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揭密 愛因斯坦不自認是原子彈之父 但承認推進了計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8日 05:21   中國日報

 

愛因斯坦不覺得自己是原子彈之父,但他對羅斯福的呼籲信,確實推進了原子彈計劃。

 



(綜合報導)1945年8月6日,日本廣島市遭到原子彈的轟炸,這是戰爭史上第一次的核武器攻擊,人類自此進入核威脅時代。由於愛因斯坦在1905年提出的狹義相對論,暗示著「質能互換」可引發巨大的能量,因此許多人以爲原子彈是愛因斯坦發明的。其實原子彈的發明過程沒有那麼簡單,不過愛因斯坦的確在美國的原子彈研發競賽當中,扮演了起動的角色。
我們很強(we are the mighty)報導,1939年8月2日,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一個月(西方觀點),愛因斯坦寫了一封兩頁的信,收信人是美國總統羅斯福,他呼籲美國必須趕緊研製核武器,以及相關研究。
第一段已說了,能量=質量X光速平方的狹義相對論,是在1905年就已經提出,這篇論文也啓動了另一種新科學-量子力學的發展,隨後各個國家科學家們,都投入相關領域的研究中,到了1930年代,德國的科學界已經在進行核分裂的研究,即使納粹已經壓迫猶太人,愛因斯坦已經出逃,但是德國已經試圖在研究核能武器化的可能性。
其實,早在愛因斯坦之前,許多在美國的歐洲籍科學家都已要求美國啓動原子彈研究計劃,大多數是愛因斯坦認識的科學家友人們(此時也多半是逃到美國的難民),包括匈牙利的物理學家裏歐•席拉德(Leo Szilard)、愛德華•泰勒(Edward Teller)和尤金•維格納 (Eugene Wigner),也寫信給羅斯福,他們確信德國正在利用這種新發現的技術來製造武器。
除了科學界以外,一位名叫亞歷山大•薩赫斯(Alexander Sachs)的經濟學家,也向羅斯福提出德國正在發展原子彈的警告。
然而,愛因坦斯本人,對於核武器卻是半信半疑的態度,他認爲以人類科技發展的速度,核武器應該不會在他有生之年出現。原子能傳統基金會主席辛西雅•凱利(Cynthia Kelly)在2017年告訴國家地理,愛因斯坦從沒有想到,狹義相對論預言了核子武器。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從不認爲自己是原子能之父,我在那方面的作用非常間接。」
但是愛因斯坦的名聲份量是超過其他人的,他給羅斯福的信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羅斯福於1939年10月創建了「鈾諮詢委員會」,該委員會後來改名爲「曼哈頓計劃」,正式研究與製作原子彈,終於在1945年中旬完成3枚,第一枚試驗彈在7月16日於新墨西哥沙漠試爆,效果超羣,於是在8月6日、8月8日,在日本城市廣島和長崎投下,造成約20萬人死亡,爆炸發生幾天後,日本向盟軍投降,有效地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愛因斯坦雖然寫了信給羅斯福,但他自己沒有參與曼哈頓計劃 - 他被認爲是一個太大的目標,有著安全風險,也有一說是因爲,他既是德國人,又被視爲立場左傾,在政治上不達標。
但是當他聽說原子彈已經在日本使用時,他說:「全都怪我。」
類似的自責愛因斯坦講了很多,他後來說:「如果我知道德國人無法成功開發原子彈,我就不會做任何事情。」
他還警告說:「我們因此走向難以想象災難。」
以下是愛因斯坦給羅斯福的信完整內容:
總統先生:
我與席拉德進行過粗淺的研究交流,使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鈾元素將成爲一種新型的重要的能源,由此引起的許多問題,必須使我們提高警覺性,假如有必要的話,政府部門應當採取迅速的行動。因此我相信我有責任提醒您關注以下的事實和建議。
在過去的四個月裏,通過里歐在法國的工作,以福爾米和席拉德在美國進行的工作,使用大量的鈾,來建立核子鏈式反應實驗爐,從而產生巨大的能量,以及生成大量的類鐳元素。
這種新的發現將暗示著一種新炸彈可能出現,儘管還不是那麼確定,但威力將十分巨大。只需一顆這樣的炸彈,並且在港口爆炸,將可能會摧毀整個港口以及周圍的環境。然而,這樣的炸彈對於空中運載,可能還顯得太過於沉重。
美國只有很少量適合使用的鈾礦石。好的鈾礦石在加拿大和捷克斯洛伐克,但最好的鈾礦還是在剛果。
基於這樣的情況,您也許會認爲在美國建造鏈式反應爐的物理學家,以及行政部門保持永久的關係是有必要的。對於您而言,實現這樣的可能的方式就是,將這一任務委託給一個您絕對信任的人,由他來主持一個非官方的身份以進行工作。他的任務包括以下內容:
1. 接近政府部門,熟悉未來的發展情況,並且給政府的工作提出建議,特別是關注爲美國獲取鈾礦的供應。
2. 通過提供資金加速實驗活動,解決目前由預算有限的大學實驗室來進行的問題。假如已經有資金,則通過和願意爲這一事業奉獻的個人聯絡,或者是和具有必要設備的公司實驗室進行合作。
我瞭解到德國實際上已經停止了捷克斯洛伐克礦山的鈾交易,並對其進行了接管。他們已經採取較早的行動,根據德國副國務卿的兒子魏茨澤克,供職於柏林凱撒--威廉研究會,而在那裏美國關於鈾的活動一直在重複著。
您真誠的朋友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