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前美財長:世界需要美中兩國和平相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4日 19:05   僑報

【僑報記者陳沉1月3日報道】曾在1995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財政部長的羅伯特·魯賓(Robert E. Rubin)1月2日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網站上發文,語重心長闡述美中兩國爲何應由關注眼前經濟利益轉向爲了人類福祉而合作。

全文摘編如下:

應建設起友好合作的氛圍

在美國,支持與中國合作的聲音正在逐漸消失。我從商業領袖那裏聽到的有關結構性貿易問題的沮喪想法越來越多,軍隊也擔心北京會在地緣政治方面採取激進行動。兩大政治黨派中顯著的聲音正變得越來越好戰,立法機構的擔憂更是成了惡性循環,每一步消極的進展都會加深已有善意的毒害,而這種善意本身就很粗淺。

這種循環必須得到逆轉。在美國,商業團體、政策分析師和媒體都應創建起一種能夠鼓勵官方追求建立友誼的良好氛圍。在中國也應如此,儘管那裏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兩國領導人應當意識到共同應對全球性大問題能夠帶來的直接利益,尤其是針對地球生命的兩大威脅:核武器和氣候變暖。

沒有哪個國家能獨自解決這些威脅,事實證明,已有的國際機構也力不從心。最有可能解決這些重大問題以及像傳染病、恐怖主義、網絡安全等全球性問題的,就是世界兩大經濟體聯起手來,催化全球性的行動。

構建合作 共面全球性危機的挑戰

實現以上願景的最佳辦法就是構建起建設性的合作關係。我們必須將我們的差異放在一邊,共面挑戰。

作爲世界兩大經濟體,美國與中國可以通過在清潔能源科技領域投資、採用更嚴格的環境規定並鼓勵貿易伙伴效仿的方式爲對抗氣候變暖設定基調。當然,這一屆美國政府並不接受氣候變暖的事實,但未來的政府有望認識到行動起來的緊迫性。

兩國還應合作以處理擴散與可能使用核武器的情況。讓人擔憂的不只有朝鮮。政府疲軟的巴基斯坦對其核武器庫的管控也十分不穩定。

人類歷史的曲折發展離不開衝突。只要你相信人性是可能會改變的,那就表明在某個時間點,很可能存在以國家名義或非國家名義使用核武器的可能。美國與中國的合作可以限制核武器在國家間的擴散以及核材料被轉移至恐怖分子手中等危險,這會讓人類更加安全。

解決以上挑戰的最有前景的做法就是讓兩國的經濟合作回到穩定的正軌之上。這種合作需要由高層來確定,因此,川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應該將合作放在其解決貿易爭端框架中的首要位置。

美中兩國“錯”在哪裏 

有些情況下,美政府對中國的牴觸似乎是由貿易逆差引發的非理性的憤怒所帶來的。事實上,所有主流的經濟學者都認爲川普總統的理論——兩國的關係應該以雙邊貿易逆差作爲評價標準——從分析法的層面上來看是錯誤的。

另一方面,中國也違反了一些已被廣泛接受的貿易與投資規定,比如中國會補貼出口、限制進口、保護國家領軍企業、強制要求購買中國產品,有些情況下還會要求外企與其在中國國內的合作伙伴分享自己的知識產權。這些結構性的政策所呈現出的問題是十分複雜的。它們根植於中國的經濟模式,美國需要意識到自己不能簡單要求中國改變這一模式,而中國也需要認識到,中國的體制會給貿易活動帶來不能被別國接受的後果。

在這個基礎上,兩國應該確定出合理的解決方案。

華盛頓應該注重多邊外交,還要耐心一點。美國應與巴西、墨西哥、日本以及歐洲同盟結成聯盟。美中兩國曾在經濟與政治上聯手過。20世紀90年代,在我擔任美國財政部長的時候,美國與中國曾合作遏止了亞洲的金融危機。儘管川普政府已退出《巴黎氣候協定》(the Paris climate agreement),但美中雙邊合作對該協定在2015年的創立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我們必須“越過”有關美中貿易的那些頭條新聞,看到兩國日益嚴重的摩擦可能會引發的後果。

爲了人類未來的福祉,兩國不應把重心放在眼前的經濟利益上,而是要看到,建設性的合作才能夠互惠互利,並據此行動起來。(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