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民主黨下半場辯論繼續“內訌”,楊安澤發言最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28日 01:46   僑報

【僑報觀察】6月27日晚間,民主黨初選首場辯論的下半集在邁阿密舉行。繼前一天10名參選人出場闡述政策主張後,另外10名2020總統選舉民主黨參選人站上辯論臺。在這一晚的辯論中,川普及他的移民、醫保等政策依然是民主黨參選人最爲同仇敵愾的攻擊對象;具體到他們自己的政策主張、言論則頗多互相攻擊,甚至年齡等因素也成爲攻擊的理由。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種子選手”,加州前檢察長賀錦麗(Kamala Harris)、紐約州女參議員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d),第一位登上辯論臺的亞裔參選人、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等人也各有引人注目之處。此外,中國話題和前一天一樣,被多次提及。

參選人分歧多多,但一致攻擊川普

2020大選民主黨首場辯論的下集有10名參選人,其中有女性參選人、非裔參選人、亞裔參選人、同性戀參選人、企業家、作家等等,充分體現了民主黨所推崇的多元性。同時,他們的觀點也多種多樣。關於醫保,他們有的主張立刻取消私營保險公司納入免費全民醫保系統,有的主張逐漸取消,有的則主張保留;關於控槍,他們有的主張加強背景檢查,有的主張政府回購連發機槍,有的主張嚴格禁槍;關於非法移民,他們有的主張從經濟援助中美洲解決源頭問題,有的主張爲現有非法移民解決入籍問題,等等。每個人“成爲總統要解決的問題”也是各種各樣,包括應對氣候變化、解決非法移民兒童的問題、恢復民主制度等等。

作爲政壇元老、民調第一的民主黨參選人,拜登受到的攻擊更是多種多樣。賀錦麗譴責拜登幾天前爲他自己曾與種族隔離主義參議員合作的事情辯護讓她“很受傷”。還不到40歲的加州衆議員斯瓦維爾(Eric Swalwell)則談起拜登“32年前”訪問他的學校時就說過要把火炬傳給年輕人,而且“他是對的”,令拜登無奈苦笑。

不過,在攻擊川普方面,這些民主黨參選人“一致對外”的傾向非常明顯。他們在闡述各自不同主張時,首先都有一個“反對川普現有政策“的基礎。比如,他們都認爲應當實行全民醫保,而且醫保都應覆蓋非法移民。他們都批評川普治下仇恨橫行、槍案頻發,因此必須加強控槍。他們也都爲“童年入境暫緩遞解法案”(DACA)的受益者說話,認爲應當儘快恢復DACA,同時保護兒童、讓非法移民的兒童和父母團聚等。每一個人都以負面的角度提到了川普的名字,作家威廉姆森(Marianne Williamson)高喊要“用愛打敗川普”引發現場歡呼,已經飛快地成了推特的流行語或者段子。

而按照白宮日程正在大阪G20峯會上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會談的總統川普,也“抽空”發推,質問這些民主黨參選人要把非法移民都放入美國,究竟要置美國公民的利益於何地。

比較而言,賀錦麗和年輕的同性戀市長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對於“做實事”、發展經濟的具體方案強調比較多,表現相對亮眼。而賀錦麗與陸天娜兩位同爲女參選人,前者語氣乾脆,後者娓娓道來,風度不同但各有魅力。賀錦麗是發言時間最長的人,同時她搶話、強行超時也比較多,這樣的風格是否爲人接受或喜歡,就是見仁見智的事情了。

拜登與桑德斯:老政治家中規中矩

在民主黨參選人中民調穩穩排在第一、第二的拜登與桑德斯除了批評川普之外,對於個人政見的闡述中規中矩,並沒有太新的內容。桑德斯依舊堅守“社會主義”陣地,對於醫保、應對氣候變化等事務的解決還是按照他的老辦法,即找華爾街收稅。在主持人提出關於“社會主義”的問題後,不止一名其他參選人批評“社會主義”是行不通的,也就等於批評矛頭直指桑德斯。

拜登臺風穩健,回答問題不緊不慢,從頭到尾胸有成竹,充分體現了“前副總統”的風度。然而,他多次提及奧巴馬政府時期自己的“功績”,經常談到自己從前在解決非法移民、免除大學學費等方面取得的進展,也談到了從前幾次參與總統競爭以及“不把火炬傳給年輕人”的動力和原因。“前副總統”的身份對於2020大選總統競爭者來說既是拜登的優勢也是拜登的包袱,從拜登今晚的表現看更想充分利用這一身份的政績紅利。但是,對於拜登的反對者來說,今晚過後可能會更加擔心拜登如果最終勝選,帶來的將是又一個“奧巴馬-拜登”4年——很多方面都進展不足的4年。

楊安澤:內斂有餘,激情不足

華裔企業家楊安澤是第一個登上總統大選初選辯論臺的亞太裔美國人,這是亞太裔參政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在政界他依然是個新手。根據谷歌(google)數據統計,每當楊安澤發言的時候,他名字的搜索量就會出現明顯的高峯。顯然,這次辯論對他來說是個很好的展露頭角的舞臺。而他在總結陳詞時重申自己“不要左,也不要右,要前進”的口號,引起了全場掌聲與歡呼。不止一次談及新技術對美國經濟與居民的影響時,也明顯獲得了場下共鳴。他還是場上極少的提出了具體解決方案的參選人之一。

可惜的是,楊安澤和其他參選人相比,還是略顯緊張和拘謹,整場辯論只有被主持人問到時纔會回答,第14分鐘才第一次發言,在辯論即將結束的統計中他的發言時間也最少。而他的標誌性政策——“給每個美國成年人每月發放1000美元”,以及像大公司徵收10%增值稅的主張,在被問及資金來源、對大公司影響時,他在解釋時引用了很多數據和公司財務流程,加上語速較快,普通觀衆很難聽懂。而且,記者注意到,楊安澤是當天辯論臺上唯一一個沒有打領帶的男性參選人——不知這是否是他的競選團隊對他有意爲之的形象設計,但從普通觀衆角度來看顯得不夠正式,也略微沒有精神。

在問及與中國的關係時,因爲是華裔而身份稍顯敏感的楊安澤表示,在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應加強與中國合作。在另一個問題中,楊安澤把俄羅斯列爲美國面對的最大挑戰。

中國依然是辯論繞不開的議題。在首場辯論的上集,有幾名民主黨參選人將中國列爲美國面臨的最大地緣政治挑戰。在下集,另一批參選人則被問到該如何對抗中國。布蒂吉格表示中國的挑戰對美國來說是嚴肅的,既在於政治制度也在於技術,傷害了美國製造商和農民的利益;而川普追求的“平衡”方向錯了,應當着重增強美國的國內競爭力。科羅拉多州參議員班納特(Michael Bonnet)少見稱川普對中國的反擊是正確的,但他表示川普的方式完全是錯的。他主張美國動員全世界所有人共同將重點放在中國的重商主義貿易政策。楊安澤也批評了川普的關稅措施,認爲雖然應當打擊中國在貿易關係中的不公平行爲,但關稅和貿易戰讓美中兩敗俱傷。

(僑報記者徐一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