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下,77歲老華僑用中藥救了這一家七口的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4日 04:22   中國新聞網

新冠肺炎疫情下,77歲老華僑用中藥救了這一家七口的命……

  中國僑網6月24日電 題:新冠肺炎疫情下,77歲老華僑用中藥救了這一家七口的命……

  王某一家七口在俄羅斯務工,新冠肺炎疫情下不幸感染病毒。

  被檢查出後,王某呼吸困難、卻沒有錢上呼吸機,只能在家“聽天由命”。一位77歲的老華僑知道這件事後,他與中國國內派到俄羅斯的專家組成員李本強等共同努力,靠中藥治癒了他們一家七口。

  “如果我只是個普通老百姓,這個年紀就不出來添亂了;但我是醫生,如果這時候袖手旁觀,是不行的。”

  這位老華僑是俄羅斯中醫藥學會名譽會長、俄羅斯醫學科學院名譽院士司懷珠。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他不僅捐贈中藥、幫助當地抗疫,也爲祖國捐贈物資。

  司懷珠已近耄耋之年,在中國國內的孩子們都想讓他回國安享晚年,但他卻說自己還有未完成的事。

救人助人 心裏感到踏實

  隨着疫情在俄羅斯蔓延,聚集諸多華人商戶的莫斯科“柳布利諾”大市場(下稱“大市場”)中有多人感染,大市場因此被封閉。

  司懷珠介紹,大市場中的商戶大多數住簡易小旅館、很多人住一個房間。一旦有一人感染,其他人的情況就不樂觀。

  聽聞這種情況,司懷珠很心急。恰逢北京中醫專家李本強要隨醫療組去俄羅斯救助,司懷珠便與之取得聯繫,商量如何救助大市場中的患者。

圖爲司懷珠試驗穴位刺激療法,摸索規律,以幫助當地人預防新冠病毒感染。受訪者供圖。圖爲司懷珠試驗穴位刺激療法,摸索規律,以幫助當地人預防新冠病毒感染。受訪者供圖。

  “聽了大市場的情況後,李本強很是同情。”司懷珠說,李本強從中國國內帶去了很多中藥;司懷珠則把自己壓箱底的100多付中藥全部捐出來。因爲大市場不允許進入,他們託人送給患者。

  “服用了中藥以後,大市場中的病人病情得以穩住,基本上沒有轉重症的。”司懷珠說,現在大市場已經解封,大家都恢復了正常上班。

  文章開頭提及的王某一家來自吉林省,爲大市場中的一家華人商鋪打工。

  迫於生計,他們一家去年到俄羅斯,本想賺些錢養家餬口。但錢沒賺多少,卻趕上疫情。因爲沒錢買回國的機票,王某一家只能留在當地,後來被檢查出染病。

  被急救車送到免費醫療的公立醫院後,王某因爲呼吸困難需要上呼吸機,但因爲病人太多,她又被建議去私立醫院。

  在私立醫院上呼吸機,一天的花費高達幾萬元人民幣。這對王某而言,實在是天價。於是王某隻能回家。

  王某一家七口人住在租來的四十平米的房子裏,全家感染了新冠病毒。爲了防疫安全,俄羅斯相關部門爲他們配備了監視儀器,不允許他們一家人出門。

  “如果不採取措施,她回家就意味着等死,我很同情。”說到這兒,司懷珠聲音哽咽,“我可能救不了太多人,但起碼要救她和她的家人。”

  在爲大市場患者送去藥之後,司懷珠和李本強就集中精力救助王某一家。

  據司懷珠介紹,五付中藥沒吃完,王某的症狀減去了一半以上,呼吸困難基本消失,高燒也退去;又陸續吃了一些中藥,王某不咳嗽了,吃飯也香了,來巡診的俄羅斯醫生都感到神奇。

  司懷珠說,經過這件事以後,許多俄羅斯人都慕中醫之名而來。“經此疫情,中醫藥在俄羅斯的認可度得到很大提升。”

  “疫情對人類是很大的考驗。作爲醫生,在危險時刻袖手旁觀,不行!”司懷珠說,自己能借助中醫救那麼多人,心裏也感到很踏實。

  其實不只是幫助當地。旅俄30餘載,司懷珠時刻心繫祖國。

  中國國內疫情發生之初,司懷珠心急如焚。他的診所,包括俄僱員全部停診,全力採購防護物質、支援國內抗疫;有中國人把自己所有存款借給他,紛紛給予支援。

圖爲捐贈證書。受訪者供圖。圖爲捐贈證書。受訪者供圖。

  後來,在國內朋友和大使館的幫助下,這批物資捐給了北京的西苑醫院。該醫院支援武漢的醫療隊成員就曾戴着司懷珠捐贈的口罩去了前線,“他們當中沒有一人感染,這讓我感到很寬慰。”

年近耄耋 弘揚中醫不止步

  司懷珠1944年出生于山東泰安。因爲家裏條件不是很好,高中畢業後他回老家做了赤腳醫生,後來又到菏澤醫專讀書,畢業後留校任教幾年後,又被調到菏澤中醫院工作。

  後來因爲偶然的機會,司懷珠被派往當時的蘇聯友好交流。在蘇聯兩年的時間裏,因爲司懷珠待人友善、在當地救治了很多病人,在結束交流期返回後,當地民衆萬分不捨,時任奧廖爾市市長親自給他打電話,請他回到俄羅斯。

  自1988年至今,司懷珠已經在俄羅斯待了32年。從最初一點俄語都不懂,到現在已經出版了6本中醫藥俄語書,司懷珠付出了大量心血,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

  “既然決定留在當地,就不能只看病。”司懷珠表示,他多年的醫治經歷,讓俄羅斯人感覺到中醫的神祕療效。然而,在俄羅斯並沒有系統介紹中醫的書籍,一些英文資料當地人又難以看懂。

  “只有整理出系統的資料才能更好宣傳中醫。”司懷珠說,自己的文化程度並不高,但他把診所交由徒弟負責,逼着自己做這件事。

  三年時間裏,他除了吃飯、睡覺,就是整理俄漢的對應名詞,累壞了三臺新電腦,最終整理出《漢俄-俄漢醫學詞典》。俄羅斯醫學科學院也因此授予他名譽院士稱號。

  後來,司懷珠又寫出《中成藥手冊》《中醫基礎知識》《中醫治療高血壓》等。這些俄文中醫書已經出版,對在俄羅斯傳播中醫知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圖爲司懷珠所著部分書籍。受訪者供圖。圖爲司懷珠所著部分書籍。受訪者供圖。

  司懷珠的孩子們都在國內,覺得父親一把年紀了,應當回國,好好享受晚年生活。但司懷珠說自己還有沒做完的事。

  “俄羅斯當地有一些草藥很有藥用價值,需要系統整理、把中文名對應出來。”司懷珠說,同時要按中醫理論,多方面進行臨牀試驗,逐步將其納入中藥治療用藥範圍。

  但目前這項工作也遇到很多困難。司懷珠舉例道,有些詞涉及到拉丁文,但他不是很懂;還有的俄文,在中文中找到準確對應的詞有些困難,需要翻譯準確。

  “我感覺我個人的精力和知識還是有限。”司懷珠表示,如果可能的話,他呼籲有相關知識和對此感興趣的人加入,大家一起把這些事做完。

  作者:馬秀秀

【編輯:曾小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