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智庫:2019年美中關係將走向競爭還是鬥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3日 00:46   僑報

【僑報記者陳沉1月2日報道】知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副主席瓊斯(Bruce Jones)1月2日在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上發文,就其美中關係從合作邁入競爭的觀點進行了深入闡述。

全文摘編如下:

2018年是美中關係充滿震盪的一年,朝鮮半島、貿易和南海問題屢登頭條。但這一年也不只有震盪:我們將回顧過去一年美中關係的轉折點,它見證了美中兩國長久合作時代的結束。那個時代從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開始,並在全球金融危機(奧巴馬執政時期)到來時達到頂峯。此外,還有對於“G-2”的恐懼,即美中聯手不給其他國家留下餘地。不過從目前來看,G-2形成的可能性極小。

既然2018年是一個時代的結束,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會迎來什麼樣的轉變?

亞洲的觀察者們對於震盪究竟有多深、川普在對中戰略上究竟有多少轉變等問題十分關注,而答案簡而言之就是:震盪的因素就是川普,尤其是在貿易問題上;但更深的轉變來源於結構。

美國方面,我們能夠看到針對中國的進程的調整,以及“整個社會”對中國的重新評估,比如對中國對美貿易喪失信心等。美國很少有人會對副總統彭斯針對中國的講話全盤接收,但美政府對中國採取更爲廣泛的強硬路線卻得到了廣泛支持。只有金融和科技領域的少數聲音仍在堅持加強兩國的深度合作。

爲什麼會產生這樣的結果?中國的經濟增長不可避免地會得到全球的關注,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態度的變化引人注目。這不僅反映了習近平的抱負,也反映了西方在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的疲軟。中國更加強硬的戰略表現包括加強軍事管控與增加國防開支,加強在南海的軍事化建設等。這種情況是會以冷戰而告終,還是直接引發衝突,亦或是以一種可控的競爭狀態存在, 都取決於時代背景下的政策選擇。儘管滋生於美國的反華情緒在逐漸增長,但雙邊關係的直接衝突卻並非註定。

川普的對華政策分爲兩部分。從戰略層面來看,他是想利用美國的力量來抵制中國的冒險主義,其中期目標是讓美中關係恢復穩定。但問題是,川普的戰略團隊並未給第二日程——貿易與經濟設定參與條款。

川普政府中的一些經濟政策制定者希望實現經濟的再度國有化,並且尋求與中國脫離關係。他們的戰略基於對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角色的錯誤認識,與此同時還高估了美國討價還價的能力。儘管經濟與政策團隊中的其他人都秉持着更爲實際的世界觀,但他們與川普團隊的衝突以及川普與生俱來的不穩定性則給美中關係帶來了不可避免的緊張與不確定性。

2019年很可能會迎來貿易戰的休戰,因爲川普會計算中國採取報復行動會帶來的經濟與政治損失。相比和平協定,未來很可能會迎來兩國的“停火”。2019年衆議院還將換由民主黨接管,他們其中有很多人都有着資深的外交背景,並對人權問題尤爲關注。

美中合作的時代就要告一段落,接下來是戰略競爭的一年,並且很可能不會引發鬥爭。經濟合作可能會繼續,在一些如流行病控制等重大國際問題上,美中兩國的合作可能會繼續。2020年可能會迎來一位新的美國總統,但美國對中國的戰略轉變則會繼續。對於華盛頓與北京來說,新的挑戰是能否找到掌舵競爭和避免陷入衝突的框架,以及能否找到各自的“脾氣”。(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