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20總統大選民主黨陣營面面觀】之二:從溫和到激進,民主黨人選擇左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2日 12:04   僑報

【僑報記者陳琳3月21日休斯敦報道】 綜觀這一次民主黨各路競選人的政綱,與以往歷次相比,最大的特點是整體左轉,甚至是激進的主張時時可見。其中,最主要的信息包括:全民醫保、免費教育、歡迎移民,此外,還有圍繞女性墮胎權利、大麻合法以及環境保護等一系列主張。圍繞最主要的幾位競選人,我們可以摘錄他們的如下見解:

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圖片來自:路透社)

從桑德斯到賀錦麗:實行免費大學教育、全民醫保

極受年輕選民歡迎的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表示,這場競選是基於經濟、社會、種族和環境正義的原則來改革美國社會,並打造一個與之相適應的政府。他提倡的內容包括: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是美國一系列擬議的經濟刺激計劃,旨在解決氣候變化和經濟不平等問題)每小時15美元的最低工資、增收財產稅、限制銀行規模,以及大學免費教育,等等。2016年時,桑德斯曾作爲黨內競爭對手與希拉里·克林頓較量,他的政見從那時起就被很多激進的民主黨年輕選民接受,“社會主義”的名號就從那個時候開始叫響。值得一提的是,在桑德斯2016年不敵希拉里後,他的大多數支持者並沒有轉向希拉里陣營,甚至一些人反而將手中的選票投給了川普。這一次,在桑德斯捲土重來、宣佈再度參選之後,消息公佈的24小時之內他就籌得590萬美元的助選資金,這位77歲的老爺子,其份量不可小視。曾有預測稱,桑德斯與加州聯邦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即賀錦麗)的組合將是對決川普的最佳人選。

而在賀錦麗的政見裏,除了同樣提供全民醫保,還包括universal pre-K(即三、四歲的孩子就可以進入公立學校接受免費教育,這樣可以減輕家庭負擔),免除大學生的貸款債務,以及爲工薪家庭和中產家庭減稅,最高可每月減免500美元。最新一期民調顯示,賀錦麗的支持率排名民主黨競選人第三位,僅次於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和桑德斯。

加州聯邦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即賀錦麗)(圖片來自:路透社)

另一位民主黨的女將就是此前因爲印笫安人血統一事與川普總統之間鬧的沸沸揚揚的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宣佈參加總統競選時她表示,“生活在美國的每一個人都應該能勤奮工作、被同樣的規則來對待、能夠照顧自己以及所愛的人,這是我要爲之奮鬥的。”沃倫的主張包括:全民醫保、免除大學生貸款債務、綠色新政,要對全美最富有的那7萬5千人收取財富稅(wealth tax),以補充免費託兒所(universal childcare)計劃所需的部分資金,此外,她建議對諸如亞馬遜這樣的大型公司進行拆分,不讓這些企業形成實質性的壟斷。

與沃倫有着類似主張的是華裔競選人楊安澤,他的計劃是從亞馬遜、谷歌之類的大公司身上徵收增值稅,以填補進他的UBI計劃裏,這樣,可以給每人每月發放1000美元的紅利。

奧魯克:外來移民合法化

至於被視爲民主黨黑馬的貝託·奧魯克(Beto O’Rourke),則以他對外來移民的寬容而著稱,奧魯克所居住的城市艾爾帕索地處美墨邊境,因此,在“骨肉分離”、建牆以及“夢想生”的問題上,奧魯克均以自己的親身體驗爲佐證而對川普的政策持否定態度,但他同時也表示,自己不曾主張開放邊境,而是希望給外來者一條道路讓他們尋求身份的合法化。奧魯克的其它主張還包括:對購槍者實行嚴格的背景調查,禁止殺傷性武器,增加對公立學校的聯邦資金支持,支持藥用大麻合法化,等等。

在另外一些競選人的政綱裏,還包括取消私營監獄、大力發展清潔能源以阻擊氣候變化與全球變暖等。當然,還有支持女性墮胎權、保護同性戀羣體等聲音。

從溫和到激進:爲何民主黨人選擇左轉?

在這些競選口號之外,還有一個數字值得一提。記者採訪的一位民主黨人士表示,現在至少有60%以上的民主黨人都是激進派,而在川普當選之前,50%的民主黨人都還只是溫和派。

是什麼促成了這些改變?答案也許就隱身在美國的人口結構變化之中。今天的美國社會,與40年前、甚至是10年前相比都已經大不一樣了。以前,共和黨和民主黨的選民差別大多是所屬經濟階層的差別,而如今,在外來移民的帶動下,在堅持尊重多樣性的大旗下,民主黨基層土壤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其影響自然不言而喻。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是,年輕人的想法在發生變化,而這與他們的經歷有着很大關係。來看一看今年剛走馬上任的民主黨籍國會議員、年僅29歲的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是怎麼說的,這個在推特上有362萬關注者、其關注者數量甚至超過奧魯克的年輕女政治人物說,“我所屬的整整這一代人,也是如今成爲重要投票力量的這一代人,那些美國所謂的盛世與黃金年代我們從未見過或經歷過,相反,伴隨我們成長直至成爲成年人的,是經濟危機、學生貸款、氣候變化。無怪乎我們會選擇往左走。“

在經歷過2018年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以及中期選舉之後,可以預見的是,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會成爲史詩級的事件,因爲,它的選舉結果將關乎美國的未來走向。 那麼,一個大問號橫空出世:立國243年至今,一直偏右的美國會向左轉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