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由老布什逝世想開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10日 11:52   僑報

老布什去世後,一系列悼念活動展開。繼首都華盛頓爲他舉行國葬,德州也以隆重的儀式迎接他靈柩的歸來及舉行葬禮。今天我正好沒課,從早上起牀到現在,電視直播就沒有停過。

老布什在德州尤其休斯敦生活了很長時間,因此大家就當他休斯敦人。昨天傍晚他的靈柩運抵聖馬丁公會教堂,特意停靈一個通宵,讓休斯敦人民前往致哀。我本來有心想去卻未能成行。之前網上都查好了,說是民衆需開往幾英里之外的第二浸信會教堂,停車之後在那裏通過安檢,然後排隊一批批登上巴士,再前往聖馬丁教堂瞻仰致敬。

因爲老布什向來對人親厚有禮,自發前往悼念的休斯敦人民排成長長的隊伍,夜晚的冷風中耐心等待幾小時才能坐上大巴。電視轉播都呼籲大家錯開時間,說第二浸信會教堂的停車場都已停滿,務必要等頭幾批已經出發去 聖馬丁公會教堂的民衆結束瞻仰後,坐大巴回來開走自己的小車,才能空出車位容納新來的人們。

今天早上電視先直播了在教堂舉行的葬禮,然後車隊一路開往休斯敦北面的火車站,沿路都是相送的休斯敦人民。到火車站之後又有簡短儀式,老布什的靈柩被送入一節有着兩邊透明玻璃的車箱,小布什等一衆布什家族的親人也跟着上了火車,一起坐兩個多小時,前往德州農工大學的所在地,那裏是老布什總統圖書館及家族墓地,他夭折的三歲女兒及一生摯愛芭芭拉已在那邊等待着他。

火車一路往西北行,直播的鏡頭也緊緊跟隨,沿線都是等待的德州人民,想着最後致意前總統。每個大些的城鎮都安排了電視臺的轉播點,主持人訪問不同民衆,有表達對老布什二戰英雄崇敬之情的退伍老兵,有當年剛滿18歲第一次投票就投給老布什的中年婦女,也有因爲小布什而知道老布什稱他爲美國祖父的中學生......火車一路過處,國旗飄揚汽笛聲聲,人們敬禮揮手,目光追隨聚焦在那節透明車廂裏的靈柩上。老布什豐富精彩幾稱完美的人生經歷,有了極盡哀榮的落幕。

衆所周知老布什和中國有着不解淵源,他對中華文化的喜愛也發之內心。他去世後,朋友圈不少人貼出與他的合影來悼念他。一位是我兒子的少林師傅釋行浩大師,老布什攜夫人去過他的武館,也就是我兒子每週練武的地方,還有一位是我女兒的琵琶老師吳長璐音樂家,她曾爲老布什表演過琵琶。在兩位貼出來的合影上,老布什神采奕奕,帶着翩翩的紳士風度,讓人油然而生景仰之情。

說來我送孩子學少林、學琵琶,全然是受了金庸的影響。當年十幾歲的我看了金庸小說,才發現中華文化好似寶藏,引人入迷值得熱愛。兩個孩子都是美國生美國長,可我打定主意除了教他們中文外,還要送他們一人一樣中華才藝。非常幸運在休斯敦就有釋行浩和吳長璐這樣出色的國家級名師,這些年來兒子學少林、女兒學琵琶,算也是替我圓了我曾經的文武雙全動靜相宜的美夢。飲水思源,當然最要感謝的是金庸,他和老布什同歲,早去世一個月,雖然沒有國葬之禮,但他留下15部鉅著,廣受全世界金迷的喜愛,這一生也不枉了。

今年秋天真是一個悲傷的季節,送別金庸和老布什之間,我還接連聽到了另外兩個噩耗,分別是中學母校的一位老師和《僑報》的謝總,都是五十多歲的英年之齡,突遭大難驟然離世,真是很難讓人接受。母校的那位老師並沒有教過我,但校友們都說他是一個非常熱心非常優秀的好老師,他身後還有一個正在念大學的兒子。《僑報》的謝總我只在2012年去僑報總部拜訪時有過一面之緣,已足夠讓我折服於他言談間顯露的才華和獨具的親和力,聽說謝總的小兒子才幾歲,更是痛惜造化弄人、命運無情。

失去父母的痛,我是有切身體會的。轉眼我媽媽去世都快20年了,她一定想像不到世界變化快,大家都用上微信天涯若比鄰了。還記得她離世後沒幾年,我爸搬了新家,老房子賣掉,老電話號碼也棄之不用了。突然有一天我懷念母親到無法剋制時,心念一動想起那個舊號碼,忐忑的心、顫抖的手,莫名地就撥了那號碼,不知道這電話打過去是哪裏、會不會有人接、那人又是誰?萬萬沒有料到的是真有人接,聽筒那端傳過來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喂......”,我像做了壞事一樣,立馬就把電話掛了,從此再沒撥過,徹底醒悟失去的就永遠失去了。

近幾年來人工智能越來越突飛猛進,我忍不住會突發奇想:如果讓人工智能來扮演失去親人的靈魂,那該多好。操作起來應該也不是很難,父母活着的時候,就在提供類似服務的網站上建一個賬號,寫日記也好、發對時局看法的文章也好、記錄生活瑣碎的隻言片語也好,這個過程好比是輸入,培養對應的人工智能程序瞭解自己的性格、觀念、見解、知識、思想和習俗,輸入越多人工智能學得越全面。這樣訓練人工智能到自己去世,孩子就可以登錄那個網站,在虛擬空間和父母對話似的,人工智能轉輸出模式。這樣任何時候孩子寂寞了、思親了、有生活難題需要指引了、或者就是想傾訴,人工智能就能扮演父母的角色,言語迴應,給孩子帶來心理慰籍,彷彿父母並未離去。有這樣的服務,那該多好啊。

沒辦法,我有時候就會胡思亂想。的確安慰別人節哀時,常用的說法就是TA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可是話雖然那麼說,單向的思念還是很難捱的,如果能有辦法創造出雙向心與心之間的交流,那麼死亡帶來的分離之痛多少可以減緩一些。

願逝者安息,生者堅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