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面對貿易摩擦 美大學仍未做好準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0日 02:34   僑報

【僑報記者陳沉5月20日報道】《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19日發佈了題爲《大學未就貿易戰損失做好準備》一文,對美中貿易摩擦對美國大學的實質性影響進行了梳理。

全文摘編如下:

美中兩國急轉直下的貿易磋商形勢撼動了全球市場,也讓各國政府緊張不安。受到影響的一些美國產業對不斷增加的關稅表達了抗議,其他產業則得到了川普政府提供保護和補貼的承諾。

但相比以上這些,其中一個領域受到的打擊最大,但卻最不可能獲得白宮的補償——貿易摩擦置美國高等教育於危難之中,遠比該領域的領導者意識到的要嚴重。

中國學生是美國出口服務業的重要貢獻者

高等教育在美國扮演着許多角色,科研、勞動力開發、培養學生成爲稱職公民等等。而站在全球經濟的角度來看,高等教育還是一項重要的出口服務——商務部的數據顯示,每年這項服務能帶來450億美元的收入。

2017至2018學年,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的國際學生有近110萬名,人數超過全球所有其他國家。

而美國高校面向的最大市場,是中國。20世紀80年代起就有中國學生來到美國學校學習,2000年代左右中國學生開始大批涌入。在美就讀的中國學生有超過36萬人,佔本科生和研究生總數的1/3。

對美國學歷的需求多種多樣。有的學生或許是想要感受在另一個國度的社會經歷,此外他們在美國接受到的教育或許比他們在自己國家接受到的要更好一些,美國高校在全球高等教育排名中依舊名列前茅。

站在美國的角度上來看,美國高校的管理者們確實把與世界分享知識當做是一種理想主義的責任感,不過更大的驅動力則來自於實用性。美國的許多博士項目是依靠全球人才庫來維持其研究生產力的。還有許多大學僅僅是需要拿到國際學生所交的學費。

美國大學的“定價”模式可能會讓局外人感到奇怪。大多數美國大學通常都會將學費設置得非常高,國內學生中只有家庭最爲富有的才支付得起,而向國際學生徵收的學費要更高,甚至需要一次付清。

 

因此,吸引到更多的國際學生,對於美國高校甚至是對像南加大、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這些富有的大學來說,都是一劑甜味劑。而對於地方性公立大學或私立學校等資金不足的機構來說,能否收到國際學生的學費意味着能否保證開門。

就拿南佛羅里達大學來說,這所大學在國際博士生總數排名中位居第33位。簡單計算一下便可得知,如果沒有一千多名中國學生繳納17134美元的學費,而是將他們用僅繳納6410美元學費的州內大學生來取代,那麼這所大學一年就將損失掉1000萬美元,在學費收入中佔比5%。

以上這種關係並不總是美好樂觀的。美國高校並不總是會竭盡所能幫助外國學生獲得成功,另外一些人甚至會找到那些能力較弱的學生(包括語言能力不足以完成外語學習任務的學生),以便通過英語課程和輔導班向他們收費。

這種運營策略在過去的幾十年裏都取得了顯著的成果。在華盛頓和各個州府拒絕直接贊助教育的時候,是沙特阿拉伯、中國、印度等國家在支持美國的高等教育。

美國高校正在經歷最受國際政治和經濟影響的時期

以上的原因也使得美國的高等教育相比歷史上任何時期更加容易受到來自國際政治和經濟的影響。沒有這筆錢,美國的高等教育體系難以維繫下去。這也解釋了爲什麼每次一有新數據出現,暗示川普政府的政策(或是川普的言辭)可能會挫敗國際學生的申請時,高校的校長們的辦公室都會一陣恐慌。

儘管對簽證政策和國際學生申請數據的波動一向敏感,但高校管理層似乎都未對真正的尾部風險給予足夠的關注,那就是川普政府向中國發起的貿易戰可能會給一些高校機構造成嚴重甚至是存在性的威脅。北京有些人已將高等教育看作是打擊美國出口產業的一個潛在目標。

去年,在加拿大對沙特阿拉伯人權政策加以指責之後,利雅得(沙特首都)將在加拿大留學的7000名大學生召回並將他們送往其他英語國家。爲防止本國學生選擇美國作爲留學目的地,中國也可能會採取同樣的措施,轉而推薦澳大利亞、加拿大、愛爾蘭或英國作爲選擇。

同樣的舉動也可能來自於美方。

美國已開始單邊限制中國學生參與研究,並且並不止步於此。上週二(14日),國會的共和黨人提出議案,欲限制向與中國軍隊有關的研究人員發放學生簽證或研究人員簽證。去年,聯調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暗示稱中國學生是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似乎也只是勉強避免了針對中國學生的全面禁令,他指出,這樣做會損害當地學校,而不僅僅會損害自由主義的精英高校,也會對本土的其他高校產生影響。

美國高校應該仔細思考如何應對這些威脅,至少校長們和管理層都應該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的處境遠比看起來的還要危險。(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