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哈佛亞裔學生成首位獲羅茲獎學金夢想生 喜悅之餘他在害怕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4日 12:21   僑報

【僑報綜合報道】樸金(Jin Park)是第一個贏得有着大學生諾貝爾獎之稱的羅茲獎學金的“夢想生”(童年來美無證移民),但對於這名剛剛從哈佛大學畢業的學生而言,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擔憂已經蓋過了成功的喜悅。

據美聯社報道22歲的樸金居住在紐約,他如果在秋季入讀牛津大學,可能會面臨無法返回美國的風險。

川普政府在2017年決定取消奧巴馬時期制定的DACA項目時,取消了“夢想生”海外旅行的選項。

獲羅茲獎學金的樸金。(圖片來源:美聯)

不過,樸金和他的支持者認爲,奧巴馬政府期間允許“夢想生”在出國學習等特定條件下許可的出國旅行的政策仍應有效,因爲聯邦法庭已經裁決DACA項目目前仍有效。

“如果我離開,非常有可能我無法再回來。這是我最大的恐懼。”7歲時隨家人從韓國來美的樸金說,“我還沒有真正思考過,如果不能回來對我意味着什麼。”

負責管理DACA項目的美國移民局並沒有對評論要求進行回覆。

樸金說,與父母討論風險是一個微妙的話題,他們曾在得知獲得獎學金時大聲歡呼。“我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他說,“這對於他們來說非常有意義,像是他們爲我做出犧牲的證明。”

羅茲獎學金過去獲得者和羅茲基金會的支持者自願將他們的私人律師提供給樸金,但這是一個“美國法律問題,羅茲基金會無法單獨解決。”羅茲基金會的美國祕書艾略特·格森(Elliot Gerson)說,“我們希望聯邦政府能夠行動。”

“政府應該執行現有的法律,允許樸金完成他的學業。”移民權益組織“定義美國人”發言人克里斯蒂安·拉莫斯(Christian Ramos)說。

樸金也可以選擇拒絕獎學金。但他已經決定不這麼做,他希望成爲移民辯論的發聲者,並認爲前往牛津的好處大於風險。

“我期待我可以有一段非結構化的時間來思考這些更廣泛的問題,即誰屬於美國、我們對其他人的價值判斷。”樸金說。

自從上高中以來,樸金一直是DACA項目受益者權益的倡導者。2015年,他創立了非盈利性組織“更高夢想”(Higher Dreams),旨在幫助沒有永久移民身份的學生掌握大學申請流程。

在哈佛大學的支持下,樸金在去年申請羅德獎學金,強調DACA受益者在申請這一尊敬獎項和其他類似獎項時爲何不符合要求。該獎學金由英國商人和政治羅茲於1902年創立,提供獲獎者至少兩年在牛津大學學習的所有費用。

樸金的申請,與前幾年的許多申請者一樣遭到了拒絕,但他成功傳遞了信息。羅茲基金會在境內改變了其政策,樸金重新提交了申請並被接受。

格森說,這一變化反映了該組織擴大申請者資格的努力。近年來,他們開始允許合法的永久居民和波多黎各等美國領地的民衆申請。

在牛津大學,樸金希望研究移民和政治理論,並決定他的未來發展。本科學習分子和細胞生物學專業的他也申請了醫學院,他也沒有排除未來爲市政府工作。他認爲自己可以影響移民政策,“無論在白宮的是誰。”

而無論接下來發生什麼,樸金都確信能知道家的所在。

“對我來說,家是紐約皇后區。”他說,“無論發生什麼,我總會知道這個事實。即使我不得不花費我的餘生來說服政府,或者政府的後來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