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多國頒入境禁令 海外華僑華人復工復學陷困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0日 00:00   僑報

【僑報訊】一位交易員正在浙江的一處公寓內跟蹤美國市場,一位學生無法趕回悉尼完成學業,一位硅谷的高管沒能參加公司會議……

據彭博社報道,爲了遏制新冠肺炎的傳播,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禁止在華人員入境,導致無數長期生活在海外、但是在春節假期回家的中國公民現在滯留在中國。全球有接近1100萬的中國移民,有些人正在試圖尋找回到工作地區和學校的方法。

美國一家基金公司的交易員楊路易(Louis Yang)說:“我現在在超負荷工作,因爲在中國時間和美國時間內都需要工作,所以我從中午開始一直工作到凌晨1點或2點。”今年1月31日,美國禁止來自中國的遊客入境,楊路易目前被迫滯留在浙江。

很多國家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實施了旅遊禁令,這給許多回國探親的中國人造成了巨大的不便與困難。回程航班被取消、簽證申請陷入僵局,使得許多已經在其他國家建立生活的中國人不得不與他們所愛的人、與他們的家庭無限期地分離。

對於許多頒佈了旅行禁令的國家,中國政府指責他們“散佈恐慌”,因爲中國已經在努力控制該國國內的疫情了。

在硅谷工作的一位吳姓高管表示,他正在考慮飛往第三國,以規避“在過去14天內於中國逗留的非美國公民禁止入境”的規定。這一方法在中國社交媒體平臺上越來越流行,據彭博社瞭解的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受歡迎的第三國目的地包括泰國和迪拜。

隨着中國在世界舞臺上的重要性愈發顯著、海外僑民的傳播也越來越廣,尤其是在科學和教育等行業。而這些僑民無法按時回到工作、學習所在地,造成了相關公司和學校的困擾。

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首席經濟學家贊迪(Mark Zandi)說:“此次疫情是對中國經濟的一次打擊,但是它造成的不良影響是全球範圍的。如果中國工作人員和學生超過兩個月不能回到工作崗位或者學校,這將需要相關公司進行重大調整以及增加經濟成本。”

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的博士生吳文迪(Wendy Wu)目前正在曼谷,她將在這裏停留兩週然後試圖返回美國,她說:“我只希望能在本月底前回到美國,如果不行的話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按時畢業。”

根據教育部的數據,2018年共有153萬中國留學生來到美國,而這些留學生是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大學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而現在由於病毒的原因,可能會有學生取消入學考試以及入學申請,這使得大學收入的重要來源受到威脅。

全球教育平臺Studyportals的執行副總裁胡爾·卓達瓦(Rahul Choudaha)表示,去年在美中國留學生對美國經濟的影響高達220億元,儘管進行了兩年的貿易戰,中國仍然是美國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

而對於這些留學生來說,禁令有可能危及他們的學業。

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27歲的博士生劉湯姆(Tom Liu)說:“我的研究工作需要動手實驗,所以現在學業可以說是停滯不前。我認爲如果一個小國家爲了保護該國居民而限制入境,是有情可原的。但對於美國這樣一個強大的國家來說,我真的不明白他們爲什麼這麼急於限制入境。”

新加坡華僑銀行(Overseas Chinese Banking Corp.)的經濟學家Tommy Xie說:“由於中國工人短缺,我們的企業在中長期產出方面面臨越來越大的困難,形勢可能會惡化。如果關鍵人員不能迅速返回,對公司和國家的經濟影響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而且程度也會更深。”

而對於22歲的北京人陸瑞秋(Rachel Lu)來說,病毒和入境限制毀了她的所有計劃。她原本應該在本週回到澳大利亞,在悉尼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度過最後一個學期。

她說:“我在悉尼住了6年,現在卻不能回去。我的未婚夫、狗和貓咪還在那兒。這毀了我所有的計劃。”(朱三景編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