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舊經濟”如何復興?中國企業提供解決之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6日 01:55   僑報

【僑報記者張楊9月6日報道】正在上演的美中貿易戰中,勞拉·劉易斯(Laura Lewis)肯定不會是主角。32歲的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從小生活在阿拉巴馬州非裔聚居區的中心地帶。她一直夢想者成爲一名護士,但是因爲找不到工作,她從護理學校辭職。

據《福布斯》5日報道,長達六年的時間裏,勞拉和她的丈夫一直在爲了生存苦苦掙扎。當過一段時間餐廳服務員,結果餐廳倒閉,她徹底失業。她表示:“在阿拉巴馬的這個地區,長時間失業的情況並不罕見(威爾科克斯縣,在本世紀前10個年頭失去了30%的就業機會)。”

之後他們迎來了轉機。

在這個幾乎已經被美國經濟遺忘的死水地帶,2014年5月,一家名爲金龍精密銅管集團的中國公司在這裏開設了一間工廠。爲這個全美15個最貧困縣之一的地方帶來了數百個新的製造業崗位。

勞拉獲得了其中一個崗位。她的故事也許能帶給我們一些啓發。

勞拉的故事並不獨一無二。在南卡羅來納蘭卡斯特縣(Lancaster County),這個擁有100多年紡織業基礎的地方,曾經很繁榮,一家工廠就能僱傭2萬個工人。但是後來,這一場景消失不見,這裏的最後一家工廠在2007年關閉,到了2009年這裏的失業率達到19%。但是,幾年後,這個地方曾流失到中國的紡織業崗位又被中國送了回來。2015年,中國紡織業製造商科爾集團(Keer)在蘭卡斯特縣開設了一家工業紗線工廠。

這種變化很大程度上是因爲成本動態的變化。雖然美國的勞動力成本仍然高於中國,但這一差距已經大幅度縮小。而且,美國的優勢在於除了勞動力成本外,其他的成本在這裏都要更加便宜。比如棉花比中國的便宜30%、南卡羅來納的電費比中國便宜近40%等。但是,成本並不是其中的全部原因。

自從國會議員坎普(Jack Kemp)在上世紀80年代提出企業園區的設想以來(這一設想從未真正實現過),美國曾嘗試過兩種辦法來扭轉這種以製造業爲主的“舊經濟”的衰敗,以及振興那些依賴製造業以及藍領崗位的地區。得到討論最多的是對勞動力進行大規模的再培訓,讓那些經驗豐富的工人能夠在新興行業裏就業。

另外一個辦法是由政府實施的財富轉移項目,主要是將人們的收入維持在可接受的最低水準,直到第一個再培訓辦法讓人們成功重新就業。

但是,這兩種辦法並沒有解決“舊經濟”工人面臨的困境。

美國有足夠的風險資本來創建下一個谷歌或者臉書(Facebook),但卻缺乏資本和心態來振興遍佈美國各地的小城鎮,這些地方的勞動力已經被去工業化和全球化摧毀。全美80%的風險投資都流向了50個縣。

要振興這些地方的經濟,關鍵在於利用現有的當地資源的一種心態。而中國花了30年時間證明他們在利用當地人才和資源方面,在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

中國企業家的這種風格讓人不禁回想起150年前美國人的思維方式,當時美國還處於一個開拓型的社會。比如儘管存在物質風險和經濟上的不確定性,中國仍然願意在非洲各地大舉投資,建立高風險的企業。中國會在美國最貧困的地區投資,大多數人都認爲這種方式沒有成功的希望。但是中國將一些被認爲是最棘手的問題視爲機遇,準備好了用更少的資源做更多的事,直面惡劣的條件。而且最重要的是,中國選擇與勞動力順勢而行,而不是指望通過再培訓讓勞動力自身來承擔這種調整的負擔。

人們可能會認爲,美國工人階級和中國經理人之間的文化鴻溝會被證明是無法逾越的。就像前文提到的勞拉所說的:“在他們來到這裏之前,我對中國知之甚少。現在我認爲我之前聽到的那些諸如中國人很刻薄、不以家庭爲中心、認爲我們很貪婪等等言論都不正確。”

不同背景的人如何能和諧共存?不僅僅是因爲有着共同的目標,還因爲這些中國“訪客”讓美國人想起了自己很多時候都會遺忘的一部分民族性格,在遠離自己熟悉的地方冒險是美國人與生俱來的基因。

就像勞拉說的:“我現在對中國人最大的瞭解就是,他們就像美國人一樣,想要加倍努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川普總統的競選理念是讓美國的工人階層重新獲得製造業的工作,這引起了選民的共鳴。但是與中國的貿易爭端,在給雙邊經濟關係中長期存在的嚴重問題帶來必要的審視的同時,也可能會帶來巨大的風險。貿易戰真正的代價不是物價上漲或者說帶來的不確定性,而是失去了讓兩國變得更加互惠互利的機會。

如果被很多人視爲奪走了美國大量就業機會、掏空了中產階級的中國,反過來幫助推動美國心臟地帶的經濟復甦,這將是一件極具諷刺意味的事情。(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