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商界人士談美中貿易戰:對未來不確定 關稅措施會有反作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30日 17:34   僑報

【僑報記者徐一凡5月30日華盛頓報道】5月29日,華盛頓國際貿易聯盟(WITA)邀請美中全國委員會官員、多個行業協會官員探討美中貿易爭端的現狀和影響。這些美國商界人物對於美國關稅手段的看法、美中貿易矛盾的解決等各有不同的看法,但他們普遍覺得,貿易爭端最新一輪升級已經讓相關的產品供應鏈以及美國的企業、行業感覺到了影響。而美國商界面臨的最大危險來自於不知道美中經貿關係現在的狀態將持續多久——未來的不確定性將影響美國企業家、農場主等羣體的決策。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副總裁艾琳·恩尼斯(Erin Ennis)表示,現在美國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 如果川普按照他所說的不久後再對價值3000多億的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美國的關稅措施將覆蓋幾乎全部中國產品。中國也採取了相當的反制措施。美中經貿談判目前處於停滯狀態,什麼時候重啓遙遙無期。事實上,川普從競選開始就顯示出與前一屆政府相比明顯的對華態度變化,美中這一兩年來嚴重的貿易爭端也使得兩國經貿關係很難回到2016年以前的樣子。中國作爲做生意的地方有其獨特的特點,也有一些行動確實需要改變。但是,美國政府有沒有必要施加如此壓力逼中國政府迅速改變值得商榷。中國的結構性問題,需要通過探討找出根源解決,一味採取嚴厲的關稅措施對結構改革會有反作用。

華盛頓國際貿易聯盟邀請美中全國委員會官員、多個行業協會官員探討美中貿易爭端的現狀和影響。(僑報記者徐一凡攝)

恩尼斯強調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堅決反對川普採用關稅手段解決美中貿易失衡的問題。她表示,今年6月1日、6月底是兩個很重要的時間點。人們很關注6月1日川普是否會對中國產品採取更強硬的關稅手段,這也會影響到6月底美中領導人是否會面,而兩國領導人會面與否及會面結果會影響美中貿易爭端的走向。如果川普真的再對3000多億美元的產品加徵關稅,7月份大部分企業就會預估到損失會到什麼程度。而相關的美國公司分爲產品在中國製造向美國銷售、產品在美國製造出口中國、在中國製造賣給中國市場3類。第三類在加重關稅負擔的情況下所受影響較小,因此川普的關稅措施也很難如他所說把製造業車間拉回美國。美國應當思考如何做纔對中國有較大的影響、向美國希望的方向改變——曾經,美國領頭環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TPP)時中國計劃推進改革開放的力度最大。

國際乳製品協會(IDFA)的國際事務高級主任貝絲·休斯(Beth Hughes)表示,中國是美國乳品的第三大出口市場,美國的牛奶、乳酪、酸奶、配方奶粉等多種產品都出口到中國。美中貿易矛盾加劇的一年多來,越來越多的農場主感受到供應鏈受阻。美國雖然不從中國進口乳製品,但乳製品相關的包裝材料等會從中國進口,因此中國的反制關稅措施也給美國農場主造成損失。現在,美國農場主普遍感受到了貿易爭端帶來的壓力,非常擔心長期如此會更糟糕。他們希望6月1日新的關稅措施不會生效——如果生效,在相關產品上再加上5%-25%的關稅,農場主將遭受更嚴重的打擊。美國農場主希望與中國企業有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同樣希望能繼續保持出口的貨物量。

半導體行業協會(SIA)會長約翰·紐佛(John Neuffer)稱,該協會涵蓋了95%的美國半導體企業,這些企業的電腦、手機等多種產品從川普第二輪關稅措施開始受到影響。一個普遍的誤解是,美國企業的電子產品絕大部分製造車間在中國等其他國家,其實美國本土大約擁有50%的製造能力,主要分佈在19個州。而中國對於美國的最重大意義在於客戶和市場,中國的反制措施有損美國企業在中國的銷售。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講,雖然美國半導體行業對於產業鏈的依賴並不深,但關稅大幅上漲也會影響美國企業在中國的製造車間的生產和銷售。中國曾經是半導體美企所產芯片的重要買家,現在很難預料新一輪關稅措施後是否還會如此。又一輪關稅措施一定會帶來巨大變化,但目前還沒有看到製造車間的大量回流。

美國製造業聯盟(AAM)主席斯考特·保羅(Scott Paul)則表示,關稅措施導致中國產品價格上升,對美中貿易平衡的數據有好處,但關稅並不是唯一手段,甚至可以說影響不大,匯率等方面的政策倒是有重要影響。中國的稅收政策、政府補貼、行業聯盟等常常導致美國製造商很難競爭,所以過去10年、20年確實有很多製造業向中國轉移。這也決定了美中貿易協定就算談成也不可能解決一切問題。川普的關稅措施阻礙了兩國貿易,但另一方面供應鏈也是動態的,將逐漸適應關稅變化而有新的發展,所以未來怎樣現在很不好說。目前美國處於經濟強勁、低通脹的時期,大部分本行業企業的財務報表也比較健康。總之目前關稅的影響還在可控範圍內,但將來如何難以預測。他提出建議,川普政府在採取新的關稅措施前,應當給企業合理的時間表進行準備和調整。

零售業領導者協會(RILA)負責國際貿易的副總裁胡恩·誇奇(Hun Quach)則表示,美中現在對貿易爭端產生的根源看法不同,但雙方都受到了傷害。對於零售業的產品——玩具、消費類電子產品等——10%的關稅到25%的關稅將是非常不一樣的場景。美國零售商每天都在做準備,而最新的關稅措施把衣服、包等日用品都囊括在內,將帶來更大的影響。誇奇認爲,政府應當明白,雖然美國企業的製造車間在中國,但研發、設計等許多環節給美國帶來了大量就業機會,美國也是供應鏈的一部分。她也提到,川普幾輪關稅措施給出的準備期太短,製造了很多混亂,從 21天到 15天再到 7天,越來越讓美國企業準備不充分、措手不及。至於關稅措施是否會讓美國企業的製造車間搬離中國,要看美國企業對關稅措施持續時間的預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