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種族歧視還是高校自由?哈佛招生歧視案支持和反對者都在增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2日 07:08   僑報

【僑報記者陳琳8月2日休斯敦報道】當衆多亞裔組織聯名向起訴哈佛大學招生歧視的“學生公平入學”(SFFA)組織表示聲援的時候,常春藤聯盟的成員學府和多家大學也聯合起來向哈佛大學表示了支持。圍繞這場即將於10月份進行的官司,有越來越多的力量和聲音開始介入。在一個實行判例法的國度,這場訴訟關乎的不止一城一池,而是事關整個遊戲規則。

代表156個亞裔組織,美國亞裔教育聯盟(AACE)於7月30日聯手美國亞裔法律基金會(AALF)向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陳詞,堅決反對哈佛大學對亞裔孩子的錄取歧視,支持學生公平錄取組織起訴哈佛大學。就在同一天,與哈佛大學共屬“常春藤聯盟”的其餘七大學府,以及杜克大學、埃默裏大學、喬治華盛頓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斯坦福大學,一共16家著名大學,也向法院提交了陳詞,認爲聯邦政府禁止學校在錄取學生時考慮種族因素是“極大的干預”,要求法庭判哈佛大學勝訴。

此前,學生公平錄取組織通過對超過16萬份錄取檔案進行分析和麪試證人,認爲哈佛通過事實上的種族配額、種族刻板印象和過高標準這一系列操作手法,來歧視和傷害亞裔申請學生。

美國亞裔教育聯盟主席趙宇空表示,“哈佛的錄取模式是目前針對亞裔社區一個嚴重的社會不公。這一模式給亞裔孩子造成了過重的學習負擔,導致他們抑鬱症等心理問題的頻發、甚至出現自殺。通過不公平地拒絕衆多優異的亞裔學生,這一錄取模式也侵蝕着任人唯賢、擇優錄取這個使美國得以強大的重要根基。”

在亞裔組織聯合提交給法庭的陳詞中特別提到,亞裔社區對哈佛通過暗箱操作給亞裔學生“個人品質”評估普遍打低分這一行徑尤感憤慨。在歷史上,亞裔美國人曾被當作缺乏其他美國人所具備的價值和人性的劣等族裔,被醜化爲“黃禍”。如今,哈佛招生官員對亞裔學生的打壓,是與歷史相仿的事實性的歧視。

然而,支持哈佛大學的力量表示,招生行爲在本質上屬於教育層面的判斷,受到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的保障。

他們在陳詞中表示,教育機構擁有必要的專業知識和權利,對設定入學標準作出學術判斷,特別是判斷什麼類型、質量、數量的學生或多元化程度,可以提升學生們的學習經驗,如果高等院校在招生時完全不能考慮種族因素,這將是對大學學術自由的極大侵犯。站在哈佛以及這16所大學背後的,還包括一羣在讀、或即將入讀哈佛的學生,哈佛畢業生,以及37個代表研究型大學、法學院、私立學院等的高等教育協會。

雖然有156個亞裔組織支持起訴哈佛,但亞裔社會本身並沒有能夠發出同一個聲音,從有關名單來看,絕大多數組織都是華裔團體,印度和巴基斯坦這兩大來源國的參與度不高,同時缺乏日裔、菲律賓裔等族羣的態度。

此外,即使是在華人中間,也有不少是認同哈佛做法的,他們的觀點包括,私立學校與公立學校不同,私校應該擁有自主權;同時,亞裔在哈佛學生中的佔比已經很高,遠超人口比例,並沒有顯示出種族歧視;此外,繼日前美國數百所大學取消入學SAT/ACT考試成績的強制要求後,亞裔學生其實已經喪失了原有優勢,在沒有硬性標準的情況下,如果再不考慮種族因素,亞裔上藤校恐怕反而會更吃虧。

對交戰雙方來說,這場訴訟註定都不會輕鬆。(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