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想討好東南亞 路透社:給錢不如先停下與中國的貿易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2日 08:48   僑報

【僑報網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日開始對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進行爲期5天的訪問。繼宣佈1.13億美元的投資計劃後,蓬佩奧預計將在訪問中揭曉更多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合作細節。然而路透社2日報道指出,蓬佩奧此行得到的各國回覆很可能是:萬分感謝,但是請停止與中國的貿易戰吧,那在使我們損失數十億美元。

1.13億美元投資?東南亞各國更看中在美中貿易戰中的損失

路透社稱,有相關人士分析指出,蓬佩奧先前曾大肆宣揚其價值1.13億美元的技術、能源和基礎設施投資,這也是川普尚未明晰的“印度太平洋”政策中的第一個具體細節,但它其實很難在東南亞國家得到響應,因爲東南亞國家早已是中國出口供應鏈中不可分割的一環。

而且,“印度太平洋”政策很有可能會加劇美中緊張局勢,畢竟中國一直在通過“一帶一路”發展計劃在亞洲傳播影響力,推動亞洲經濟發展。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馬爾科姆·庫克說:“東南亞各國關注的是美中貿易戰對他們造成的負面影響,而不是他們能從這1.13億美元的投資計劃中受益多少。”馬爾科姆·庫克補充說道,“蓬佩奧的任務很艱鉅。因爲對於亞洲各國來說,還沒有與美國取得正面結果的貿易先例。

在美國的對亞新投資經濟計劃出臺之後,接踵而至的就是對華關稅的大幅提升,美國考慮將關稅稅額從10%提至25%,從狗糧到建築材料,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據悉,蓬佩奧在與新上任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于吉隆坡會面之後,將飛往新加坡,3日與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中的10個成員國進行會談,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大概是東南亞受貿易戰影響最嚴重的全球貿易中心之一。

據新加坡最大銀行星展銀行(DBS)預計,全面的貿易戰(美中貿易產品均徵收15至25%的關稅)可能會使新加坡明年的增長率縮水一半,從預測的2.7%降至1.2%。而2019年馬來西亞的增長率可能會從預計的5%降至3.7%。

在美國與東南亞國家聯盟舉行會晤之前,新加坡外交部長維維安·巴拉克裏希南2日在東盟外長會議開幕式上說:“我們都已經真切得感受到了貿易戰所帶來的暴風雨。”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今年早些時候表示,貿易戰將對新加坡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

穆迪評級機構本週表示,2018年加劇的貿易緊張局勢已成爲其“基本預期”,鑑於區域供應鏈的整合程度,整個亞洲都“特別脆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圖片來源:中新社)

東南亞有預感:自己可能成爲貿易戰犧牲品

新華社8月1日報道,在東南亞主要經濟體中,不少人越來越清晰地預感到,面對美國咄咄逼人的單邊主義貿易政策,東南亞不僅不可能旁觀,而且很可能成爲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犧牲品,東南亞數十年來在全球經濟一體化中精心打造的產業鏈地位可能會受到嚴重衝擊。

新加坡《海峽時報》、泰國《曼谷郵報》、馬來西亞《星報》、《菲律賓星報》等東南亞國家主流媒體近期密集刊發、轉載觀點類文章,表達對美國挑起貿易戰破壞世界貿易組織體系的擔憂,研判貿易戰可能對東盟產生的深遠負面影響。

中國是東盟第一大貿易伙伴,美國是東盟第三大貿易伙伴,各方深度參與複雜的產業鏈生態,各有分工,各有角色。以手機爲例,美國品牌的手機在中國組裝,但許多零部件是在東南亞生產。美國粗暴地用加徵關稅來製造壁壘,只會一損俱損。

過去15年間,東南亞與美國貿易總量成倍增長。2013年統計數據顯示,在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的大企業中,有227家把總部設在東盟國家,其中不乏美國企業的身影。即便不以東盟爲總部所在地,一些美國企業也在東南亞賺得盆滿鉢滿,例如,東南亞是福特、通用兩大汽車製造商在全球最重要的皮卡車生產基地。

但這些曾經被東盟和美國津津樂道的數據,如今都成爲被川普政府虎視眈眈的對象。

不久前,川普貿易政策團隊中負責亞洲事務的助理貿易代表傑弗裏·格里什放出狠話:“去年,美國與一些東盟國家存在大額貿易逆差:越南380億美元,馬來西亞250億美元,泰國200億美元,印尼130億美元……美國在市場準入方面爲東盟做了很多,現在我們需要東盟爲我們付出更多。”

世界銀行東亞太平洋地區首席經濟學家蘇迪爾·謝蒂警告說,美國發起的貿易戰將傷及東南亞,因爲東南亞是區域供應鏈中的重要一環。一些東南亞經濟分析師則認爲,川普政府的貿易組合拳有可能會使東南亞中高度依賴出口的泰國、菲律賓、越南和高度依賴服務和轉口貿易的新加坡深受衝擊,進而給東盟一體化發展遠景蒙上陰影。

美中貿易讓美國吃虧?德銀專家:壓根不靠譜

北京參考消息網3日援引德國《南德意志報》報道稱,按照川普的想法,貿易是相當簡單的一件事:兩方互賣各自產品,誰最後掙錢更多,誰就是兩人當中更狡猾、更唯利是圖和更老練的那個。這位美國總統無疑對美國每年對歐盟和中國的貿易逆差感到非常惱火。誰又願意充當遭背叛的人呢?

然而,全世界國民經濟學家數月來不遺餘力強調的卻是另一個事實。一國的經常項目收支出現順差還是逆差,與所籤合同是否划算關係不大,反而受到其他許多因素影響:供需、投資決策、人口、儲蓄傾向、預算缺口等。

德意志銀行經濟學家張智威和熊奕在對美中兩國2015年的經貿往來進行更準確統計後指出,即便是中國對美國的巨大貿易順差,如果放到更大的背景下看,也會縮減至微乎其微。

報道稱,首先,中國當年對美國出口4990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出口僅1650億美元。總體而言,美國出現3340億美元逆差。這是真實的。但同樣真實的是,中國公司向美國銷售的幾乎所有產品都是本國生產,然後海運至美國,而美國很多企業對華銷售的大多是直接在中國本地生產的產品。與此同時,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很多產品根本不是來自中國生產商,而是源自只將中國作爲生產地的日本、韓國或其他國家和地區的企業。

報道認爲,若將上述兩個因素計算在內,就會得到美國逆差僅剩300億美元的“總銷售差額”。這一數字甚至不及官方數字的1/10。基於自己的計算,張智威和熊奕推測,美國的這一總銷售逆差甚至已在過去兩年轉化爲200億美元順差。原因是隨着中國富裕程度的提高,中國人開始越來越多地購買在中國製造的昂貴、高質量的美國商品。如今,中國的蘋果手機用戶數量就已超過美國,美國通用汽車的在華銷量也高於在美銷量。

研究顯示,未來幾年這一趨勢還將明顯加強,因爲近年來美國公司在華的銷售增速是中國對美出口增速的兩倍還多。據張智威和熊奕計算,2020年,美國對華總銷售順差將超過1000億美元。

報道稱,這一現象並不侷限於中國:調查顯示,2005年以來,美國公司每年向世界其他地區銷售的商品多於世界其他地區企業向美國銷售的商品。總而言之,美國的銷售順差已從2005年的2000億美元增長到了去年的約9000億美元。雖然川普可能會爭辯,美國公司在海外生產導致美國就業者收入減少。但就連這個論點也遭到了德意志銀行專家的反駁。兩位經濟學家寫道:“美國跨國企業的海外經營活動也幫助拉動了美國國內的經濟和就業。”(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