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失業率創新低,大學畢業生工好找工作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18:53   僑報

【僑報記者耐克6月11日洛杉磯報道】今年4月,美國失業率創下49年來新低。然而,失業率創新低並沒有惠及大學生羣體,現在的情況甚至比2000年的美國新經濟危機時期還要糟糕。

年輕人經常被告知,他們必須獲得大學學位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但事實上獲得學位並不能保證就業。

據Consumer Affairs報道,爲全國大學和僱主協會進行的研究顯示,如果大學生沒有在畢業後立刻找到工作,那麼他們將花費7.4月尋找一個工作。

獲得學位並不能保證就業。(圖源:美聯社)

根據每月4000美元的薪水,普通大學畢業生失去了29,600美元,相比之下,畢業生在獲得文憑後立即就職。 這足以讓2018年的學生償還學生貸款的四分之三。

據MarketWatch報道,2019屆畢業生的就業不足率爲10%,高於2000年的6.5%和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的9%。

兵役“路漫”,技能老化

據MarketWatch報道,畢業於政治科學專業的布羅德尼克(Brodnick)今年32歲,在軍隊服役6年後,又回到了畢業時的“就業原點”。雖然他已不再符合“大學畢業生”的定義,但與他情況類似的人羣在“新畢業生”中的佔比越來越大。

布羅德尼克說,“其實想找到工作不難,但想找到一份與終極目標相契合的工作,比如坐辦公室,就很難了。”

布羅德尼克還稱,自己已經與對的人建立了工作關係網,比如爲他們的州代表工作。

布羅德尼克說,他還是普里茲克州州長競選活動的現場組織者,“但是他們就是不提供正式職位”。

“目前看似有很多(就業)機會,但事實並非如此,這是一個不斷變化的時代,只是我還沒有趕上,所以我現在只找到了這份工作(汽車銷售)。”布羅德尼克說。

學生債務重

另外,雖然美國近期迎來了“漲薪潮”,但從長期來看,增長率仍然較爲緩慢。美國經濟政策研究院(EPI)發現,在過去幾年裏,大學畢業生們的工資並沒有增長很多,學生債務卻在持續增加。

據相關數據統計,美國本土大學生2017-2018學年的平均開支爲:$50,900。其中包括:

  學費:$34,740

  住宿費和生活費:$12,210

  日用品和書籍費:$1,220

  其他費用:$2,730

據ValuePenguin網站2019年數據,美國目前平均學生債務約爲3.27萬美元,自2004年以來累計上漲302%。據記者計算,月均增長率約爲0.78% 。

EPI的高級經濟學家古爾德也表示,“即使他們的工資在慢慢改善,但目前仍不清楚他們的改善程度能否抵消大學時沉重的學生債務。”

布羅德尼克就表示,很擔心他的1.5萬美元學生債務。

“作爲汽車推銷員,你必須得去賺錢。雖然這份工作不穩定,但如果我真的到了無錢可賺的地步,那纔是真正遇到了的‘麻煩’!” 布羅德尼克說。

根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在1995至1996年進入大學並申請學生貸款的人羣中,至今只有一半人還清了所有貸款,這也成爲了美國一個很大的社會問題。

也就是說,就算你申請破產,這筆貸款仍然需要按月償還,直到繳清爲止。

比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他從大學畢業後用了整整21年時間,直到當選總統之前4年(2004年)才還清學生貸款。

就目前來看,全美共有4400萬人揹負着1.5萬億美元的學生貸,等於平均每個畢業生要揹負37,000美元的貸款。

紐約聯儲2019年發佈的報告顯示,截止去年末,美國學生貸違約總規模比率進一步升至10%左右,違約時間也呈現出遞增。

爲了“躲債”,很多大學生畢業之後不得不選擇出國發展;網絡上甚至還有相關“教程”,指導學生如何順利“逃離”美國。

兼職時間長,實習時間少

最後,MarketWatch經濟學家對學生找工作和協商工資福利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議。

“重要的是,最好從基礎工作做起,瞭解自己的價值,看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充分利用學費減免和勞動力發展的一切機會。”

一位名叫米亞娜·哈里森(Miana Harrison)的學生表示,她也很希望找到一份工作來支付研究生學費,但是學校的課業負擔使她的求職之路非常坎坷。

據悉,哈里森本科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犯罪學專業,即將攻讀臨牀或法醫心理學研究生班,但目前有大概7萬美元的學生債務。爲了負擔這部分學費,她在校期間除課業外,還在校園辦公室幫工、在外面做服務員和保姆。

“一想到自己努力工作的時候,還要擔心是不是有足夠的學費,能不能按時畢業,這周的飯錢還夠不夠,真的無法冷靜!”哈里森這樣說。

另外,雖然參加課外活動和實習也能夠幫助學生豐富簡歷,但忙碌的日程安排讓哈里森感覺到“窒息”。因爲參加這些活動都需要付出“代價”,俱樂部經常收費,而且哈里森也沒有時間去參加那些“無償”的實習。

“我所看到的一切招聘都是‘入門級’的,但他們在尋找的是四年以上的經驗的人。你認爲你可以按部就班地上大學、拿學位、找到工作——而我現在還在尋找。”哈里森說。

沒給僱主留下深刻印象

研究顯示,商界領袖對大學爲學生提供的“就業準備”水平並不滿意,他們抱怨說,他們不必要地對畢業生進行再培訓,以使他們跟上形勢。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畢業生認爲他們就讀的大學在爲他們的職業生涯做好準備方面做得不是很好;研究表明,這一羣體面臨着比前幾代人更高的失業率。

這些進展與當前的就業市場形成了鮮明對比,當前的失業率爲3.8%,接近歷史最低水平。然而,據AfterCollege網站報道,83%的大學畢業生畢業後沒有找到第一份工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