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建交40週年 美中兩國將何去何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2日 01:56   僑報

【僑報記者陳沉1月10日報道】1月10日,《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刊登了內華達大學雷諾分校(University of Nevada)政治學副教授Xiaoyu Pu題爲《40年後 美中關係進入不穩定期?或許不是》的文章。文章以美中建交40週年這一時間點爲背景,闡述美中兩國應如何通過競爭和國內改革實現共同發展。

全文摘編如下:

1979年1月美國與中國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40年後,隨着最近雙邊貿易談判的進行,兩國在科技、通訊和南海問題上的競爭變得越來越激烈。1977年至1978年致力於與中國建交的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近來曾敦促美中兩國領導人要避免出現“現代版冷戰”(“modern Cold War”)。

對美中關係的一種常見描述就是兩國都想成爲世界第一大國,但我反對這一觀點,我認爲還有其他的解讀。美中之間的關係遠比中國崛起、美國衰退要複雜得多。原因有以下三點:

1. 中國並不總是想要尋求更高的地位

中國的身份多種多樣:它既是新興的經濟強國,同時也是大型的發展中國家。從政治角度來看,它既是崛起中的政權,也是已確立的、在聯合國安理會佔有一席之地的大國。中國精英在國際舞臺上就這個國家所面臨的挑戰與困境展開了積極辯論。

儘管20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清晰確定了中國的社會與經濟目標,但並未闡明其國際戰略。十九大報告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形容中國時先後26次使用了“偉大”或“強大”,但他指出,中國作爲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的地位並未改變。

對於自己在21世紀的身份與角色,中國繼續傳遞着頗爲矛盾的信號。中國的確正在努力爭取別人對其崛起大國身份的認可。比如,中國政府認爲,其在臺灣的核心利益應更多地得到滿足。但與此同時,北京也擔心其崛起大國的身份被過度地承認,因此它敦促國際社會認同這一觀點,即中國在相比之下仍是一個弱小的發展中國家。

美國對中國的“怨念”不只來源於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抱負。有些問題似乎還在朝着相反的方向發展:中國並未升級其義務與職責,而繼續使用其發展中國家的地位行事。由於中國已成長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因此其“發展中國家的地位”更具爭議。

2. 中國的多面角色

中國政府在面對不同受衆時希望能展現不同的身份。不過,面對國內外的受衆,中國政府很難做到針對某個特定羣體成功傳達特定的信息。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看起來堅定而自信,而在面對國內時會有些缺乏安全感,這使得中國政府有時會通過展示其國際地位與聲望來增強其在國內的威望。

近來美中間的緊張局勢讓一些中國精英收斂了“中國必勝”(“Chinese triumphalism”)的這一說法。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就曾敦促中國政府“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分量”。中國一些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認爲中國應該保持其崛起的角色,謹慎擴大其利益,並避免與西方發生衝突。而實際上,中國政府已開始放緩其對於中國崛起/美國衰落的宣傳。此外,中國還淡化了其“中國製造2025”的戰略意義,該戰略被白宮看作是中國不公平經濟慣例的另一個例證。

3.競爭並不意味着美中關係是零和遊戲

美中關係既充滿競爭,又包含合作因素,兩國間的關係並不只是一場零和遊戲。中國崛起的確在發生,但它也受制於其自身的侷限性。分析師們總是喜歡誇大中國的潛力,稱其能取代美國領導國際事務。

此外,將美中關係描述成單一的崛起與衰落是不夠準確的。只要兩國在追求必要改革的同時能保持其經濟的增長,那麼中國與美國都可能會成爲崛起大國。儘管美國已是非常富有的超級大國,但從長遠來看,美國在基礎設施建設、醫療和政府開支方面仍面臨着諸多挑戰。

2019年伊始,國內改革與經濟增長將爲兩國的未來描畫出獨特的發展軌跡。儘管競爭正變得越來越激烈,但這種自我強化類型的改革(而不是公然對抗)將爲未來美中關係的進步提供前進的方向。(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