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萬在美小留學生疫情期間都經歷了些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09日 07:54   僑報

【僑報網訊】在許多網民眼中,留學生是“孩子”。但這些“孩子”在疫情之下發現,自己不僅可以處理學業與抗疫生活,還能扛起一些責任。

3月30日,在紐約中國駐紐約總領館,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黃屏(前右)在健康包發放儀式上與留學生代表交談。(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日報網9日報道,“以前學聯的工作主要是組織一些有趣的活動,幫大家生活得更好,但疫情重新定義了我們是什麼樣的一羣人。”美國中西部中國學生聯盟理事長李雨林告訴記者,他所在的伊利諾伊大學有約6000名華人學生學者,是全美華人留學生人數最多的高校之一。

爲了應對疫情,該校中國學聯成立了應對疫情工作小組,“危難時刻挺身而出”,積極承擔起對接中國駐芝加哥總領事館、傳遞防疫物資和宣傳防護信息等工作。李雨林說:“不只我們,很多學聯都在做,這些同學衝到抗疫一線,服務和保障其他同學,是最勇敢的人。”

在海外疫情暴發後,各國留學生和中國駐外使領館之間一直保持密切的聯繫。在美國密歇根大學讀書的大二學生原素素(化名)覺得,中國駐外使領館對於留學生是“家”的象徵,疫情期間,同學們期待“家”能給予自己安全、溫暖和慰藉。

北京《新京報》報道,4月6日,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面向全美符合條件的中小學留學生開放登記,摸底調查搭乘臨時包機意願。如無意外,小留學生將按照年齡從小到大順序排序,優先被安排乘機回國。

美國是中國留學生人數最多的國家。公開數據顯示,在美國的留學生有41萬人。這其中不乏就讀美國中小學的小留學生。據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佈的報告,中國在美留學的中小學生數量從2006年的1000人上升到2016年的3.3萬人。這一數據還在不斷增長。

身處疫情旋渦,在美小留學生們進退維谷。擺在他們面前的是兩條路:冒着長途中感染風險輾轉回國;亦或留守當地,獨自面對學習、生活上的諸多挑戰。

美國厚仁教育創始人陳航曾在3月18日開展了一次面向家長的問卷調查。數據顯示,在美留學生有2.33%已經回國;其他學生中,計劃6月回國、暑假期間回國和堅守到秋季的,各佔三分之一。

基本上回國的小留學生中,以寄宿學校的居多。”陳航表示,受疫情影響,一些寄宿學校宿舍關閉,這對於沒有其他安身之所的學生來說,只能回國。

雖然,這些小留學生可以通過尋找寄宿家庭留守當地。但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寄宿家庭,則十分困難。據陳航介紹,一般而言,寄宿家庭的安置需要一個月。這對疫情之下的未成年留學生來說,並不現實。

據瞭解,目前滯留在美國的小留學生,以走讀學校爲主,他們此前住在寄宿家庭或有固定居所,是小留學生在海外的家。

美國疫情暴發至今,陳航常常會收到來自家長的私信。在他看來,是留在美國還是回國,沒有正確或者錯誤的答案,無論如何保護好自己和家人是最終目的。

此外,疫情之下的中國小留學家庭,焦慮是最主要的情緒關鍵詞。焦慮一方面來源於,身處異鄉孩子確實面臨實際困難,一方面,也來自於信息的不對稱。

3月初至今,劉女士加了幾十個微信羣。有美國疫情更新羣、國內家長羣、孩子所在城市的老鄉羣、甚至是包機羣。因爲不懂英文,又不想過多打擾在國外的女兒,微信羣成爲了劉女士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平日裏,看到相關信息,她也會順手轉到羣裏。

看的內容多了,不免會產生焦慮。有時看到標題觸目驚心,點開一看不過虛驚一場;有的報道說學生處境困難,覈實下來發現有誇大的成分。網頁上的一字一句都在不斷牽動着劉女士的神經。

像劉女士一樣的家庭不在少數。“中國家長的焦慮在一定程度上被放大了,比孩子感覺要更緊張。”陳航說。實際上,求醫救治不難、租房不難、吃喝外賣不難、出行不難……意識到這一問題的嚴峻性,陳航不止一次地通過微信公衆號、微信羣等,試圖還原在美真實的學習生活狀態,幫助家長放平心態。

此前中國國內疫情暴發,華人已經演練過了。對待美國的疫情,也會相對更謹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