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宗教仇恨?報復西方?斯里蘭卡連環爆炸後24人被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22日 00:32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21日的連環爆炸發生後,斯里蘭卡當局已經逮捕了24人,但尚沒有組織宣稱對襲擊事件負責。斯里蘭卡防長魯萬·維傑瓦德納隨後表示,兇手身份已確認,是宗教極端分子。他指出,這一系列爆炸事件是由自殺襲擊行爲所致。

爆炸共造成290人喪生、500人受傷。這是斯里蘭卡內戰結束近十年來,前所未有的嚴重暴力事件。

據悉,遇難的30多名外國公民中,已確認有2名美國公民和2名中國公民。另有5名中國公民失聯。

 

 

斯里蘭卡科倫坡一警察局停屍房外的遇難者外國親屬。(圖片來源:路透社)

宗教仇恨?報復西方?

中新網報道,已確認的是,香格里拉酒店襲擊是由自殺式炸彈襲擊者扎赫蘭·哈希姆實施,而名爲阿布·穆罕默德的男子對拜蒂克洛教堂進行了炸彈襲擊。

美聯社報道,斯里蘭卡防長魯萬·維傑瓦德納稱這一連串明顯有組織的爆炸襲擊稱作“恐怖襲擊”,指認宗教極端組織成員行兇。他相信系列爆炸事件是由自殺襲擊行爲所致,並稱兇手“來自同一個組織”。

法新社稱,當地警方總監普朱特·賈亞孫達拉11日給多名高級警官發信息提醒“得到外國情報機構警告,NTJ(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當地宗教極端組織)正打算在科倫坡針對教堂和印度駐斯高級專員辦事處發動自殺襲擊。

英國《衛報》分析,爆炸發生當天恰逢西方復活節——基督教年曆上重要節日。教堂、深受外國遊客歡迎的豪華酒店幾乎同時成爲了襲擊目標。這表明,爆炸襲擊可能與反西方或反政府有關,也可能是宗教狂熱引發仇恨而來。

另一個可能是,10年前,北部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領導人被擊斃後,斯里蘭卡政府軍結束了和該組織的30年內戰,此次襲擊可能與下月的10週年紀念日有關。

斯里蘭卡爲何安全堪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傅小強接受北京《新京報》採訪時表示,斯里蘭卡最近安全形勢嚴峻,主要原因是,“伊斯蘭國”(IS)在中東被擊潰之後,組織人員大量回流,其中也有斯里蘭卡籍戰鬥分子,這些人更容易和國際恐怖勢力勾結,一旦形成國際背景,很難防範。斯里蘭卡是西方遊客喜愛去的旅行目的地。“伊斯蘭國”恐怖分子一直尋求對西方報復,但是歐美國家安全防範比較嚴,恐怖分子就容易把目標放在境外的西方遊客身上。

斯里蘭卡只有6%人口是天主教徒 今年以來宗教矛盾加劇

這場襲擊針對的是天主教堂和高級酒店。北京《中國新聞週刊》微信公衆號22日撰文稱,多方認爲,此次事件可能與宗教衝突有關。天主教堂在教徒們慶祝復活節的當天遭到襲擊,前6次爆炸都發生在教堂禮拜開始的很短時間內。這讓部分當地天主教團體將矛頭指向“極端佛教僧侶”。

 

 

炸彈爆炸後,保安人員在斯里蘭卡的尼貢博教堂外站崗。(圖片來源:路透社)

據法新社報道,以佛教爲主要宗教信仰的斯里蘭卡只有6%左右的人口是天主教徒,但這個宗教被視爲一股團結力量,因爲它同時擁有泰米爾人信徒和僧伽羅人信徒。作爲斯里蘭卡少數族裔,泰米爾人組成的猛虎組織曾長期從事分離活動,與斯里蘭卡政府間進行了長達25年、死亡7萬餘人的斯里蘭卡內戰。

2009年內戰結束後,佔總人口70.2%的僧伽羅佛教信徒和占人口少數的穆斯林、天主教羣體間發生了新的衝突。佛教團體指責穆斯林強迫人們皈依伊斯蘭教,斯里蘭卡全國天主教福音聯盟(NCEASL)則報告稱2018年該國共發生了86起針對天主教徒的歧視、威脅和暴力行爲。

進入2019年,斯里蘭卡宗教矛盾加劇。前3個月,NCEASL記錄的針對天主教徒的攻擊和歧視行爲就達26起,最近的一次記錄發生在3月25日。

路透社援引美國國務院的報告稱,斯里蘭卡的部分極端佛教團體經常試圖關閉穆斯林和天主教羣體的禮拜場所。在NCEASL記錄的今年以來攻擊天主教徒的行爲中,就包括一起試圖阻止天主教徒在週日早上禮拜的事件。這次襲擊發生後,科倫坡天主教會取消了當天所有的復活節宗教活動。

襲擊發生10天譴 官方曾收到“人彈”情報

斯里蘭卡從未發生過與外國極端穆斯林團體有關的恐怖襲擊,但有當地媒體報道曾有斯里蘭卡人前往中東地區參加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並有斯里蘭卡籍恐怖分子在爲“伊斯蘭國”作戰時死亡。另據法新社報道,今年1月斯里蘭卡警方曾搗毀一個新成立的極端穆斯林團體,繳獲了一批炸藥和雷管。

在襲擊發生後的記者會上,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透露,襲擊發生前斯里蘭卡有關機構已經收到了相關信息,但還沒有上報給他。CNN獲得的文件顯示,早在4月11日,斯里蘭卡副總警督就簽發了一份“獲知自稱‘薩瓦希德·賈曼國’領導人的默罕默德·撒哈拉將進行自殺式恐怖襲擊的計劃”的備忘錄。

“我們必須就此展開調查,但當務之急是先逮捕嫌疑人。”維克勒馬辛哈表示。

襲擊發生後,不同宗教、種族背景的政治人物紛紛對這一恐怖行徑表示憤慨。印度總理莫迪稱“我們的地區不允許這種野蠻行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表示爆炸是“對全人類的攻擊”。

“這是針對整個斯里蘭卡的襲擊,因爲斯里蘭卡是一個多民族、多宗教和多文化的國家,全國人民都聚集在一起慶祝復活節。”有斯里蘭卡高級官員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

“這個作案時間太精心計算了”

北京《三聯生活週刊》微信公衆號撰文稱,長期以來,因爲水滴一樣的島國形狀、古樸原始的自然風光和令人悲憫的持續30年的內戰,斯里蘭卡被稱作“印度洋上的淚滴”。如今,“淚滴”背後的族羣衝突、宗教爭端,通過一起災難,集中地折射了出來。

爆炸首先發生在首都科倫坡的聖安東尼教堂(St Anthony's Church),這之後科倫坡以北城市尼甘布(Negombo)的聖塞巴斯提安教堂(St.Sebastian's Church)和東部城市拜蒂克洛(Batticoloa)的教堂相繼發生爆炸。

尼甘布是科倫坡最早的港口城市,對外開放很早,基督徒衆多。這裏也是科倫坡的衛星城,班達拉奈克國際機場所在地,大量旅客會選擇在此休息、中轉。紀錄片導演Chao 4月19日抵達這裏,他要到南部城市加勒拍攝一部關於動物保護的紀錄片,這是他第二次來到斯里蘭卡,正巧趕上4月13日、14日斯里蘭卡新年假期的尾聲。

聖塞巴斯提安教堂是一座建於1936年的哥特式教堂是尼甘布最漂亮的教堂之一,是完全模仿法國蘭斯大教堂的樣子來建造的。4月20日一早Chao去了教堂附近的魚市,當地人見他講英語,便告訴他,第二天是復活節,教堂裏一早有盛大的彌撒,當地許多名人、政要都會出席。彌撒過後,社區的綠地上會舉行最後一天慶祝活動,然後大家安心準備第二天返工。

 

 

爆炸後的聖塞巴斯蒂安教堂(St Sebastian's Church)。(圖片來源:路透社)

21日,聖塞巴斯提安教堂發生爆炸。隨後,更多的消息傳來,科倫坡3間酒店包括香格里拉(Shangri-la)、肉桂樹大酒店(Cinnamon Grand Hotel)和金斯伯裏酒店(Kingsbury Hotel)相繼發生爆炸。

斯里蘭卡福建總商會常務副會長黃朝順旅居科倫坡15年。“這個作案時間太精心計算了,教堂裏擠滿了參加彌撒的信衆,而因爲是假期和週末,酒店裏的客人大多還沒有出門。”他感慨說。政府很快宣佈了宵禁,並且把宵禁的時間從下午6時提前到了3時30分。

Chao所在的班達原本在街上搭建了慶祝新年的舞臺,活動也被取消,當晚無一例外大家都聚在一起守在電視機前。

十年前泰米爾猛虎組織被剿滅 斯里蘭卡走上重建道路

從2009年泰米爾猛虎組織被剿滅,國家走上恢復重建的道路後,斯里蘭卡人眼見着街上的軍人檢查站一點點撤下去。旅居15年,黃朝順覺得斯里蘭卡的經濟、教育、經商環境都有這樣那樣的弊病,但安全一直是很好的。“大概是打了30年的內戰後,對和平的追求根植在了每個人心裏。”他說,“每年示威、遊行之類的是不少,可是大家心裏應該有那樣一根弦在。”

斯里蘭卡是吃過暴力衝突的大虧的。1983年,泰米爾人的政治勢力猛虎組織成員在賈夫納半島打死13名政府軍士兵,隨後信奉印度教的佔總人口數75%的僧伽羅人在首都科倫坡對信奉佛教的佔總人口數18%的泰米爾人進行報復並引發了大規模的騷亂,政府軍與猛虎組織之間隨即爆發戰爭。這場戰爭打打停停,直到2009年5月,斯里蘭卡政府軍在對猛虎組織作戰中取得徹底勝利,擊斃了該組織的頭號首領普拉巴卡蘭及多名核心領導成員才宣告結束。

接近30年的斯里蘭卡內戰給當地的政治經濟帶來巨大破壞。長期內戰,不僅使斯里蘭卡社會動盪劇烈,經濟嚴重受損,而且使斯里蘭卡政府財政負擔沉重。據統計,內戰期間,斯里蘭卡政府的軍費開支不斷增加,政府每年用於戰爭的支出約佔斯里蘭國內生產總值的2%,從而使斯里蘭卡政府的財政赤字居高不下,負債累累。長期的軍事衝突導致斯里蘭卡7萬多人喪生,約200萬人流離失所。

也因此,在內戰結束後,民族政治和解是斯里蘭卡國家重建的頭等大事。在內戰結束後的這些年,斯里蘭卡政府首先承認了泰米爾人的地位;同時承認僧伽羅語和泰米爾語爲官方語言;承認兩個民族的新年共同爲斯里蘭卡新年;同時,積極幫助前猛虎成員融入社會,甚至邀請他們加入新政府任職。

 

 

事發前4月9日無人機拍攝的斯里蘭卡科倫坡香格里拉酒店。(圖片來源:新華社)

黃朝順覺得治安狀況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改善的,“以前內戰的時候斯里蘭卡經常會有爆炸案,但內戰結束後像這樣的爆炸案至少有十年沒有看到過了。”他覺得斯里蘭卡有同印度類似的南亞文化,多民族、多宗教就那樣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性格中有那種溫和地東西在”。

CNN-News18 等外媒報道稱,目前已確認香格里拉酒店襲擊是由自殺式炸彈襲擊者扎赫蘭・哈希姆(ZahranHashim)實施,而名爲阿布・穆罕默德(AbuMohammad)的男子對拜蒂克洛教堂進行了炸彈襲擊。因爲這些報道,一些仇視穆斯林的言論在斯里蘭卡發酵,然而包括黃朝順在內的許多當地人實際上對所謂穆斯林與其他族羣衝突這一說法多有懷疑,根據 2012 年的政府數字,斯里蘭卡全國人口約2200萬人,當中 70%是佛教徒,12.6%人信奉印度教、只有大概9.7% 是穆斯林。

“在前些年的斯里蘭卡,穆斯林羣體是不太顯著的一些羣體。”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南亞研究專家曾祥裕說,“直到2017年底,斯里蘭卡才爆發所謂的第一次穆斯林和佛教徒之間比較大的衝突。”據媒體報道,當時一名佛教徒在加勒金托特地區騎摩托車時撞倒一名穆斯林,事件隨後演變成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間的大規模衝突,造成多人受傷,一些民宅和商鋪在衝突中遭到嚴重破壞,當地一度宵禁。

“但這件事還是因爲某一個具體的衝突爆發的,並不是真的兩個族羣有什麼樣的仇視。”曾祥裕說,“而且斯里蘭卡國內,在猛虎組織解體後,並沒有大規模的武裝組織存在了,想組織這樣級別的暴恐活動,有些困難。”

“爆炸的地點是天主教堂和西方遊客聚集的高檔賓館,這當然都是很有指向性的攻擊目標。”曾祥裕分析,從大的國際視野出發,從上個月在新西蘭發生的針對清真寺的恐怖襲擊包括年初“伊斯蘭國”的覆滅,“這當然很容易讓人產生一些比如是不是伊斯蘭極端勢力的報復之類的聯想,但類似的邏輯實際上是禁不起推敲的。”

曾祥裕認爲,現在來分析原因爲時過早,仍需要等待更多調查結果的出爐。(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