醫院公司(HHC)雅克布醫療中心”。這是曼哈頓島一家大型公立醫院,定點收治危重的新冠肺炎確診病患。

  前10天,侯朋每天工作14小時,一天忙下來,累得都說不動話。“他每天發短信回來,就一兩句話,算是報平安。”侯鵬的妻子雖然滿是心疼和擔心,但非常理解和支持丈夫的選擇。“作爲醫生,他受命於職責,義無反顧地奔赴抗疫一線,正面迎擊最前沿醫療科學出現的嚴峻挑戰。這是他職業生涯的光輝時刻。”

  “我們宣誓成爲醫生的那天,在自己的崗位上救人就是我們的職責。” 紐約長島醫院的胸外科ICU主任周秋萍目前在前線救治新冠肺炎確診的重症患者。周秋萍說,她十餘年的臨牀工作就是和死神打交道,搶救槍傷、車禍與心肌梗塞等重症患者是她日常工作之一。

  3月初開始,醫院收治的新冠肺炎確診重症患者增加,院方不斷擴大加護病房,並轉調其他專科的醫生到ICU一線,確保爲每名病人提供治療,已經超負荷運作。面對嚴峻的疫情,周秋萍說,她和家人從沒想過退縮,丈夫成爲她最好的支柱,分擔家中瑣事。而在加州的外科醫生兒子,也在當地的醫院一線“戰鬥”。

  在美國,像侯朋、周秋萍母子這樣堅守在抗疫一線的華人醫生還有很多。

  華人醫生劉心和他的美國同事。(美國僑報 )

  芝加哥華裔血液癌症專科醫生劉心毅然走上抗疫“前線”,爲正在醫院和診所做化療的新冠肺炎患者診治。他說,救別人也是在救自己!紐約布朗士雅可比醫院華裔醫生張吉寧募集近40部平板電腦,讓住院的患者能與親屬聯繫、互訴思念,也期望藉此鼓舞病人,爲他們帶來戰勝病魔的信心……

  疫情期間,大量醫護人員因暴露在高感染風險的工作環境中而感染,幾乎一半的一線醫護人員將遭減薪。護士社區平臺Holliblu近期對逾千名護士的調研發現,高達62%表示已辭職或打算辭職。然而,在辭職潮中,許多華裔護士依然選擇堅守。

  袁珍是美國馬里蘭州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旗下Suburban醫院的一名麻醉甦醒室護士。4月初,她被調往醫院新冠病區,專門照顧新冠肺炎病人,以往正常的生活節奏和社交狀態就此打破。

  袁珍說,護士原本一天的工作時長是12小時,但在疫情暴發後經常需要加班。而馬里蘭州前期因檢測不足,無法滿足一線的檢測需求,每天都不知自己是否感染的袁珍,只得搬到地下室居住,尤其是家中尚有免疫力低下的年邁母親,袁珍擔心連累家人,就連吃飯也是戴着口罩到樓上拿下來再吃。

  袁珍(左)和同事合影。(美國《世界日報》)

  調往新冠肺炎ICU病房的第一天,袁珍的心理壓力很大,在地下室徹夜難眠。“當初我選擇成爲護士,也是因爲喜歡這個職業;在別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能提供關懷和幫助。”袁珍說,假如因爲害怕而放棄,自己也會覺得很慫。

  和袁珍一樣,在舊金山灣區工作的關詠芝是伯林格姆市一家醫院急診科的護士長,她所在的醫院是灣區治療新冠肺炎的重點醫院。

  關詠芝所在的醫院實行“三班倒”制度,每組醫護人員由3位醫生、15位護士,以及多名技術、藥科等工作人員組成。平時,她每週只要工作4天,但最近,很多同事病倒,其中就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這導致很多護士需要加班。 關詠芝坦言:“每次上班都有很大壓力,不想有病人在我們手上發生不幸。但是,如果我們不上班,誰來幫助他們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這場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中,美國的華人醫護工作者衝在疫情防控的一線與病毒戰鬥,托起了生的希望!遺憾的是,疫情之下,他們還面臨着另一種困境——種族歧視。

困境丨他們一邊抗擊新冠病毒 一邊遭受種族歧視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種族歧視將身處美國抗擊新冠病毒一線的亞裔醫護人員置於非常痛苦的境地:工作中,一些新冠患者拒絕接受他們的治療;而下班後,他們又面臨生活中日漸增多的騷擾與攻擊。

  資料圖:當地時間5月22日,市民在美國舊金山灣區聖馬特奧縣米爾斯高中的免費食物發放點領取食物。 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美國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的麻醉學住院醫師Lucy Li是一位工作在抗擊疫情一線的華裔醫生。可她在下班路上卻遭到一名男子尾隨,這名男子還衝她大罵種族主義髒話。“我冒着個人健康風險,卻因外貌而受到侮辱。”28歲的Lucy Li表示,她的一名患者也可能持有這種偏見。“當我照看病人時,我儘量不考慮這種可能性,但它始終在我的腦海中。”

  無獨有偶,在洛杉磯縣做護士的亞裔人士利姆在病牀前爲一名發燒咳嗽的患者展示如何佩戴口罩時,病人卻把痰吐到他的面罩上,還大叫:“你知道新冠病毒是從哪裏來的嗎?就是你們!我不想讓你給我看病!”

  利姆說,在他10年的護理生涯中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歧視現象,但這在他的亞裔同事中已經變得十分普遍,他甚至考慮辭職了。“每個人都很害怕,我堅守在這裏,卻被如此對待。這非常令人沮喪。我們沒有病,有病的是你,所以你才來醫院。我們是照看你的醫護人員,卻好像是新冠病毒攜帶者一樣。”

  在南加州,內科醫師Audrey Sue Cruz對一名新病人進行電話訪問,這名病人盤問起醫生的醫學教育背景、工作經歷和種族。

  Cruz告訴患者她是菲律賓人,病人說:“哇,我不敢相信你們的人做了些什麼。我一般不會選擇亞裔醫生,不過你還不錯。”這件事情促使她同其他十幾名醫生一起製作了一則“我不是病毒”(#iamnotavirus)視頻,以抗擊針對亞裔的偏見。

  西雅圖的麻醉醫師Amy Zhang穿着手術服去上13個小時的夜班,一名男子卻在街上衝她叫喊、謾罵。Zhang說,這次遭遇令她震驚,也影響到了她夜班剛開始時的注意力。

  據報道,在美國疫情期間,亞裔遭受的種族主義口頭謾罵和肢體攻擊急劇增加。美聯邦調查局警告稱,隨着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增加和“居家令”的取消,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可能會激增。

  一些研究種族的專家表示,一些美國政客關於中國和病毒的言論促使種族歧視增加。舊金山州立大學亞裔研究主任Russell Jeung說:“語言很重要。人們之所以把病毒和中國人或者華裔、亞裔聯繫在一起,是因爲一些政客堅持使用這一詞語。”

  實際上,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美國一些政客爲掩蓋自身應對疫情不力,故意挑動種族對立將疫情污名化,把誣衊中國作爲積累政治資本的手段,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甩鍋”大戲。當下,華裔醫護遭種族歧視現象頻發,與美國政客的“煽風點火”和慫恿脫不了干係。

  據報道,美國醫生和護士中的亞裔佔比分別爲18%和10%。有媒體分析稱,如果美國政客繼續挑動仇恨,使得亞裔醫護的生命安全受到更大威脅,原本捉襟見肘的美國醫護力量恐將雪上加霜,美國疫情也有可能進一步失控。

  你是否也遭受過種族歧視?

  你覺得遭到種族歧視的原因是什麼?

  作者:韓輝

  資料來源:中國新聞社、中國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美國僑報、美國《世界日報》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