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人申請美國技術崗被拒 與貿易戰有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1:10   僑報

【僑報記者陳沉3月12日報道】去年拿到ASML美國分公司的錄取通知時,小王並沒有想到美中貿易之間的緊張局勢會讓他的新工作被扼殺在搖籃中。

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道,中國籍的小王在美國工作已有8年。去年,他了解到這家總部位於荷蘭的半導體公司在康涅狄格州的研究所要招人,並且這家公司有許多中國籍的員工。

希望獲得更多專業經歷的小王申請了這份工作,面試也進行地很順利。去年2月,他接受了ASML的錄取。

不過,在他入職前,公司還需要履行一個常規流程,即向美國商務部提交“視同輸出”(deemed export)執照的申請。當非美國籍的人員需要到涉及國家安全的崗位工作時,就需要申請該執照,持有該執照才能接觸到受到輸出限制的科技。但3個月後,小王得知自己的申請遭到了拒絕。

執照、出口管控新法成在美中國籍求職者“絆腳石”

小王申請被拒時正好處在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談判陷入僵局、貿易戰一觸即發之時,華盛頓充斥着對中國會獲取美國高科技的擔憂。

“拿到執照不該有什麼問題的,也有中國籍的員工在那工作。”小王告訴《南華早報》,“我和朋友之前還說到了貿易戰,但我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會落到我的頭上。”

官方數據和行業分析都顯示,小王的處境變得越來越普遍。而行業分析師們提出警告,未來幾個月中國籍求職者獲取該執照將更加困難。

華盛頓負責國際出口管控案件的律師雅各布森(Doug Jacobson)指出,“視同輸出”執照是逐一審覈的,決定是否頒發執照取決於申請人的背景、工作經歷和技術性質。儘管如此,雅各布森強調,由於美中貿易摩擦,中國籍職員可能會“受到額外審查”。

美國將中國和俄羅斯視爲戰略競爭對手。此外,在華盛頓,兩黨一致認爲中國會對美國的技術支配地位造成威脅。和前幾屆政府一樣,川普政府也指責中國盜竊知識產權,不過現任政府更進一步,針對中國進入美國高科技市場設置了障礙。

自2017年年末起,聯邦政府拓展了對在美外資的審查,旨在以國家安全隱患的名義對更多的商業交易進行審查。2018年8月,聯邦政府還通過了《出口管控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按照新法規定,商務部將在今年夏季列出影響國家安全的技術,它們也將受到更加嚴格的出口管控。

專注於中國的調研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術分析師丹·王(Dan Wang)在報告中得出這樣的結論,即被列入法案中的技術越多,對美國科技行業勞動力的影響就越大。

“受影響的科技企業得做以下3件事,要麼是將其中國籍員工移出涉及這些技術的團隊,要麼是從商務部獲取執照讓他們能繼續工作,或者是解僱這些員工。”丹說,“爲了遵守更嚴格的出口管控,企業和大學實驗室需要開始分割哪些是美國籍人員可以做的,哪些是非美國籍人員可以做的,他們需要制定出處理美機構和外國機構慣用的信息技術交流方法的方案。”

未來技術行業仍將是爭論焦點

此外,儘管北京與華盛頓似乎距離終結貿易戰的目標越來越近,但跨國企業的分析師和高層都警告稱技術行業未來仍將會激起爭論。

律師雅各布森表示,難題在於許多開發了這些技術的美國企業很想要在中國實施生產,這纔是挑戰所在。

丹也指出,假設兩國就關稅達成了一致,但美國的出口管控仍將收得越來越緊。這種陣痛還會波及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科技公司。

美國兩大智庫之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級副總裁路易斯(James Lewis)在今年1月發給美商務部的報告中寫道,在美國深造或工作的中國籍人士的確是技術泄露的其中一個來源,但站在美國的角度上來看,美國收穫的比損失的要多。

路易斯認爲,出口管控並不是緩解這一危機的最佳辦法。“(這樣做)目的不是要打敗或是壓制中國,而是要讓中國慣例符合國際上的預期,以保證不會危害到國家安全的商業合作關係的持續進行”。

而對於小王來說,他沒有責怪ASML公司,但認爲這一政策不夠合理,並提出了這樣的疑問:“如果美國政府認爲某個領域很敏感,會危及到國家安全,那爲什麼它不叫這些企業停止招收外籍員工呢?”(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