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生源減少 美國高等教育遭遇難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4日 19:08   僑報

【僑報記者張楊1月4日報道】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吉斯商學院(Gies College of Business)院長布朗(Jeffrey R. Brown)同時還是一名風險管理方面的學者。在四年前他的第一次教職工會議上,布朗就擔心他的學校跟很多其他美國大學一樣,過於依賴來自中國的生源。布朗說:“我認爲我們對中國生源的依賴是一種風險。我曾擔心中國會限制來美的學生數量,但是之後美國的政治格局發生了變化,我們也很容易受到簽證以及移民政策變化的影響。這兩項風險都是我們難以控制的。”

據《紐約時報》報道,作爲一名風險經理人,布朗採取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做法:購買保險來防止中國留學生數量的下降。這一爲期三年的保險要求他所在的大學每年支付42.4萬美元,保額最高可達6000萬美元。如果發生某些特定事件,比如由於政府的簽證禁令導致商學院和工程學院的中國留學生在一年內減少18.5%,承保的倫敦勞合社(Lloyd’s of London)將會支付賠償金。對想要來美讀大學的國際學生來說,與中國的貿易戰、簽證限制以及來自白宮的反移民言論都讓情況變得越來越複雜。布朗承認:“現在的環境很困難。”但是購買的保險讓他安心。他說,學校還會繼續在中國投資,不過“現在不用擔心會承擔過大的風險”。

過去十年裏,來美國際學生數量爆發式的增長讓教育成爲美國最重要的出口產品之一,儘管這一產品從未走出過國門。雖然說把在美國的留學生當成出口看起來有些奇怪,但是從經濟角度來看,這種情況與一家日本公司購買美國大豆沒有太大的區別,同樣會爲美國帶來外國的資金。

2017年,一共有近110萬國際學生入讀美國大學。根據經濟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數據,這些國際學生創造了424億美元的出口收入,是8年前的兩倍還多。而由於出國留學的美國學生很少,教育爲美國帶來了342億美元的順差。支持國際教育的非營利組織國際教育協會(Nafsa)估計,來自海外的學生在美國創造或者維持了超過45.5萬個就業,幾乎是煤礦工人的9倍。國際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高級顧問班達裏(Rajika Bhandari)說:“公衆很少意識到高等教育是美國最大的出口產品之一,也不清楚這種出口推動了美國的競爭力上升。”

但是,作爲全世界最具吸引力的教育資源,美國大學的這種優勢正在逐漸消散。國際教育研究所的一份報告顯示,2016年新入學的國際學生數量數十年來首次下降,幅度達到3.3%。2017年這一數字增加到6.6%。雖然印度學生數量的減少是引起這一趨勢的主因,但是中國學生的入學率也在迅速下降。造成這一現狀也不僅僅是因爲政策的變化,其他原因還包括美國大學學費的上漲、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國學校的競爭、各國對高等教育加大投資等。

不過,“川普效應”的確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影響。他出臺的一些政策,比如旅行禁令以及移民政策等都對一些中國家庭產生影響,其中一些就轉而選擇前往其他國家留學。現在,隨着貿易戰的升級以及諸如知識產權方面的爭議,中國學生髮現自己的處境變得愈發微妙。去年11月,據《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報道,白宮甚至簡短地討論過全面禁止中國留學生。

而從實際上看,美國收緊簽證限制對學生的打擊的確很大。比如去年6月,政府就以國家安全爲由宣佈,中國學生在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領域的簽證可能會從5年減少至1年。上個月,65所大學聯名簽署一封信件,對美國政府的一項新政策提出法律挑戰,該政策將更容易阻止國際學生延長他們的簽證。

還有一些大學試圖逆流行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的保險政策就是最典型的一個例子,至今該校的中國學生數量在全國範圍內都仍居前列。

僅僅從出口創收這方面來看待這個問題很短見,國際學生和學者同樣也會刺激美國的創新和增長。國家政策基金會(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的數據顯示,如今所有價值10億美元的美國創業公司中,創始人有近1/4都是國際學生。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經濟學教授斯塔茲說:“在工程、計算機科學甚至是經濟學方面,我們都沒有足夠的美國學生。”(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