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籍華人黃仁勳能成爲全球芯片行業第一人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00:28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芯片製造商英偉達(NVIDIA)斥巨資併購手機芯片設計廠商ARM(軟銀集團旗下)的要約引發全球關注。對此英偉達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黃仁勳(Jensen Huang)在接受全球記者採訪時表示,此次兩家公司的聯合是一個“一生僅一次的機遇”。

這一交易價值近400億美元,包括215億美元英偉達股票、120億美元現金。這也成爲了全球芯片史上最大金額併購交易。

雖然關於這筆爭議到底是不是如黃仁勳所說是“一生一次的機遇”業界爭議頗大,但這個此前曝光度並不高的CEO卻由此進入了大衆的視線。

黃仁勳(圖片來源:NVIDIA臉書)黃仁勳(圖片來源:NVIDIA臉書)

英偉達的背後原來站着一位美籍華人

的確,提到黃仁勳大家也許不知道,但提到NVIDIA公司,經常使用電腦的人就有點眼熟,再提到英偉達的顯卡,那麼更多的人都會知道,而黃仁勳就是英偉達的老闆,英偉達則是全球第一的顯卡芯片公司。

僑報網梳理髮現,黃仁勳是美籍華人,1963年出生於臺北。父親爲了讓孩子獲得更好的教育,黃仁勳9歲時就和10歲的哥哥一起被送到了華盛頓州的舅舅家。剛開始的美國生活並不那麼美好,舅舅家比較貧窮,黃仁勳兄弟倆被送到了基督教學校學習,這是一個鄉村的寄宿學校,這個學校彙集了很多貧民窟的孩子,每個孩子幾乎都帶着刀,有些孩子還是全身刺青,簡直就像一個少年教養所。黃仁勳在這裏學會了爬牆上樹、偷吃東西甚至抽菸。兩年後,黃仁勳的父母也來到了美國,把倆兄弟轉到了正規學校學習。黃仁勳後來回憶說在鄉村寄宿學校的日子,他學會了堅強和適應環境。

隨後他的生活軌跡開始步如正途。他1984年於俄勒岡州立大學取得電機工程學位,其後在斯坦福大學取得碩士學位,畢業後一度在AMD及LSI Logic工作。

1993年。黃仁勳創立NVIDIA。這一年黃仁勳正好30歲。

他是圈子裏有名的工作狂,他曾經解釋自己爲何如此狂熱:爲了我們的孩子們,讓他們的將來更好一些。

據悉,黃仁勳爲人不張揚,中國很少有人知道這位傑出華人的成功之路。其實他的成績已經足夠與王嘉廉和楊致遠等華人IT精英並駕齊驅。同時,他經常被用戶親切地叫作“老黃”。此外,黃仁勳講中文很有意思,嚴格意義上講他不太會說中文。在別人講的時候,他總是很努力地側耳細聽。然後,他會作出簡單的回答。不過僅僅幾句話之後,他就彷彿泄了氣一般,臉上浮起不好意思的笑容,接着開始講流利的英語。同時很抱歉地說,自己的中文實在是不到家。但當你已經把他當成一個老外的時候,他卻又會講出幾句中文。

1999年,英偉達推出了全球第一個圖形處理器(GPU)。第二年,黃仁勳提出了“黃氏定律”:英偉達的核心戰略就是產品每6個月升級一次,功能翻一番。比英特爾的“摩爾定律”的“芯片上可容納的晶體管數目每隔18個月增加一倍,性能提升一倍”,更新速度快了2倍。

2001年,黃仁勳在《財富》“40歲以下最富40人”排名第12位。

2020年4月7日,黃仁勳以47億美元財富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361位。5月21日,NVIDIA發佈了截至4月26日的2021財年第一季度財務報告。第一季度收入達30.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22.2億美元增長39%。

黃仁勳(圖片來源:NVIDIA臉書)黃仁勳(圖片來源:NVIDIA臉書)

黃仁勳有個遠大的目標

關於此次交易,向他出售ARM的是最近陷入財政危機的孫正義(軟銀創始人)。有分析認爲,英偉達向軟銀收購ARM的交易涉及多國及芯片行業的利益,有可能需要在英國接受國家安全審查,且按照慣例需要在多個國家接受反壟斷審查。(編者注:ARM不製造芯片,而是將技術知識產權授權給芯片製造廠商。另外,華爲的麒麟芯片就是基於ARM的核心架構而設計出來的)

據上海澎湃新聞報道,爲了促成此次併購,英偉達對ARM和英國做出了相應的承諾。包括繼續ARM的開放許可模式和客戶中立性,通過英偉達的技術擴展ARM的IP授權產品組合,保留ARM的名稱和品牌形象,擴大其在劍橋的總部,ARM的知識產權也將繼續在英國註冊。

北京時間14日下午,黃仁勳、ARM首席執行官西蒙·賽格斯(Simon Segars)共同參與了一場媒體交流會,向全球媒體介紹了此次併購的原則和理念。

英偉達在新聞稿中表示:“兩家公司的合併,能夠將英偉達的人工智能計算平臺和ARM廣闊的生態系統結合在一起。”發佈會上,黃仁勳也重複了這一句話。“我們一起可以打造下一代的平臺,從世界上的計算機制造商,雲數據中心,到手機,到自動駕駛汽車,再到物聯網。”黃仁勳說:“另外這一合併在財務上也能帶來回報。”

ARM的總部將繼續保留在英國。英偉達將在ARM英國現有的研發基礎上,在ARM的劍橋園區建設一個新的全球領先的AI中心,打造ARM/英偉達支持的人工智能超級計算機來進行突破性的研究,爲開發者的設施和一個創業加速器進行助力,這將吸引世界頂尖的研發人才,爲醫藥健康、機器人和自動駕駛汽車等行業的創新和行業合作打造平臺。

談到併購ARM後英偉達會如何拓展業務,黃仁勳表示,藉助ARM的生態圈,英偉達的GPU可以讓更多消費者滿足他們的需求。

2017年6月13日,英偉達展臺亮相在加州洛杉磯舉行的E32017電子娛樂博覽會。(路透社)

談到美中之間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競爭,黃仁勳表示認爲,人工智能領域的競爭全世界都有。

“這一領域的發展能夠變革衆多行業,從醫療健康到交通物流到製造業,生產力從人工智能中獲益,影響極其深遠。”黃仁勳說,“每個國家都在競爭,希望能擁有一項核心關鍵技術,研究者和工程師知道如何在這個領域做出開創性,並將技術應用到不同的行業和公司中去。”

“這就是爲什麼這項投資,爲什麼英偉達和ARM的聯合如此有意義。”黃仁勳說。

這份交易其實並不被外界看好

目前英偉達的交易尚處在公司之間達成協議階段,接下來還將面對來自英國、歐盟、美國、中國等多方的審查後批准。

北京國際工程諮詢有限公司高級經濟師、北京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祕書長朱晶受訪時表示儘管英偉達已經承諾保持ARM獨立,但目前這種地緣政治下,大家都會基於不信任的提前來看待這宗交易,一旦達成交易,對產業的影響是相當大的。

“在美國市場,高通和蘋果都是ARM的大客戶,估計他們是不會贊同這樁交易的;在中國市場,80-90%的芯片設計公司基於ARM架構,現在美國是這樣對待華爲的,ARM被美國企業收購後,大家都會擔心。”朱晶表示。

朱晶認爲,英偉達收購ARM是一次冒險,目前這種複雜的國際環境下,收購達成的概率較高。“這種交易審批流程會比較長,先看美國政府是否批准,中國如果批准的話估計會有條件批准,會要求英偉達承諾一系列的條件。”

中國產業不僅對ARM依賴度很高,對英偉達的依賴度也很大,中國很多人工智能公司都是使用英偉達的GPU和算法。(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