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州不宜人居? 野火燒出的居住危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5:07   中國日報

 

 

撲救加州奈特森一場火災。

 

 

奧克蘭山上的一座電塔。

 

 

消防員望著加州滔天大火。

 

 

霧霾嚴重的洛杉磯。

  (綜合六日電)加州常讓人聯想到陽光,海灘,自由美好。不過近日嚴重的大火造成20萬人被疏散,上百萬戶預防性停電,美國媒體開始討論,是否加州已變得不宜居住。

  《大西洋期刊》的評論認爲,森林野火以及缺乏可負擔的住宅是加州目前面臨的兩大問題。而且二者還會彼此影響形成惡性循環。

  加州大火延燒數萬英畝的地區,造成大範圍地區停電,幾十萬居民被迫撤離,包括知名人物前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和NBA天王詹姆士的住家都受波及。

  另一方面,加州大約有13萬露宿的遊民,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民衆因爲難以負擔的房租而搬離大都市,改從遙遠的郊區通勤到昂貴的城市工作。

  森林野火和負擔不起的高房價,這是加州目前面臨最明顯可見也最迫切的危機。

  野火+高房價 加州居大不易

  氣候變遷讓森林野火的發生更加頻繁,而生活成本的飆高連收入優渥的家庭有時也要捉襟見肘。而這兩個問題彼此互相牽動,市中心的高房價把住家推向了更廉價、離都市更邊陲的地區,而這些地區面臨野火的風險也更大。

  《大西洋期刊》指出,加州的住房危機和大火危機往往是發生在野地與城市的交界處,即一般所謂的WUI(wildland-urban interface)。在這些區域裏,拖車改造的流動式住家和小木屋就沿著灌木林、松林、和草原間不斷延展。從1990年到2010年之間,加州大約有一半新建的住家是位在這種WUI地帶,它的面積大約擴增了1000平方英里。

  「WUI」地區火災高風險

  也因此,根據一項保險政策與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surance Policy and Research)所做的估計,加州有200萬個住家,也就是7個住宅裏就有1個是位在野火的高度或極度風險地區,風險程度是美國其他任何一州的3倍以上。

  這次加州大規模的野火也是發生在WUI地區。金凱德(Kincade)的大火燒燬了75000英畝的土地,相當於五個紐約曼哈頓。去年造成85人喪生的加州營溪大火,是加州史上最致命的大火,當時上萬戶住家撤離的天堂鎮(Paradise)也是位在WUI區。再前一年,造成22人罹難的塔布斯(Tubbs)野火,超過5000棟建築被摧毀,地點也是在聖塔羅莎和它周邊的WUI地區。

  以天然環境來說,野地與城市交界地本來就容易受火災侵襲,不過人類行爲仍是主要的罪魁禍首。研究發現,在WUI地區乾枯的樹木枝葉固然是天然的火種,不過建築物、汽車、電線杆、穀倉往往是最有力的燃料。房屋燃燒時溫度往往比樹叢溫度更高,而液態瓦斯則遠比草地更加易燃。

  高房價與火災頻繁的惡性循環

  既然在WUI的建築如此危險,爲什麼要在這裏蓋房子?有部分原因是現有的法令規範,讓加州許多都市地區新建住宅非常困難。在洛杉磯和舊金山露宿街頭的人數衆多也和當地的高房租有關,而城市住宅短缺也迫使人們朝更邊陲的地區發展。而每一次重大的火災發生,不管是否發生在WUI地區,都讓加州的住宅問題更加嚴重。

  要解決這兩個問題的一個辦法是在都市地區更密集的興建住宅。大興土木或許可讓房租降低,並把人口移往較少發生火災的地區,同時還有助於減少碳排放。加州州長紐森已經簽署了興建住宅和控制房價的系列措施。不過目前看來,加州距離滿足住屋需求的目標還很遠。而且,氣候還會越來越熱。

  曼喬(Farhad Manjoo)從出生至今幾乎一直住在加州,對這個地方和這裏的人的愛深沉而真實。過去幾年裏,曼喬曾多次自稱爲加州民族主義者:是,美國好像是瘋了,但至少我住在「金州」,這裏仍然是個很愜意的地方。

  但最近,曼喬對家鄉的感情開始惡化。也許是因爲濃煙和停電,但一種很不加州的虛無主義已經潛入思維。曼喬開始懷疑我們完蛋了。我們所知的那個加州完了。

樹葉被燒焦 天空變灰色 終結加州夢

  不僅僅是著火——雖然這火燒的實在是,天吶。在這個美國人口最多、最繁榮的州,生活從此以後就會變成這樣嗎?每年都有數十萬人疏散,數百萬人被斷電,成千上萬的人失去財產和生命?去年,在北加州一帶——開車沒多久就能到達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實力最強、最先進的企業所在地——空氣質量比北京還要糟糕。而且從現在起,每年都會發生。

  地震是一種我們選擇忽視的天災,火災和停電則有所不同,它們更像是加州的其他問題,比如住房可負擔性、無家可歸人口和交通——這是我們選擇忽視的人禍,它和位於我們這個州腐爛的核心的一種更廣泛層面的失調有關:我們無法可持續地生活。

如今,加州因不斷變化的氣候帶來的煙霧而窒息,有種被困住的感覺。我們是iPhone之後的黑莓,Netflix之後的百視達(Blockbuster):我們用了錯誤的設計,我們押錯了技術,我們得到了錯誤的激勵,我們揹負著錯誤的文化。

這些迷思一個接一個突然燃燒起來。我們的土地、住房、水、道路空間即將用盡,如今電也快用完。解決所有這些問題需要系統性的變革,但我們無法勝任這項任務。我們被一個懷著憎恨的國家政府和漠不關心的全國媒體所束縛,並且我們從來沒能把可持續性和平等置於權宜之計和對富人的鉅額獎勵之上。

我們對住房可負擔性問題的解決方法,實際上就是迫使人們越來越遠離城市,因此他們的通勤時間更長,交通狀況更糟,並增加了火災多發區域的人口。通過邀請優步(Uber)和Lyft等私人公司接管我們的道路,我們「解決了」城市交通狀況不佳的問題。爲控制火災,我們現在採用的是我們所知的最古老的IT伎倆:關機,然後再打開。與此同時,富人們在勉力支撐:當火災來臨時,他們僱傭自己的消防員。

加州似乎一直是一個瀕臨發瘋的、靠著虛妄在運轉的地方,或者怎麼把話說的好聽點,就是至少我們不是佛羅里達吧。要避免走向末日,我們要做的事情,與我們過去在做的所有事情都背道而馳。

爲避免火災、住房成本以及其他許多問題,加州人應該生活在一個更密集的區域。我們應該減少對汽車的依賴。我們應該在基礎設施——交通、電網、住房儲備——的設計上更具包容性,以爲多數人設計爲目標,而不是爲少數富人設計。

如果我們爲現代世界重新設計我們的城市,它們會變得更高,更少延伸到容易著火的地方——科學家所說的荒地-城市分界面。住房將變得可以負擔,因爲將有更多的住房。你的出行可以更便宜,因爲我們將放棄汽車,轉向公車和火車,以及其他以低價格、高速度運輸大量人羣的方式。這不會是加州夢的終結,而是一種概念的重建——不再是無數街區的後院和游泳池,而或許是一種更宜居、更便捷的新的生活方式。

但誰願意做這一切呢?不是這個州的人民。當然,我們將禁止使用塑料袋,並設法提高油耗標準(直到聯邦政府試圖阻止我們,它當然可以這麼做,因爲我們的4000萬人在參院擁有的投票權,與懷俄明州的60萬人一樣)。

就這樣應付著走向終結。所有的樹葉都被燒焦,天空變成灰色。按照目前的設計,加州將無法承受未來的氣候變化。要麼我們改變我們在這裏的生活方式,要麼我們中的許多人將不再生活在這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