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紐約地鐵115年來首次停運 2000多名流浪者流落街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06日 15:55   鳳凰網

文 | 新約客

從某種角度來講,剛剛過去的這個夜晚,是紐約市115年以來歷史上最特別的一個晚上。

這個晚上,或者準確地說,是今日(5月6日)凌晨1點到5點,紐約市大都會運輸署(MTA)開始執行科莫(Cuomo)州長的每晚關閉四個小時的命令。

紐約地鐵,在經歷了115年24小時不停歇的歷史之後,首次停運。這一行動迫使2000多名無家可歸者流落街頭和公交車上。

爲了對紐約市龐大的公交網絡進行消毒,停運被稱爲是 必要之舉。這是新冠病毒對紐約市造成的一個新的改變。《紐約每日新聞》、ABC、《華盛頓郵報》派出了各路記者,他們的採訪記錄了紐約市這個看上去平淡但隱隱不安的夜晚。

12:55 AM

20名昏昏欲睡的流浪者在布魯克林的Flatbush Ave.-Brooklyn College站踉踉蹌蹌地走下了2號線的火車。由6名警察組成的小分隊叫他們離開。

"他們在火車上沒有發出任何通知,"35歲的泰隆·巴特(Tyrone Batte)大喊道,他還在與毒癮做鬥爭,在地鐵上度過了很多夜晚。"我需要幫助。我不會去收容所。我五年前就去過。我被搶過,有三次差點被強姦。那裏就像不夠看守的監獄。"

巴特拒絕了地鐵站臺上六名無家可歸者外展人員的幫助,和他的八名流浪者同伴一起上了一輛B44路公交車,車上很快就被新乘客們的垃圾袋和購物車弄得凌亂不堪。

30分鐘之前

巴特和他的夥伴們轉到公交車上的同時,每小時收入18美元的私人清潔工已經入場Flatbush Ave.站展開清潔消毒。 而在30分鐘之前,12名清潔工人中有一半因爲沒有配備足夠的防護設備而辭職。

“就給了我們一副手套,只有少數幾個人給了口罩,”一位因移民身份狀態而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人說。“他們說會給我們防護服。我帶了自己的口罩。他們給了我一件安全背心,但又要回去了。”

留下的清潔工人很快有了剛拿到的工作服和口罩,用噴壺和拖把快速擦拭地鐵站內的列車。

1:20 AM

在曼哈頓的消毒工作就不同了。 在地鐵A線北端的曼哈頓Inwood的207街站,工人們用大功率的擦洗機和化學藥品清潔車站地板。

凌晨1點20分左右,十幾個無家可歸者被清理出曼哈頓上城月臺,以便展開清潔工作。

大多數人消失在夜色裏,既沒有登上公交車,也沒有接受外展工作人員的幫助。但也有少數人屈服,同意被送到避難所。

"他們想把我送到一個更安全的地方,"布朗克斯38歲的安德拉·史密斯(Andrea Smith)坐在207街站附近的長椅上,她所有物品都塞進了一輛購物車裏。她說,"我已經厭倦了在地鐵上無休止的旅程。我只想在一個避難所裏找一個地方。我需要休息一下。"

12:45 AM

許多不是無家可歸者的人也被地鐵停運困住了,不知所措。

凌晨12:45,59歲,不願透露姓氏的艾倫(Alan)正準備刷卡通過Flatbush Ave.站的旋轉門。警察叫他回去。

"我在曼哈頓的Duane Reade(便利店連鎖公司)工作,住在華盛頓高地,去女朋友家送錢,"他說。"紐約這還要發生什麼鬼事啊?我想回家。在布魯克林我會被搶劫的。這住了一幫#@,現在這些警察要趕我走--他們不會幫我的。"

艾倫上樓想搭B103路公交車開始他的漫漫回家路--但車太滿了,他不得不在路邊等下一輛。

5:00 AM

四個小時後,幾個無家可歸者又 回到Flatbush Ave.-Brooklyn College車站外,等着凌晨5點重新開放,好進入車站內暖和暖和。

十幾名警察阻止了大部分人跳過旋轉門。

"這些警察的作爲就像混蛋。我很冷,"一個穿着無袖衫的男子對櫃檯裏的一名MTA工作人員說,求他免費放行。

"我已經兩個星期沒有睡覺了,"達斯汀(Destine)說,在一次生活事件迫使他流落街頭後,他已經無家可歸六個星期了。"我倦極了,累極了,腳又痛,又餓。我已經在垃圾箱找吃的兩天了。"

達斯汀說他不擔心會感染冠狀病毒。"我不在乎,"他說。"我放棄了。"

4名警員將一位揹着5個包的無家可歸者從一輛即將離開車站的2號列車上趕下來,告訴他要戴上口罩。他把手伸進其中一個包裏拿出一隻口罩,但仍被告知要離開車站。

而一羣戴着口罩的普通乘客正蜂涌而來,要趕2號線的第一趟車。

5:10 AM

早上5點10分,車站內已是人頭攢動,早早地涌進了剛打掃完的列車。 他們大部分都是必要行業的工作人員。 有的人向還在車廂內擦拭、拖地的保潔員們鼓掌歡呼。

"太感謝你們了! 上帝保佑你們!"一位女士對他們說。

"我現在感覺舒服多了,"54歲的瑪麗·梅鬆努夫(Marie Maisonneuve)說,她是一名老年護理員,每週坐六天的火車去上班。"這才是應有的樣子。"

其他通勤者也表示同意。

"現在好多了,"65歲的鮑德·鄧恩(Bod Dunn)說,他在曼哈頓爲有特殊需要的學生當老師。"這讓我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

鄧恩說,自疫情開始以來,無家可歸者的情況已經惡化。"從一節車廂到另一節車廂,都是無家可歸者。他們會直接脫掉衣服,給自己洗個澡 —— 在車上!這簡直是太可怕了。"

在 Jamaica Center - Parsons/Archer 的通勤者通常會提前下班,但他們對火車沒有在早晨5點準時發車感到沮喪。

45歲的胡安娜(Juana)在布魯克林市中心的一家百吉餅店工作,由於地鐵夜間停運,她上班要遲到了。"我覺得很難受,"她說。"老闆會第一個到,但應該是我先到。"

49歲的特雷弗·金(Trevor King)在聯合環球保安公司(Allied Universal Security)工作,他說從凌晨2點左右就在車站外等班車,到快5點了還一趟車都沒有來。"我們還以爲他們會有上面的大巴車,但那些大巴車警察用去安置流浪者了。"

"沒地方可去,"他說起自己漫長的等待。"我想他們可以不停運消毒……讓我們看看會發生什麼吧。也許明天就會好些。"

61歲的無家可歸者巴里·希克斯(Barry Hicks)平時在牙買加中心站的樓梯底層睡覺,在打掃衛生時被趕了出來,改睡在外面的長椅上。他說,自從母親去世後,他已經無家可歸半輩子了。

上週,一些警察把他帶到曼哈頓的一個收容所,但希克斯很快又回到了車站。"他們在那裏感染了病毒,我就離開了。那裏的人都得了病毒,包括工作人員。有一個感染上的傢伙,被隔離了。可是他們就直接把他帶回到了那裏。他們根本不在乎。"

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鐵

紐約市擁有美國最繁忙的公交系統,往常每日乘客量超過500萬。 自疫情大流行開始以來,乘客量已經下降了92%,到目前爲止已有109名MTA員工死亡。

紐約市共有472個地鐵站,清潔工人由於大多數地鐵站沒有門,停運期間沒法鎖門,有1000多名警官不得不在近300個車站通宵值守。

地鐵停運期間,公共汽車免費。但第一天晚上的出行人數遠高於預期,官員們表示正在考慮增加車次。紐約市臨時運輸局主席薩拉·芬伯格(Sarah Feinberg )說:“我認爲我們可能需要稍微調整一下公交服務。” “昨晚我們有數千人乘坐公交車,比平時夜晚乘車的人數要多。這意味着人們需要我們增加和改善公交車服務。”

MTA表示,需求回升後,通宵服務亦將恢復,並且“已在系統範圍內成功部署了創新且高效的消毒技術”。

憂慮

皇后區一位35歲的社會工作者告訴《華盛頓郵報》,有限的運輸服務讓更多的人等着 同一趟列車,還有工作人員、警察,這讓安全社交距離變得越來越短。 “不安全感確實存在。 即使有空間,人們仍然非常接近,”他說,並指出他也“肯定看到了更多無家可歸 的人。 ”

他說:“這無疑增加了我們的焦慮,因爲我們不僅要努力保護自己不受感染,還需要在等火車的時候多觀察一下週圍的環境。”“從一開始,大都會運輸署就應該把這項服務限制在必要的工作人員範圍內。”

當行動開始時,有1000多名警察前來協助,《華盛頓郵報》注意到警察們以有條不紊、耐心的方式與那些在地鐵上的流浪漢與乘客交流溝通。包括警察和護士在內的紐約警察局可家可歸者安置小組得到了城市外展工作人員的幫助,他們冷靜地幫助那些需要幫助且無家可歸的人。有些人試圖偷偷坐上其他的列車,可是最終還是會被警察帶離。

據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和紐約大都會運輸署(MTA)稱,這項“大規模工程”預計每晚將影響約1.1萬名乘客。他們表示,將提供公共汽車、出租車來填補這一空缺。受影響最嚴重的可能是那些仍需奮戰在新冠病毒爆發前線的必要工作人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