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僑報社論:中選落幕,美國對華政策風向會變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7日 17:11   僑報

【僑報社論】2018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雖然還有個別結果沒有出來,但備受矚目的國會選舉已經鎖定了民主黨奪回衆議院、共和黨守住參議院的結果。州及地方選舉中,民主黨也表現得好於共和黨。最近一段時間,美國總統及高層官員的言論、美國內政外交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很容易被歸結爲“爲了中期選舉”、“爲了拉選票”——包括美中貿易戰、美國對華日益強硬的態度與政策等。現在,那麼接下來美國是否會改變對華政策的走向?這一段時間以來美中關係處於低谷,會不會隨着中選結束而“言歸於好”?答案是:很難。

這次中期選舉使得共和黨掌控參衆兩院的局面轉變爲民主黨掌控衆議院、共和黨掌控參議院,由此也使得川普在推進符合他主張的經濟、移民、健保相關立法方面面臨許多困難和限制——民主黨和共和黨在這些議題方面分歧很大甚至觀點截然相反,他們各自的選民支持者們也是如此;因此民主黨及其選民很可能會反對乃至阻礙川普和共和黨在這些領域的政策、法案等。但是,與這些國內議題相比,川普作爲總統在外交領域——包括對華政策方面——的權力要大得多。國會雖然有一定的制衡作用但作用相對較小,且本身國會的對外政策態度就偏於保守、對華態度就偏於強硬,因此川普保持其對華強硬的態度並不會遭到反對。川普有2020年競選連任的壓力,因此選民的態度會影響他的做法。然而,傳統上美國民意並不太關心對外政策,民衆關注點多集中在國內議題;因此,民意也不太可能成爲川普政府對華強硬政策走向的制約。

佩洛西成爲衆議院新科議長;她的對華態度非常強硬。來自美聯社。

而且,和兩黨在衆多國內議題上觀點針鋒相對、美國政治分裂日趨嚴重不同,對外政策方面兩黨的分歧並不大。川普執政兩年來,對俄羅斯制裁、對伊朗制裁、對朝鮮制裁法案等在兩院都獲得高票通過,可以說是“兩黨行爲”。同樣地,對華採取強硬的態度和政策也是兩黨的共識,甚至是兩黨的一個“團結點”。因此,兩黨政治勢力因爲中期選舉而產生的改變並不會改變他們對中國的政策趨勢。從另一個角度說,比較而言民主黨對中國的態度更強硬,與共和黨相比也更傾向於從人權、意識形態方面批評中國;明年初將上任的衆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就是一個長期、堅定的對華批評者。因此,中選後國會的“變天”只會加劇美國對華強硬的政策走向而不太可能軟化其態度。

更重要的是,雖然近來美中關係陷入低谷的一個明顯標誌是“貿易戰”,美中兩國之間的分歧並不僅僅是“貿易戰”這麼簡單。兩國的摩擦是結構性的,有深厚的基礎。經濟方面,美國希望在供應鏈上不依賴中國,同時希望限制在高新技術競爭方面美國永遠“世界第一”;戰略方面,美國希望自己纔是國際秩序的書寫者,不願意看到日益強大的中國擴大影響力甚至進行“模式輸出”等。美國在經濟和戰略上的目標決定了美中分歧由來已久,這段時間的“低谷”只是矛盾的爆發而並不是偶然。從這個角度說,國會兩黨力量對比的變化更是不可能改變美國對華政策的強硬趨勢。

總之,中期選舉後,美國對華的政策趨向不會改變,兩國也很難立刻“重歸於好”。但是,這並不代表雙方不應當爭取擴大共同利益領域的合作、管控分歧。比如,朝核問題的處理、反對恐怖主義等就需要美中合作;經濟方面兩國可以在承認不平衡和互補性的基礎上通過磋商解決問題——這些努力可以大大地緩和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經過一次推遲的美中第二輪外交與安全對話將於本週五(11月9日)在華盛頓登場,美中元首峯會也將在11月底、12月初的阿根廷G20峯會期間舉行。這些磋商不一定能立刻解決問題,但兩國各層級、各方面的官員保持溝通無疑可以減少誤解與誤判帶來的衝突,對於雙方都關心的經貿與戰略問題的探討也可以開啓具體的磋商和談判。美中“重歸於好”需要雙方增強互信,並不是一個可以一蹴而就的目標;但增加接觸和溝通將是推動美中關係向好的方向發展的有利因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